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僵持了一个月后,传来消息,随国退兵了,公子智被刺杀,随军主帅无怀彧受伤,随国被迫撤军,路大军伐郑,现在只剩下齐军一路。●?ww■

    当听到这个消息,齐军军心震动,孟明心又喜又忧,喜的是,公子智死掉了,他手的公子睿是独苗了;忧的是,现在二路已撤,他是独木难支。

    他考虑怎么下台,要说撤军,他不愿意,就这样虎头蛇尾的走了,他不甘心,可是不撤军,失败好像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净庵法师听到这个消息,先想到的是,怎样除掉公子睿,为了他的大计,公子睿必须死,他死后,百里明才会出头。

    可是公子睿很小心,贴身有术士保护,外面还有道宣等人,他还拉拢遇仙宗修士,遇仙宗修士正在为莫闲不平,偏偏公子睿又口声声说莫闲是冤枉的,道佛虽是正派,但相互之间明争暗斗,净庵虽功行很深,但又不能明着来,一时间,净庵想不到什么好方法。

    正在骑虎难下之际,裕定帝的使者来了,来的是相国妫嗟,裕定帝终于找到了好机会,诸侯么不听皇室,那么就应该相互攻伐,这才有皇室的机会。

    裕定帝在淑妃丽姬的枕边风吹拂下,野心大作,为皇室树威严,他是这么想的,正好郑国侯位相争,齐随楚联军攻打,他就派出相国妫嗟前来调解。

    本来不应该是相国前来,他嫌相国烦,就派相国前来。

    妫嗟来到时,两路诸侯已退,只有齐军一路,正好孟明骑虎难下,就势撤军,倒也轻轻松松的完成了使命。

    齐军一撤,路诸侯伐郑就此消散,诸侯之间本无永恒的朋友,只是利益而已。

    遇仙宗的众人也各自回山,但出来五十人,回去只有十六人,折损过百分之六十,而且,就十六人,其还有二人,就是莫闲和谢草儿已提前回去,也只剩下十四人。

    在其,还有一个人,他就是皇甫冉,心暗恨莫闲,知道莫闲曾经是阎罗殿的杀手,一路上语气之,不断的挑拨。?◆??网.★

    韦清是看不下去,正色对皇甫冉说:“莫闲过去是阎罗殿的杀手,这点他也承认,但浪子回头金不换,何况他一路上救了我们不少次,净庵的话能听吗?就连公子睿也替莫闲说话,你不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皇甫冉才好一点,至于他是如何想的,别人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妫嗟完成了使命,一路上忧心忡忡,大安国内诸侯尾大不掉,已不听央政府,裕定帝刚继位时,曾有雄心壮志,然而,事实面前,他也无能为力,偏偏在一次巡猎,纳了一个女子,从此后,裕定帝像变了一个人,变得刚愎自用,能力不足,却野心大增。

    妫嗟叹了一口气,难道大安就败在他手上,他正想着,前面车子停了下来,他伸出头,问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老爷,没有出什么事,是驾车的士兵看见了美女,车子一下子失控,前面的车子横在路上,正在训他。”旁边的管家说。

    “噢,是怎样的女子,居然让我的士兵愣神?”妫嗟眉头一皱说。

    “老爷,在那边,是两个年轻的女子,我长这么大,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,不怕老爷笑话,要是我年轻二十岁,我也会失神。”管家说。

    妫嗟顺着管家的手指一看,顿时惊为天人,在前面一个的茶座里,隐约可见两个女子正在招呼客人,透过竹帘,人一下子平静下来,正是帘边人似月。

    “她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大安女子并不是不允许抛头露面,但一般大户人家的女眷也不会抛头露面,何况这两个女子身边并没有男人,应该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之类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打听清楚来报,这两个女子是数个月以前来到此地,在此地开了一座茶楼,姐姐叫绿猗,妹妹叫绿如。.w?

    “瞻彼淇奥,绿竹猗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瞻彼淇奥,绿竹如箦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妫嗟口吟到,这是《诗经》的“淇奥”一篇,赞美君子的采德行的,既然取名于此,两个女子不简单,能取如此之名,怎么流落到这里。

    妫嗟心一动,吩咐道:“停车,在这里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妫嗟下了车,步入茶楼,绿猗一见,面带微笑:“客官,你想喝什么茶?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有什么茶?”

    “有君山的毛尖,松山的松露,武玦的大红袍等等,这是茶单。”绿如说着,递给妫嗟一张茶单。

    妫嗟看了一眼,说:“就来一壶松露。”

    一壶松露茶放在面前,妫嗟端起杯喝了一口,一股淡淡的略带苦涩味的清香弥漫在口腔,使人精神一爽。

    “好茶,我看姑娘不是寻常人,不知为何在此做这些下贱的职业?”妫嗟问道。

    绿如已经招待其他客人,店客人并不多,是几位熟客,毕竟绿猗姐妹美丽的容颜,招来一些浮浪子,不过凭她们的实力,几人只能在口头上占些便宜。

    “奴家也不愿意,我姐妹二人也是书香门第出生,家遭逢大难,逃难与此,做些营生,混口饭吃。”绿猗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无意打探姑娘的秘密,如果可以,你可以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本是郑国人,遇到不名势力的追杀,全家都死了,只剩我们姐妹二人,在此残喘苟生。”

    妫嗟心一动,说:“我有一个去处,不知姑娘愿否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,绿猗自从上次与莫闲分手后,又经历了惠明的事,万念俱灰,现在心除了向阎罗殿报复,还有就是绿如,躲过了几起阎罗殿的人的追捕,在靠近安都地方,特地租了一家店铺,就是冲着妫嗟来的。

    妫嗟出使郑国,她知道,甚至知道他回都的道路,她是故意在此等他,那个士兵的失神,不用说就是绿猗所为,一切都显得很自然,目的就是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因为她要对付的是阎罗殿,她个人势单力薄,她想好了,借助人君之力,郑侯一个诸侯,杀害了她的族不少人,她也要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姑娘风姿绰约,为人少见,这等姿色,有凤后之姿,我是大安相国妫嗟,现在君王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丽姬所迷,我想将你献给皇上,你可愿意?”妫嗟说,在世间,多少女孩梦寤以求的事,愿得君王一倾顾,妫嗟有把握说服她。

    妫嗟老了,不过他的心并没有老,就连他看到绿猗,心都有一种冲动,不过他强自按捺下来,眼睛一扫在那边的绿如。

    好像一个馅饼砸在头上,绿猗表面上惊住了,她的表情确到好处,巨大的惊喜还有一丝怀疑,这个表情让妫嗟很高兴,自己可以控制她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妫嗟的一举一动都落入她的眼睛,绿猗在心冷笑,不过,这不是她的报仇的契机么,百里聪,你等着,我让你的郑国从此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她拜了下去:“多谢相国成全。”

    妫嗟哈哈大笑,而那些浮浪子脸上露出了可惜。

    妫嗟的车队继续上路,车辆多了一辆车子,里面是绿猗和绿如,还有几盆佛焰兰,绿如悄悄地传音道:“姐,你确定如此做?”

    “我族人的惨死,必须血债血偿,我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忘了惠明吗?”

    “惠明,他是什么人,我忘了,你心悦那个杀手莫闲,你就去找他吧,他心有你,但却忍着,不忍心伤害你,现在他应该找到了玉芝,他是一个凡人,好好过你的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哪也不去,我要陪着姐。”

    “姐不用你陪,姐会注意了,皇室之,谁能伤害到姐。妫嗟对你起了心思,在我未进宫之前,他不会把你怎样,凭你的本事,进出相府,应该问题不大,早些离开相府。”

    “姐!”

    日后,相国妫嗟献美女绿猗入宫,裕定帝一见,惊若天人,大喜,奖赏相国绫罗绸缎多车,珍赏古玩若干,封绿猗为德妃,一时间,淑德二妃,形成争宠之势。

    在德妃进宫时,德妃的妹妹绿如失踪,相传大婚之际,宾客如云,就在人群失踪。

    德妃伤心欲绝,多日以泪洗面,裕定帝大为恼怒,派廷尉亲自督查。

    看到爱妃终日有如梨花带雨,裕定帝心疼得不得了,几乎整日腻在德妃的宫,淑妃丽姬大雷霆,连摔了几套名贵的钧窑瓷器。

    裕定帝起床,德妃也起床,裕定帝忙按住她的身子,吩咐她多睡一会,他没有留意,一朵佛焰兰开的正艳,等他走后,兰花慢慢开始收紧,绿猗衣服整齐的坐在一边,床上的绿猗消失,她脸上露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绿如却在一处山,望着远方,她暗暗下定决心,自己一定好好修行,莫大哥,你知道绿如多么想你。

    而郑侯却大雷霆,他得到了消息,原来,裕定帝的德妃,就是他的小夫人绿猗,他感到一团火在心燃烧,他幽深的眼光望着远方,暗暗誓,自己一定要得到绿猗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