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取了一本雷法,将诸多要诀记下,他心思很清楚,阴风洞鬼物横行,而雷法是阳刚之力,应该可以克制这些鬼物。ww■

    他走到阴风洞,阴风洞在后山,一座小小的房间矗立在阴风洞入口,莫闲是受罚,他直接来到小屋前。

    一个老道士在打瞌睡,莫闲恭敬地站在一旁,门口很冷清,半天也看不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,道士终于醒了,一伸懒腰,打了个哈欠,好像还没有完全清醒,口念出一道歌:“

    已矣乎,道缘堕,几个道人识真我;

    却将鱼目认珍珠,多将草子作仙果。

    尽是弃常而好奇,俱系所福反招祸;

    总遇明师不低头,自己早把门户锁。”

    歌罢,好像清醒了,抬头看向莫闲,莫闲行了一个道礼:“师伯,弟子莫闲受罚来此处,听从师伯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莫闲,听说法华宗的净庵法师说你是阎罗殿的人?”

    “弟子以前曾是阎罗殿杀手,现已改邪归正,归于道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满手血腥,还修什么道!”

    “圣人,常善救人,故无弃人!”莫闲引《道德经》话来回答他。

    老道士笑了,他眼屎糊在眼睛上,一笑之下,满口白牙,亮的晃眼:“你倒会讨巧,进去罢,你满身血腥,恐怕更易引动那些阴魂恶鬼,老道老了,睡眠多了,你且去。”

    又打了一个哈欠,伏在桌子上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莫闲眼睛一凝,面带惊疑,见他身子松、沉,莫闲隐隐觉得还有一个忘字,这是一门高深的法门,生机深深蛰藏,一瞬间,莫闲都感觉不到这里还有一个人,要不是他亲眼所见,他都不会觉这里有一个人。?

    他没有立刻入洞,而是默默地在感受着,过了好一会,他才步入阴风洞。

    莫闲刚走,老道动了一下,喃喃地说道:“孺子可教。”

    莫闲走到洞口,他感到一层薄膜,光华一闪,他进入洞,那是阴风洞口所布置的禁制,防范着阴魂出洞,对人倒是无害,但对阴魂来说,却如天堑一般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还没有过午,暂时阴风洞没有风,莫闲进入洞,洞昏暗,与外界不同,却不是没有光,莫闲抬眼望去,前方有一处,有个自然的高台,莫闲知道,他的目的地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往那里走,听到洞有脚步声,一个满脸胡子的人出现在眼前,他见到莫闲,手一拱:“你也是来此捕捉灵鬼的?”

    莫闲看到他腰间的灵鬼袋,微微一笑:“兄台好收获,怕灵鬼袋装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抓抓头:“好说,要抓灵鬼,恐怕要深入洞,我是燕天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莫闲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燕天运微微一愣,尴尬地说:“原来是莫兄,子午卯酉四个时辰不好挨,我进入其,是剩卯时的尾声,赶在午时到来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心倒好,莫闲笑笑说:“我犯了错,应该受罚,燕兄还是快些走,午时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兄保重。”燕天运把手一拱,匆匆走出了阴风洞。

    莫闲盘坐在高台之上,他知道阴风快来了,他虽然听说过阴风,但并未经历过。?★?

    远处似有呜咽声,一股黑色的阴风铺天盖地的刮了过来,声势惊人,如万窍怒号,不过好像锐减得利害,当风刮到时,并没有想象的威力大。

    一阵烦燥几乎填满了莫闲的心里,这种情况不正常,莫闲立刻运用金光咒,一层金光浮现出来,挡住了阴风。

    莫闲自忖,阴风说是吓人,好像不怎么的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阴风陡然变了,好像周围的风停了,一个个残缺的鬼影围了上来,一股血腥之气大作,连身畔的金光都动摇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阴风似乎唤醒了莫闲的记忆,不知不觉,莫闲双目赤红,他都坐不住了,金光护体咒此时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莫闲感到眼前一个个残魂,他似乎都认识,无数记忆都被翻了出来,一个个他杀死的人都在他面前,就连不是他杀死的,一个个自小死去的同伴都出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莫闲心狂叫:“你们生前我都不怕,死了做鬼,想取我的性命,那就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他想跳起来,一点残存的清明在他心,死死压制着他,告诉他这是幻觉,他把口舌头一咬,满嘴血腥,总算将燥动的心压了一下,他总算记起潜虚子告诫,这一切都是幻相,怎么这么真。

    他死守一点清明,现众鬼都扑到他身上,阴冷的感觉彻骨,似乎自身皮肉都不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皮包骨头,老朽不堪,比上次元气亏损更严重,莫闲心无由地产生了恐惧,生死之间,有大恐怖,他算是体现到了,有什么比自己清清楚楚感受到自己一点点的走向死亡更恐怖的。

    他把心都放在这上面,他不甘心,但自己好像动不了,想动用真气,也不见效果,好像一切都是噩梦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死心,多少次都陷入绝境,他就是靠这股不死心的精神,从死地脱险,只要有一丝希望,他就是不放弃。

    他内心挣扎着,陡然他想了起来,没有听说过阴风洞死过人,难道只是假相,他心灵光一闪,自己只是在阴风洞的入口不远,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相。

    他拼命保持着清醒,人有感觉,虽然像千刀万剐一样,还叫不出来,这很好,最起码说明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他一念及此,想到了老道士睡觉的样子,身体松、沉、忘,对了一个忘字,在这个时候,莫闲想到了忘,他不知道,这一切,暗符合了佛家的禅宗要旨,《金刚经》有云:无人相,无我相,无众生相,及至无寿者相。

    一切无我无人相,痛苦等外因随之消失,外感既消,一种喜悦从内心诞生,这是一种狂喜,他沉浸在喜悦之,他不知道,他无意闯入初禅的境界。

    老道士在莫闲陷入幻像,不觉皱起眉头,他是潜虚子的师兄潜无子,潜虚早就关照他,要他照顾莫闲,他精通睡功,人称睡神仙,莫闲现他的不同,他在心为潜虚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等莫闲进入洞,他想起来,莫闲以前是一个杀手,可以说血腥满身,要是他半夜进入,第一关却很容易过,怎么这个时候来了,但莫闲已进入其,潜无子苦笑,早知道就不装了,这个小子,迎头会给他一棒。

    血腥满身,恐怕午时的阴风借血腥之气而大盛,威力要提高数倍,他有苦头要吃,是不是救他一救,不然的话,虽然对他没有根本伤害,恐怕会在心底留下阴影。

    潜无子正在观察莫闲,见莫闲陷入幻境,午时阴风,只有一些弱小的阴灵,根本不能伤害人,因为一天之,午时阳气最盛。

    就是在阴风洞,这个规律还是存在,何况莫闲并没有深入。

    忽然,潜无子笑了,这个家伙,什么时候进入禅定,与其说禅定,不如说坐忘,但又不是纯粹的坐忘,不要管他,午时阴风他没有事了。

    正宗禅定由欲界定深入,渐生厌离心,从而由欲界定深入未到地定,然后八触生,始入初禅,喜乐充满心,又生厌离心,进一步深入。

    而莫闲却是由忘引入,八触根本没有引,他身受痛苦,比起八触起来,强烈得根本不应该进入初禅,偏偏进入初禅,舍苦得乐,无厌离心,不会进入二禅。

    说起来他的初禅,更接近坐忘,却比坐忘多了喜悦。

    渐渐阴风小了下来,午时阴风已结尾,莫闲也从定脱了出来,他惊讶的现,自己根本没有事,原来自己所经历的是幻觉,内视自身,自身功行并没有增长,反而有些倒退,但内部好像更明亮了,自己好像有所不同,是在什么方面?

    他感到很疑惑,自己好像精纯了一些,好像也轻松了不少,莫闲不知道,阴风入体,粹练他的身心,身体阳气自然起反应,身心杂质被清除一部分,在阴风洞,功行不可能进步,但却夯实他的基础。

    一个午时阴风,差点让莫闲栽了一个大跟头,那么,下来的酉时阴风,按道理来说,酉时是天地间金行旺盛之时,阴风自然带有金气,充满杀伐,那应该是军魂正盛时,自己不如趁此空当,练习一种雷法。

    他所炼雷法,号为神霄雷法,不过,他目前所炼,只是基础,为掌心雷,观想雷神,变化万千,集天地阴阳之气,于掌放出。

    莫闲在此处精研雷法,不知不觉间,酉时已到,莫闲听到万窍怒号,如奔雷一样,一股阴风从洞深处而起,似有万千鼓声,还没有近前,一股阴寒带着锐意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风似有无数的铁甲士兵,隐隐看见无数黑烟成箭,迎面射到,莫闲将手一放,阴阳之气相搏,轰的一声雷响,清出好大的一片。

    阴风也怒了,风似乎传来杀声,似金戈铁马,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