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不知道这些事,绿猗也不知道,甚至连阎罗殿都不知道,魔门插手皇宫之事,而妫嗟却因为魔门支持他,野心暴长。■

    莫闲迎来了卯时阴风,他这一次,放弃了所有防护,直接面对阴风,如万蚁噬身,又一次陷入幻境之,凭借自身在苦苦的挣扎,死守心一点灵光,不知不觉,又进入初禅的境地。

    卯时已过,他长舒了一口气,感觉身体一阵轻松,就这样,过了一个多月,日日受四个时辰的阴风侵体,他表现得越来越轻松,他的修为并没有增长,但整个人如脱胎换骨一样,身上血腥气已经没有了,战斗却比之前上升近一倍。

    更让莫闲高兴的是,他的精元更加精纯,他的意志如经过烈火锻炼一般,坚韧无比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也让他神霄雷法入了门,令他惊喜的是,他现他的剑气能伤到阴魂,从以前阴魂视剑气为无物,到目前剑气出,阴魂伤,这是一个不小的进步,他隐隐似悟到剑气剑意更为重要,唯有意志,剑气似乎有了灵性。

    他已将那面小幡彻底祭炼,他可以确定,这是一面聚兽幡,在一个月的锻炼,聚兽幡大量吸取阴气,里面的兽魂更加凝练。

    现在洞口对他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效果,他决定更深入,在一个月期间,倒见到几起人进入阴风洞猎取鬼灵,不过他们都是在卯风结束后进入,在午风起时,退出阴风洞。

    望着幽深的洞穴,莫闲一步步向下走去,洞弯弯曲曲,并没有岔洞,但越走越宽,阴气也越来越盛,前面开始出现鬼影,还没有到阴风的时辰,就出现了鬼影,他心一动,看来,一般捕捉灵鬼就在前面了。

    对于阴魂,他袋有一只,那是一个月以前捉的,是一个军魂,正沉睡在他的袋,好在定时有阴气进入袋,倒也无事。w★

    这里的阴魂,对于筑就道基之辈,根本没有伤害力,但对于炼气期的修士来说,还是有些伤害,但一旦被修士捕捉,修士会用符咒洗练,阴魂凝练度大幅度上升,加之有些修士将阴魂与地煞相结合,就可以伤害到修士。

    这里的阴魂有些本能,没有智能,见到生物,就往上扑。

    莫闲就遇到一只,一股阴风,一只阴魂睁着绿油油的鬼眼,就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莫闲随手一个掌心雷,将它打散,一股阴风呜咽,过了很久,它才重新聚起,影子已很稀薄,就是灵鬼猎人见到它,也不会感兴趣。

    莫闲已经走得很远,阴魂越来越强,但在莫闲看来,还是太弱。

    一个洞厅出现,里面足够容纳万人,莫闲一看,洞壁上偶尔有一些鬼苔,但年份都不足,鬼苔是凝练阴魂的一种药材,莫闲看得出,墙上有些地方还残存着零星的鬼苔,这是有了一定年份的。

    灵鬼猎人是一些修士,他们经常进入阴风洞,估计有年份的鬼苔都被他们采去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朝前走去,他在洞厅的一处避风的角落里坐下,算算时间,阴风应该差不多这个时间来。

    洞穴深处已听到风声呜咽,才一入耳,便如山洪暴,刹那间,洞厅已布满阴风,阴寒彻骨,风是如此的猛烈,带起无数灰尘,一齐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等威势,莫闲也感到惊心,他在阴风锻炼了一个月,但看到此时的阴风,强烈了何止十倍,风无数阴魂咆哮着,幸亏莫闲找了一个避风的角落,但风也很强。.?

    他一瞬间将聚兽幡升在头顶上,无数猛兽扑了出去,吞噬着阴魂,条条黑气下垂,他身边没有一丝风。

    他通过聚兽幡感受着阴风威力,慢慢将一些阴风放近身体,熟悉的感觉又一次出现,量还是太小,他又增大阴风的量,他眼前一遍鬼域世界,他分心二用,始终守定心一点灵光,他没有觉察,他的心光却透出身体半寸有余。

    心光是智慧之光,在佛教禅宗,心光一现,代表该人的悟到一种佛理,禅宗讲究见性成佛,而道家本身并无心光之说。

    自古道家以紫为贵,佛家以金色为尊,而莫闲的心光却是紫色,并未呈现佛家的金色。

    这得益于这一个月来,他多次进入禅定之,虽然他不是佛修,却无意有了佛修的韵味。

    心光一现,在佛家,可以说是一类神通的基础,心光照彻一切,得他心通,智慧加身,观察无碍,得天眼通,进而慧眼,直至法眼,天眼观察,慧眼观照过去与未来,法眼有改变命运的功用,当然,这些都在心光基础上。

    而莫闲无意得到了心光,但他自己并不知道,他又不修行佛法,修行佛法与道法是两个体系,虽然最终目的一样,但修行手段,以及理念却大部分不同。

    就拿对等**来说,佛家基本上采取无视的态度,视之为臭皮囊,随时可以抛弃,除了密宗有些例外,而密宗在佛家来说,甚至有些宗派视之外道。

    修行在佛家来说,如果一世不成,来世可以重修。

    而道家修行者,视肉身为渡世之宝筏,讲究性命双修,最上乘者,**白日飞升,只讲今世,不讲来世,后来虽吸收佛家一些东西,还是注重今生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他炼出的心光,在佛家来说,炼出心光,却是果位的象征,不是一般弟子可以炼出,一旦拥有,就是高僧。

    莫闲虽然炼出心光,他自己不知道,但心光隐现,阴魂莫来由感到恐怖,纷纷避让他,莫闲却感到奇怪,他只觉自己心内澄彻,喜悦顿生,并不同于初禅时,而是淡淡的喜悦,他并未想,自己感到的喜悦却在初禅称为乐支,已离喜支,更重要的是,他没有经历厌离这个阶段,由于心光,他在初禅又深入一步。

    莫闲加大阴风量,渐渐放开了聚兽幡的保护,阴风怒号,但他却在阴风岿然不动,阴魂离他远远的,莫闲感到奇怪,这是为什么,难道阴魂也知道害怕,看见自己幡上猛兽吞噬阴魂,离得远远的?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他想岔了,并不是阴魂怕他的聚兽幡,而是怕他的心光,阴魂更多是本能,智慧已被贪嗔痴毒所蒙蔽,但心光一照,智慧顿生,因而阴魂将失去存在的基础,阴风洞阴魂早已迷失本性,故此对心光本能的恐惧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这些,心内还有些遗憾,自己得到了这面聚兽幡,应该是一面主幡,但完整的聚兽幡是由四十九面幡构成,自己又不懂这种幡的祭炼。

    虽然一面幡也能挥威力,甚至能御兽魂驱使猛兽,对敌时多了许多帮手,但威力终将不足。

    在他遗憾,风停止了,他走入洞,是慢慢走来,虽然经过了二个时辰,并没有深入到足够深处。

    他正在想着,有人来了,他回头一看,还是熟人,领头的一个人是燕天运,后面跟着个人,四个人显然以燕天运为。

    看到莫闲,燕天运并未出什么意外,倒是他身后个人一怔,看得出,他们脚上绑着甲马,一转眼就到跟前。

    莫闲对燕天运笑笑:“一个月未见,燕兄看起来气色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莫兄也不错,介绍一下,这一位是第一次来阴风洞,遇仙宗外门弟子申宏屠,这一位是遇仙宗外门弟子夏沫,这一位是散修耿淬,是我的好友,由我保证,进入阴风洞,莫兄在洞一个月,有没有捕捉到灵鬼?”燕天运一边介绍,一边问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第一次听说,外人居然能入阴风洞,他并不知道这一点,不过他并没有问,笑着说:“幸会,莫某是受罚之身,倒无心在洞捕捉灵鬼,只有一只,还是碰巧。”

    “莫兄说笑了,你在洞一个月,见到你还是龙精虎猛,看来洞阴风对你无甚影响,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合伙,捕捉灵鬼?”燕天运说道,他很精明,看起来很粗旷,“你在阴风洞,反正没有事做,不如趁机捕捉一些灵鬼,采一些鬼苔,还有一些灵药,也算小补。”

    莫闲听了,这一月内,他只知道抵御阴风,倒没有想到这一点,听他一说,他心动了:“正好,我也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们快走,抓紧时间。”说着,四个人如风一样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心暗笑,他们不呆,一个个腿上绑着甲马,看来,考校起莫闲来了,看看莫闲是否能跟上。

    莫闲也不说破,脚下一动,飞天步使出,一点也不落后于他们,莫闲走得很轻松,四周有阴魂时时扑出,他们并没有理睬,而是一个劲地往里赶。

    莫闲虽在洞一个月,并未深入,此时和他们一起往里赶,心奇怪,难道有个鬼窝?

    还真有一个鬼窝,走了近一刻钟,面前陡然出现了落差,地面有一个大洞,有近亩大小,黑气缠绕,时时有阴魂冲入上来,原来,这是第二层的入口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