然越站在当地,眼睛向四周望去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?◆?●网w▲

    白无常虽看出当地生了一场大爆炸,却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们是受阴雷影响,巨大的爆炸声,才来此查看。

    “生了什么事,难道是莫闲干出来的?”白无常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莫闲干的,莫闲说不定已经死了,连尸体都被人取走,这是阴雷的爆炸,是魔门自在天的风格。”然越说。

    “自在天,长生殿,难道是他们?”白无常悚然说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他们,想不到他们也来了,也对,魔门以死为契机,战争这么大的事,他们怎么不关注,我大意了,告诉下属,严密监视,阴煞之气,战争尸体都到哪里去了?”然越说道。

    阎罗殿不管怎么说,自认为是正统的佛教,而认为其他流传的佛教已更改佛的宗旨,对于魔门,他们的态度更加激进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通知对手?”白无常建议。

    “通知他们,他们只会利用这次机会,对付我们。”然越说道。

    白无常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闲狂飙了数十多里,在一处山坳处,才停下了脚步,松开了谢草儿。

    谢草儿满面通红,呈现一种病态的美丽,一方面是羞涩,另一方面是因为受伤,她的心鹿撞不已。

    见莫闲放开了自己,心有些失望,她也知道,这不关情爱。w●

    莫闲脚下一个踉跄,谢草儿急忙道:“师兄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莫闲定了定神,长吸了一口气,微笑着说:“没事,不过受了一些伤,再加上刚才力狂奔,有些虚脱。”

    其实,情况远比莫闲说的严重,在厚土印失去灵光后,当其冲的是他,可以说,大部分压力由他承受,加之,法器被破,本来就要受到反噬,他受的伤比谢草儿严重得多,他又带着谢草儿狂奔数十里,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谢草儿急忙掏出丹药,喂了一颗给莫闲,自己也吞了一颗,扶着莫闲找了一处地方,坐下来疗伤。

    莫闲坐了下来,一张口,又喷出一口瘀血,吓得谢草儿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没事,是瘀血,吐出来就没事了,师妹,麻烦你了,请你帮我护法。”莫闲知道自己的情况,对谢草儿说。

    谢草儿点点头:“师兄,你放心,有我在,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乾坤袋,以前的阴阳归元莲的莲子还有数颗,他将一颗扔进的嘴,也不剥皮,直接连皮嚼碎,吞了下去,莲子带皮,一种苦香弥散开,一股暖流从腹诞生,流向全身。

    阴阳归元莲不是伤药,只补充生命力,莫闲受伤,内脏都出现了裂纹,单靠丹药之力不行,莫闲才吞下了莲子。

    他细心观察着全身,内明境界,各种虚幻的景像依次而生,肺似乎隐藏着白虎,又有一个童子虚影出现,肝似乎有青龙,但又似乎有一个翠衣人,莫闲不仅想起《黄庭经》经所言,自己还未到内景层次,怎么会出现各种虚影。

    疑问一闪而过,他就抛之脑后,自己也沉入定境之,随着丹药的药力挥,莲子的强大生机迅修补着内脏上裂纹,经络许多地方出现破损,但在丹药和莲子作用下,渐渐修复,内芽迅的蠕动。?◆?●网w▲

    过了二个时辰,莫闲睁开的眼睛,眼似有亮光一闪:“师妹,辛苦了,你也受了伤,我这里有一颗阴阳归元莲的莲子,虽然没有成熟,能加快伤情的愈合,你服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兄,请师兄为我护法。”谢草儿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坐在那里,阳光明媚,谢草儿在一旁沉入静定,莫闲看走来很随意,事实上,他警觉地打量着一切,这里离齐军和郑军只有几十里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他和谢草儿先后离开齐营,齐营炸开了锅,有人说莫闲是阎罗殿的卧底,但也有人为莫闲鸣不平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鸣不平的人,居然有公子睿,公子睿可谓惊险连连,他从莫闲的行为,认为莫闲不应该是奸细,特别是莫闲临走之时,一剑杀了一名士兵,那名士兵可是向公子睿出手的。

    莫闲等于保护了公子睿,公羊仲更是沉默不语,公羊仲在当时看得清清楚楚,净庵的语气多次挑动莫闲杀了公子睿,其原因,公羊仲虽不是一个修行者,但他是一名大夫,对人心的诡异比净庵更清楚。

    也许惠明没有心争郑侯之位,他脱得了身吗?净庵已经把心思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在私下里,公羊仲悄悄地给公子睿分析,公子睿情况很危险,不仅阎罗殿要杀他,现在净庵好像也在寻找机会,不过他不敢明着来,就是杀了公子睿,也要嫁祸另一个人,还要防着公子智的人下手,可谓四面楚歌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公子睿慌了,公羊仲告诉他不要慌,先和惠明打好关系,鼓动惠明向阎罗殿下手,最好借阎罗殿之手,除掉惠明。

    还要拉拢一帮人,公羊仲算是看出来了,来的修士出自众多门派,道门显然有应付差事的想法,特别是遇仙宗,他们的人才被冤枉,公子睿应该为他们出头。

    另外,佛门也不是铁板一块,像道宣等人,显然和净庵不是一条路,为莫闲鸣不平,恰能拉拢这一帮人,也算是有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再一点,就是向齐军主帅孟明救助,这一点由公羊仲出面,齐军的前途都系托在公子睿的安全基础上,孟明也知道这一点,派了六名术士增强公子睿的安全。

    净庵听到后愕然,他的眼露出了冷意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,对于莫闲来说,他已经离开了这里,现在他做的事是为谢草儿护法。

    枝头上,几只山雀在吱吱喳喳,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,莫闲头一抬,山雀在枝头跳来跳去,根本没有在意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望着山雀,陷入沉思,它们知道不知道生死?它们在佛教也称为有情,有情即有欲,它们也算欲界众生,但为什么它们不像人类一样,它们有语言吗?

    现实,有许多武功,是人们从鸟兽的动作神态模仿出来,为什么没有人从其智力得到什么,还是莫闲孤陋寡闻,莫闲摇摇头。

    听说生灵开了灵智为妖,它们和普通的鸟兽有什么不同,为什么极少的动物可以化妖,人也不是一样吗?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笑了,他把这个念头排出了脑海,他不知道,念头一旦产生,他心就有了一个疑问,不知不觉,人的好奇心就是最好的老师,不过,大多数人在儿童时有充足的好奇心,长大后,受生活的压力,早已将之遗忘,而莫闲是个修行者,没有生活的压力,好奇心一旦产生,就在心扎下根。

    枝头的山雀扑愣着,他观察得很仔细,原来山雀飞起,必须用力一蹬树枝,才能飞腾起来,它如果一蹬蹬空,那还能不能飞起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伸手,凌空一招,一只山雀挣扎着飞起,怎么也不能和他的御物之力相抗衡,落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山雀扑愣愣的想飞起,在它一蹬之时,御物之力消失,不仅是御物之力,莫闲所有力道都消失,甚至手还后微微一动一塌,连山雀的立脚之处都没有了,可以说,山雀没有任何力在束缚它。

    但山雀就是扑愣着翅膀,很用力的样子,愣是没有飞起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莫闲恍然大悟,他练武多年,只追求招式的威力,从没有想到这点,这个世界上,也没有人想到此,只是轻轻的一卸,造成了神奇的效果。

    他终于开窍了,万事万物都有其深层的原因,看起来不起眼的事,里面的道理很深,不怪说,道无所不在,力量不是最重要的,佛门说,力量不带来永恒,只有智慧,莫闲开始有了头绪。

    他正在玩的高兴,他根本没有用一丝力,却困住了山雀,谢草儿醒了,问道:“师兄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莫闲手一挥,山雀终于蹬到东西,翅膀扑愣一下,冲上了枝头,紧接着飞入丛林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没有干什么,只是玩耍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山林传来一声兽吼,无数的飞禽轰的一声,如同烟云一样飞起,紧接着又是一声长嚎,莫闲和谢草儿一个哆嗦,太难听了,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莫闲和谢草儿对望了一眼,两人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纵身向山林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