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和谢草儿一路向遇仙宗赶去,两人见识世间高人的风采,谢草儿的心都浮了起来,要是自己能有这么强就好了,在她心,不觉对力量产生了追求。.w▲

    莫闲也有这种心理,但他好得多,毕竟他在藏经楼半年读书不是白读,他知道那不是一日之功,而且,他隐隐觉得过份追求力量,可能存在隐患,因为他读的道经,从不把力量作为要追求的目标,而是恰恰道追求柔弱,柔弱胜刚强,里面有什么玄机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有那么高的实力就好了。”谢草儿叹道。

    莫闲开始没有回味过来,一想才知道谢草儿说的是几天前在沼泽边遇到的事情,他笑了:“你会有的,你才修道多长时间,他们修行了多少年,就说那个竹叶剑,成名之时,你的父亲都没有诞生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我不过些感慨,我以后一定会像他们一样。”谢草儿一握小拳头,给自己鼓劲。

    “不知为什么,我总感觉有些不对。”莫闲迟疑了一下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你指的是什么方面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们虽然战斗力强,却与我半年多来,在藏经楼看得先贤的书上的道理有些相背,道祖说,道常处柔弱,居下地,无为而动,而他们却一味争强斗狠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谢草儿一听:“也许你理解错了,我虽不看书,也知道,世间万物,莫不尊强,我们修行人,力量强于世间人,所以我们可以任意凌驾于世人之上,就拿这次来说,我们在凡人面前,就是地位高如公子睿,对待我们还不是恭恭敬敬。”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,说:“世人是世人的看法,修道者追求的是长生久视,并不是追求力量,力量不过是求道过程,借以护身炼魔的产物,佛家也说,众生平等,既然平等,何来强者为尊。”

    “但大部分修士是追求力量,修行者没有凡的力量,那还做什么修行者。?”谢草儿不以为然的说。

    莫闲先投降了:“好了,我只说我的看法,我说不过完你,我们不争了。”

    谢草儿小心地看了莫闲一眼,吐了吐舌头:“师兄,不要生气么,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心口不一,我没有生气,只不过是我的不成熟的想法而已,天有些不早了,我们还是找一家人家住一宿,明天再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太阳已经西斜,他们看见远方一处村庄,炊烟袅袅,他们加快的步伐,虽然能在野外过夜,但有人家借宿,他们还是愿意借宿人家。

    晚上投宿在一家农户,农户家并不富有,人很淳朴,莫闲在晚饭过后,和他们闲聊,无意听说在此地十多里外,有一家口,都是佛家居士,农家说他们道行很高。

    莫闲听后只微微一笑,谢草儿更是不屑,但她没有流露出来,莫闲看她的意思是说,农村人没有见识,一个居士而已,又不是什么高僧大德,大概会哄人,把乡下人骗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很早,天还有些亮,就洗洗睡了,人毕竟很穷,能不点灯,就不点灯,毕竟香油还要钱。

    莫闲却盘坐在黑暗,他在一路上,就开始祭炼缚龙索了,就是那根在雷火残存的蛛丝,因为被雷火所炼,省了莫闲一道非常重要的工序,要不然,以莫闲现在的功行,根本不能将蛛丝炼成缚龙索。

    莫闲所做的事,就是感应其物性,将物性挥。

    莫闲以心念洗炼这根缚龙索,他现,这根缚龙索虽然毒性已除,但毒性的记忆依然在,一句话,缚龙索捆人,毒性记忆会挥作用,被捆者浑身无力,就像毒一样。?◆??网.★

    另外,还有粘性,虽然经过雷火的洗礼,蛛丝抓在手,根本没有粘性,但物性粘性挥出来,被捆的对象就会如同蛛丝小虫子一样,根本不能摆脱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物性,这不是蛛丝本身所具有,而是雷火赋予它的,如果祭起,细碎的电光缠绕,人一被电光击,身子立刻麻痹。

    这重物性,都是拿人而不是杀人,炼成缚龙索真是太正确了,莫闲想起了血煞蛛的乾阳珠,心叹了一口气,不知乾阳珠又是哪一种光景,本来此类珠子,是炼身外化身的至宝,不过,最起码到阴神境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经过大半夜的洗炼,今天已完成得差不多,莫闲将蛛丝盘到了左臂上,继续温养,缚龙索会随着他功行加深,品质会逐渐上升,最终由法器上升到法宝,在其间,他不住以心念洗炼,这也是他一定要蛛丝的原因。

    次日早晨,谢草儿放下一块银子,两人便又出。

    不觉十多里,两人正走着,忽然听见前面吵吵囔囔,原来是一个年轻人轻生,被人救下,众人劝说无果,正在技穷之时,有人喊道:“走,让一凡居士开导他!”

    莫闲一听,正是昨晚上农户所谈的居士,听说他一门都是居士,他是居士,他的儿子和儿媳也是居士。

    居士者,佛教谓之在家修行的人。

    莫闲打听情况,谢草儿也很好奇,混在众人之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人悠悠醒转后,说:“谢谢各位。但不必费力气救我,我已下定决心不再活了。今天不死,明天也还是要去了结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劝说了半天,他还是这句话,众人无法,只得来到一凡居士家,一凡居士听完后,叹了口气:“我确实制止不了你。可是我想问问,你的债都还了吗?”

    那人感到很奇怪:“我虽然家境贫寒,但温饱尚可,并不曾借债。”

    一凡居士缓缓开口:“你的生命借自父母,你便欠下父母的债;你的吃、穿、用借自天地山川,便欠下天地的债;你的知识和智慧借自先生,便欠下先生的债。人这一辈子欠下的诸如此类的债真是太多了,你都偿还了吗?”

    那人惶然说:“如此说来,我确实欠下了债。可我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偿还?”

    一凡居士笑笑说:“这有何难?只两字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迷惑了,口里说:“请居士指点。”

    一凡居士又是轻轻一笑:“‘珍惜’二字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下子怔住了,沉思了好一会儿,朝一凡居士拜了几拜:“我明白了,我轻生实在罪过,人在世上,一切都来自他人,我会好好的活着,为自己,也为他人活着。”

    一凡居士微笑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莫闲和谢草儿看到这一幕,不觉也陷入沉思,莫闲自小在阎罗殿长大,有时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气,阎罗殿,根本没有人性,把人都训练成杀人机器,见惯了死亡,后来不是刺杀一个人,父子争着死亡,把生存的机会留给对方,莫闲才惊觉世间有真情在。

    他才从一个凡人角度,买房混入凡人之,像一只受伤的野兽,躲在角落里,偷偷望着凡人家的灯火,感受着凡人世界的一丝温情。

    正是这丝温情,莫闲才跟别的杀手区分开,没有沦为一个只知杀戮的机器,所以,一凡居士开导年轻人的一番话,好像是对他说,莫闲轻轻的看了一眼谢草儿,他有绿如,他有潜虚子,他有谢草儿,还有许多人,他们都在以行动关心他,正如一凡居士所说,他的生命是不能轻抛,他要还债,唯有“珍惜”二字。

    换一个角度,莫闲觉得世间充满了爱,在以前的角度里,他眼前一片灰暗,人与人之间是灰色的,是血淋淋的。

    而谢草儿却想起自己的父母,想起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众人散去,莫闲和谢草儿显得十分突兀,一凡居士没有觉得奇怪,招呼二人:“二位施主,到陋室一坐。”

    莫闲根本没有想,随口应道:“好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现不对,自己居然毫无防范,开口补充道:“我们师兄妹来自遇仙宗,居士有邀,敢不从命。”

    人来到房前,莫闲问:“居士修行很深,不知做些什么工课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工课,只是闲下来念念佛经,清心节欲,恶事不做,诸善奉行而已,当不得修行二字。”一凡居士笑笑,来到房,在粗茶大碗倒了碗茶,说,“没有好茶,你们包涵点。”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能解渴的茶就是好茶,我也走了些路,正口渴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着,便端起碗,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,一口气干了半碗,才放下碗。

    “施主有慧根,说出这样有禅意的话,能解渴就是好茶,我因为好佛,小时候家贫,在一座寺庙做过和尚,可惜六根不净,还俗后在家修行,儿子媳妇也随我修行,就是一心念佛而已,没有什么神通之类,就是偶尔有些灵感,今天早上,感到有客人前来,想不到二位贵客便来了。”一凡笑道,“儿子媳妇吩咐他们去买些菜,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,让莫闲和谢草儿心称奇,他说没有什么神通,但这就是神通,也许他不能斗法,但他的道行绝对不低。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进来一男一女,手拿着肉和菜,男的手上还拿着一葫芦酒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