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和谢草儿躲在一棵树后,偷偷的向前观看。???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沼泽,在深山,出现这一片沼泽,还是比较罕见,更出奇的是,沼泽之,水草断折,两只不同种类的妖物正在对峙。

    其一只,身长丈二,形似马,周身暗色鳞片,骨瘦嶙峋,好像就一付皮包骨头,周身黑火缠绕,四蹄踏在水面上,水却不见半点雾气,背对着莫闲他们。

    另一只,却是一只大蜘蛛,八只长脚,长达丈许,体如笆斗,两只大螯牙,出幽红黑的光华,浑身朱红,不断喷射出红色的烟雾,周围的草一触及红雾,立刻枯萎下去,八只脚也站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莫闲一皱眉,这只妖兽,莫闲在藏经楼的一本志异看过,是犼的一种,据志异记载,是猛兽遗体在特殊情况下形成的僵尸,已成气候,称之为铁甲犼,因为他的鳞片呈铁灰色,它的防护也如周身披了铁甲一样,最可怕的是它周身的黑火,实质是阴火一种,没有半点热度,但剧毒无比。

    而那只朱红色的蜘蛛,也是剧毒无比,唤作血煞蛛,却和铁甲犼相反,热毒聚于一身,血煞蛛的蛛丝也剧毒无比,是一些邪派人喜欢的炼器材料,但血煞蛛腹一颗灵珠,称为乾阳珠,却是一点毒性也没有。

    在两只妖物的周围一二里内,除了枯黄植物,没有一丝生机,沼泽的水面上,翻上一层死鱼,天空飘荡着淡淡的烟气,在水面上可以看见鸟类的尸体,两只妖物互相出恐吓声,莫闲不知道,血煞蛛的声音是这么的难听,令人鸡皮疙瘩生起。

    这两个凶物怎么撞到一起,它们撞到一起,往往像仇人见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谢草儿问到,她平时很少看书,并不认识这两个妖物。

    莫闲简要介绍了两个妖物,并说它们剧毒无比。

    “它们有剧毒,怎么我们这里却无事?”谢草儿好奇的问道。??

    她这一说,莫闲也感到不对,向四周一望,在左方好像有一个石洞,洞口并不大,但绿色藤条纵横,莫闲一眼看出是乌的藤,长势非常好,心一动,眼示意。

    谢草儿扭头看见,嘴也轻咦了一声,两个人悄悄靠近石洞,好在他们距离对峙的凶物有一里多,两只凶物互相对峙,就算看到他们,也不敢放松。

    两人摸进了洞,洞并不大,但有一股清新的气息,在洞的边上,有一块硕大的青石,却被乌藤给缠住,伸入青石下,乌藤从青石上向上长,爬满了洞口。

    在洞内还有一个东西,却是一只浑身白的松鼠,一见莫闲和谢草儿进来,吱了一声,化作一道白线,向洞口闯出。

    莫闲一伸手,轻轻一挥手,啪的一声,要是在今天之前,说不定他还截不住这只松鼠,但今天莫闲先前将山雀玩弄在掌,而不用真力,他只是轻轻一拨,根本没有用什么力,借助松鼠自己的力,啪的一声,松鼠贴在洞壁上,沿着洞壁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它起来时,晕晕乎乎,东倒西歪,一身白毛,拖着一个蓬松的大尾巴,找不着东西。

    可以说,是松鼠自己撞的,莫闲只改变了它的方向,从它的度,还有它的力量上来看,这个小东西应该通灵了,虽不能化作人形,也算一只妖兽。

    谢草儿一见它憨态可掬的样子,眼小星星开始闪耀:“好可爱,师兄,能不能送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要就自己收为己有,一只松鼠而已,做为宠物不错,不过,你也不要沉迷于玩物,修行人还是要以修行为主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谢草儿一听,手一指,指上放出一道光华,松鼠一下子呆住了,随后手一翻,临空画了一个符印,口念念有词,喝了一声契约成,符印落在松鼠头上,透入它的身体。★■

    松鼠呆了一下,醒了过来,再看谢草儿,飞快的窜到谢草儿的肩头上,前爪讨好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颗松子,献宝一样的献到谢草儿的眼前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这一幕,不觉笑了,回过头,细细打量着洞那块青石,青石上并没有附着上青苔,除了乌藤缠绕,石块很干净,表面甚至结了水珠。

    莫闲在脑海搜索,有什么书上说过类似现象,对了,《灵山考》上有过一则相似的记载,上面说的是黄精,不是乌,说石下黄精成形,数量众多,石有灵乳。

    莫闲在大青石旁,一用力,青石移开,眼前一幕令人吃惊,石下乌粗如手臂,纵横叠加,足有十几根。

    谢草儿正在逗着松鼠玩,见到这一幕,不觉嘴张得老大,乌即使没有上千年,几百年还是有的,本来乌就是上佳灵药,在灵药,属于品灵药,上了数百年的,足够达到上品灵药。

    松鼠嗖的一声,扑到乌上,张开口,就要咬,莫闲手一动,松鼠飘了起来,这是御物之力,松鼠手舞足蹈,吱吱的乱叫,但它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。

    谢草儿手一拎它的顶皮,它显得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“师妹,这里的乌,我们二一添作五,把它平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是你现的,应该归你。”

    “乌多了,再说,本来应该是松鼠占据了这里,我们是外人,还是平分了。”莫闲说着,用手将乌藤拉下,乌分成了两堆。

    “师妹,我怀疑这块石有灵乳,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乌,而且,周围环境在石乳的灵气保护下,才不至于受外面两只凶兽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灵乳?这里面有灵乳,师兄,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啊,宗门藏经楼有那么多书,平时却很少有人看,这些书都有。”莫闲恨铁不成钢的说道。

    谢草儿不好意思了,她暗自下定决心,回到宗门,一定去藏经楼看书。

    外面两只妖物对吼了一阵,谁也压不住谁,终于动手了,黑火弥漫,红云翻滚,整个沼泽之,都看不见了,吼声阵阵,似乎在云雾毒烟有滚滚惊雷。

    莫闲和谢草儿都知道,他们虽然很好奇,但如果上前,只是送死,他们只好指望它们两败俱伤,才好捡个便宜,特别是血煞蛛体内的乾阳珠,莫闲很希望落入他的手,只要稍加洗炼,便是上佳的宝物,而且内含乾天真火,可以说是万邪难侵。

    他只能等待,干脆用剑气一层层切割青石,将其灵乳取出。

    谢草儿则在洞口观察,但什么也看不清,只见红云翻滚,黑光斑斑点点,只听见毒雾不住传来吼叫声。

    它们战了一个多时辰,莫闲已经将二尺多长一截石芯取出,见其灵气逼人,知道快到了灵乳,但他并未取出,而是将石柱放入乾坤袋。

    灵乳可以直接服用,特别是对异类修行有极大的促进作用,能助异类脱却兽身,转化为人身,也可以炼成丹药,但灵乳一旦见到天光,就需要及时取用,或者洗练,不然的话,就会硬化,最终变成石头,灵气也将散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声音渐渐小的下去,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,莫闲还在等待。

    外面一声霹雳,莫闲心一突,一道金光突然出现在空,向下急驰,有人来了,而且是高手,莫闲暗自苦笑,自己太贪心了,这两只凶兽在这里争斗,可谓戾气冲天,恐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金光刚现,又一道青光出现,直落红雾,看来又有人来的。

    还未等青光落入红雾,红雾周围忽然出现八面幡,幡上魔影在红雾似乎如鱼得水,万魂幡,莫闲陡然想起他差点丧身在万魂幡下,对方是不是阎罗殿人。

    幡一出现,灰白色气雾翻滚,红雾一见它,便自消融。

    万魂幡刚出现,又有五色光华闪现,然越脚踏一朵暗金色的莲花,手拿着五根五色孔雀翎,暗金色莲花放射着千万毫芒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自在天的哪位?”然越看着万魂幡,淡淡地说到。

    万魂幡一展,一个书生模样的年人出现,看了一眼然越,说:“我只要铁甲犼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圣手书生孤木风,我也要铁甲犼,还要血煞蛛。”然越笑了,但他的眼睛根本没有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圣手书生,我只要血煞蛛,最好是活的,我们联手,把小明王杀了,怎么样?”金光终于显现出一个人,正是净庵。

    然越看了一眼净庵:“原来是手下败将,我以为法华宗是什么大派,现在明白了,不怪法华宗自称大乘,不知自己违背了佛祖的教诲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手祭起了小定海珠,空顿时瑞彩满空,二十四颗泛着五色毫芒的珠子向着净庵打去。

    净庵一见,急忙驾起金光,化作一道金虹而去,然越冷笑一声,冲着青光说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散修。”青光一凝,现出一名老者,面带苦色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个机会,你现在走,我不追究。”然越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给你一个机会,你走,我不考虑你冒犯过我。”老者更加悲苦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胆,那就死吧!”然越祭起了小定海珠,五色毫芒又现,瑞彩千条,霞光万道,向着老者打去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