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行了,就到这里,再深入时间来不及了。w?”燕天运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看看周围环境,洞再往前是死路了,只有向下,他说:“看来这里是洞的新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阴风洞听说分成层,这是第二层入口,究竟有多少层,就不是我们这些外门弟子所知道,我听说,阴风洞的第二层,会有阴风髓,甚至运气好的话,会遇到黄泉水,深入越深,洞灵材灵药越多,在第一层,只能抓些灵鬼,采些鬼苔。”燕天运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看见周围洞壁上有大片的鬼苔,散着磷火一样的光辉,显然也符合灵材的要求,问道:“这四周鬼苔很多,你也不是第一次来,怎么没有全部采走。”

    “到这里,时间上已经不多,等下一次阴风来到,我们只有半个时辰不足,就要撤离,不然会陷入阴风,阴风我经过一次,那还是在洞口擦了一下边,我差点崩溃,好几天才反应过来。”燕天运说道,陡然想起莫闲是在阴风洞受罚,已有一个月,这一个月他是怎么渡过的。

    燕天运不想打听别人私事,虽然好奇,但他没有问。他回过头,说:“申师弟和夏师弟,你们功行不足,就采积鬼苔,耿兄和莫兄,我们捕捉阴魂。”

    申宏屠和夏沫从身上取出一把石刀,手套上一种特制的手套,快的采摘起来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点起一支香,一线香烟直投前方洞:“注意了,我用阴灵香引诱阴魂,等它们上来,我们抓捕。”

    随着香烟,明显看到阴魂增多,随着香烟,阴魂似乎失去了防范,寻着香烟便上来,两个人各施手段,燕天运从身上取出一面镜子,镜子出一道光华将阴魂一卷,阴魂挣扎着,燕天运顺手塞入灵鬼袋。

    而耿淬则幻化出一双鬼手,一抓之下,虽然阴魂在挣扎,但并没有用,被他塞入灵鬼袋。??.?

    莫闲一笑,左臂一伸,一条淡红色光华一闪,阴魂刚露头,便被他捆住,这是缚龙索,阴魂好像麻痹的一样,没有一丝挣扎,被莫闲收入灵鬼袋。

    个人抓得很快,转眼之间,上来十几个阴魂都被他们收入袋,阴灵香已经很短,下面的阴魂好像熟悉了香烟,不见再有阴魂上来。

    莫闲见没有阴魂,往下一看,见一个高大雄壮的阴魂,隐隐似有威压,莫闲手臂一动,缚龙索化作一道淡红的光芒,直入洞,将它捆了上来。

    燕天运神色一动,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要不走,恐怕会陷入阴风。”

    两个正在采鬼苔的人,听说这样话,立刻停下,走到燕天运身边,把一张甲马符纸贴到小腿上,念动咒语,符咒光华一闪,四个人如同奔马一样,莫闲也运用飞天步,五个人迅离开了此处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飞快,却一边走一边谈,莫闲对阴魂祭炼很感兴趣,他早就听说灵鬼的祭炼,也大体知道哪几个步骤,可是他一次也没有炼过。

    很显然,燕天运是灵鬼猎人,阴魂到手,并不能立刻出售,往往祭炼成半成品,阴魂转化为灵鬼才成,要不然,阴魂本身威力很少,对付普通人都不足,吓吓人倒是可以,对待修行人,就显得威力不足。

    祭炼成灵鬼就不一样,好的灵鬼就是筑基修士也是吃不消,除非他已凝练罡煞,才不惧灵鬼,在价钱上,阴魂只值几十枚灵贝,而灵鬼最低也得上千灵贝价格翻了几十倍,好的灵鬼更是惊人,衡量他们的是灵玉,灵玉都上千,而不再是灵贝,相当于灵贝上万枚或者几十万枚。

    燕天运都是自己祭炼灵鬼,为了卖一个好价钱,祭炼灵鬼的法门根本不是秘密,不少人都知道。??

    一路上,燕天运讲起怎么祭炼灵鬼,甚至把他自己摸索出来的一点秘密都讲了出来,莫闲边听边记,这些都是一个灵鬼猎人的经验之谈。

    到了那座洞厅,他们停下了脚步,莫闲将阴魂给了燕天运,燕天运看到了阴魂,其居然有一个军魂,两个人约好下一次相见的时间,账在下一次算,燕天运还特别关照,要是有阴魂,让莫闲多多捕捉,下次来,他收购。

    下一次大概在一个月以后,毕竟他们要祭炼阴魂,人都想卖出一个好价钱。他们走后不久,又一波阴风来到,莫闲再一次和阴风抗衡,莫闲现在可以说经验丰富,对不同的阴风,他采取不同措施。

    酉风虽然比在洞口强得多,其阴魂多为军魂,莫闲感到奇怪,在第二层入口处,并没有看到军魂,现在怎么这么多军魂。

    莫闲就这样,一天天向洞深处走去,又一个月过去了,他已来到第二层的入口处,他的灵鬼袋已装满了阴魂。

    燕天运又来了,他这次来,身边只有申宏屠,见到莫闲后,现莫闲已在第二层入口处等他,他一见莫闲,抛过来一个乾坤袋,莫闲拿到手,微微一查,见袋有低级灵玉数千枚,也不说话,将之移入自己的乾坤袋。

    “莫兄,想不到你在这里等,你一个月以来,捕到了不少阴魂?”燕天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算多,大概有二十几只,你看看。”莫闲说着,把灵鬼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二十多只,对于一个月来说,的确不算多,不过对于燕天运来说,却相当多了,比他全力捕捉阴魂多出来近十只,这还是莫闲注重质量,一般阴魂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哇,这些阴魂质量好高,二十一只阴魂,可以卖上十来万灵玉,莫兄,真是好运气。”燕天运说。

    “阴魂不是灵鬼,还得燕兄用心,大家财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来抓阴魂的,现在不需要抓了,干脆就采摘鬼苔,好早些炼成灵鬼。”他说着,和申宏屠动手,采摘起鬼苔来。

    他们时间有限,每一次都来去匆匆,一边摘,一边和莫闲说话。

    “莫兄,你在洞受罚,时间多长。”

    “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炼几个替身鬼灵,平时也可以用它来探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倒是好主意,我怎么没有想到。”莫闲眼睛一亮,替身鬼灵是一种类似道家的分身法,不过用灵鬼代替,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,旁门有五鬼阴兵术,可以算是一种,莫闲没有想起,这是因为他修行走的是正路,而且鬼灵实力上并不怎么样,所以莫闲没有留神。

    加之又练习了神霄雷法,所以没有从这个思路出。

    练习替身鬼灵,有二种练法,一种是以自身这容器,将阴魂洗炼后,纳入体内,人看起来鬼气森森,但会增强鬼灵的实力;另一种练法,就是类似法器,以一物为基,将阴魂洗炼后,在此物开辟空间,当然不是真的空间,而是一种类似意识空间,此法需要一件灵物,能承载意识空间。

    说是意识空间,实质上很简单,如同世人作画,画到精深处,自然成就空间,不过是人的意识投影而已。

    莫闲在藏经楼时,看过一本书,书上讲的是画道,就有此类说法。

    燕天运已经走了,来去匆匆,他不想阴风侵体。

    莫闲在想以什么东西承载这个空间,他不想自己变得鬼气森森,他的乾坤袋,还真有这样的东西,并且不止一件,他伸手取出了一物,正是灵贝,灵贝算是一种低级灵物,看了看,又把它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用灵贝来承载,空间太小,大概只能收入数十只灵鬼,并且随着灵鬼层次的上升,灵贝可能会出现崩溃。

    那么就以灵玉为载体,它承载的空间比灵贝大得多,莫闲想了想,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他现了聚兽幡,聚兽幡都不需要存想空间,而且空间稳定,但会不会出现兽魂吞噬灵鬼的事,这很难说,他在心又否决了。

    那么还有什么,是不是就用灵玉,可惜的是,他身上没有品灵玉,要用品灵玉,承载的空间最起码比起低级灵玉大十倍。

    他在乾坤袋翻着,陡然,一物引起了他的注意,是一颗拇指大小的淡青色珠子,是蛇鱼的珠子,算是天生灵物,珠性阴凉,是极好的阴魂寄托物,比起灵贝和灵玉来说,对阴魂来讲,和确好得多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,就拿这颗珠子来寄托阴魂,开辟空间,现在时间来不及了,阴风就要来了,现在阴风对于他来说,已经不像当初,他已经不在乎这个程度的阴风,但毕竟有干扰,他不能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很快,阴风结束了,他的灵鬼袋,多了只阴魂。

    他休息了一下,把状态调整到最佳,飞身一跃,他进入第二层,要炼替身鬼灵,在第一层捕捉阴魂,还是太慢太弱。

    他一落地,眼前一亮,第二层阴风洞,与第一层不同,第一层,昏黄一片,只有鬼苔出绿色的磷光,而第二层,到处是绿磷磷的,还没等他站稳,一声鬼啸,一个阴魂闪着磷光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