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阴风,鬼灵欢快地游戏,就等阴风到来,转眼间万窍齐,莫闲到今天才知道,阴风并不是光从洞穴深处生成,洞穴不知多深,如果从洞穴深处生成,等阴风到面前,恐怕要花费大量时间。.■

    虽然阴风还是有先后,只是层与层之间的不同,转眼间,他现阴风似乎凭空而现,这不是风,他惊讶的现。

    阴风流动度一定,但几乎于同时生,虽有先后,但两者之间,相差得太大,好像有另一种机制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谁都没有留神过,就是莫闲,在其二个多月,要不是他有鬼灵,也不曾留意,他终于注意到,阴风起之前,几乎同时,阴风洞阴气大盛,第一层和第二层,阴气并不相等,而且,越靠近洞口,阴气就越稀薄。

    莫闲隐隐感觉到,这大盛的阴气,恐怕才是阴风的关键。

    阴风已刮到面前,一颗珠子升了起来,二十多只鬼灵咆哮着出现,似乎很喜欢这种环境,阴风和阴气一接近阴珠,阴珠似一个不知饱的饿汉,形成了漩涡,莫闲惊异现,他的身边,几乎没有什么阴风。

    更让莫闲惊异的,风的阴魂也一起投入漩涡,而莫闲却在风暴眼,周围显得十分平静,看着外面的阴风,莫闲没有想到,自己炼制的阴珠,居然搞出了这么大一个阵势。

    莫闲神念一触阴珠,一刹那,他眼前一变,楼台亭榭,山川风物一一在目,众多阴魂却已经服服帖帖,成为鬼灵的手下,这倒是莫闲没有想到,他更没有想到的是阴魂身上默默的变化,向鬼灵转化。

    莫闲神念退了出来,这颗阴珠功能过了想象,可惜的是,它天生被阳刚法术所克制。●.★御使鬼灵,只能算是小术,而不是根本的道,如果有可能,最终都要化去。

    阴风一尽,恰巧鬼灵在第二层的一处现了阴风髓,他收起了阴珠,匆匆向第二层而去,实质上,鬼灵不同于一般阴魂,已具备了一定的御物能力,甚至能神不知鬼不觉就将阴风髓取到,但他还是亲自下去。

    阴风髓,是一种矿物,多产于阴气集的地下,但一点也不冷,纯净如水晶,但它的气息,是纯正的阴气,从这一点可以分辨阴风髓。

    这一处阴风髓,它藏于深半尽的洞壁,由于鬼灵的视觉独特,似洞壁如透明的琉璃,故此才现,要是莫闲亲自在那儿,反而不易看见。

    莫闲用青钢剑破开了洞壁,取出了阴风髓,半尺长一根柱体。

    刚拿出来,阴气内敛,但阴风髓一出现,周围数十丈内,不知哪里来的阴魂就出现了,悲声四起,使人不禁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莫闲却不将它们放在眼,阴珠又一次出现,这次并没有什么漩涡,莫闲一笑,意念一催,刹那间,数条黑烟索蜿蜒伸出,阴魂一接触到黑烟,便被黑烟缠绕,拖入阴珠。

    莫闲收了珠子,继续深入,同时,有了鬼灵的帮助,又收了几块阴风髓,他一路向里,忽然,他听到了水声,随后,他现了这里面有一条小溪,这条小溪好奇怪,它不是在地面,而是空出现了一条奇观溪流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东西,就是一条小溪,水静静的流淌,蜿蜒伸向洞深处流去,在萤萤的绿磷火映衬下,显得诡异而美丽。

    鬼灵似乎很害怕这种水,躲得远远的,莫闲感到鬼灵的感受,并没有什么语言,而是一种本能的恐惧。?.?

    莫闲来到跟前,他知道这应该就是黄泉水,看起来很多,但莫闲知道,这仅仅是一种假相,黄泉水,据说只存在于冥河,这里的水不知怎么来的,在此处形成了一个循环,它是自洽的。

    莫闲并没有立刻将之收入囊,而是在其外一丈多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细细的观察,又向前迈了一步,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使莫闲仿佛一只受惊的鸟,身体急后退,他刚退出,一朵水花便绽放在刚才的地方。

    莫闲退出去有几丈,眼睛却紧盯着那朵水花,水花很奇怪,似乎吞噬着他的目光,从水花之,游出一只乌龟,外形狰狞。

    莫闲回想了一下,他在书上见过此种龟,冥河龟,能消融万物,身具玄武的血脉,攻击方式,能吐出阴寒之气,冻结一切物质,身上龟壳防御强,几乎无视天地间的攻击,度也很快,这一点不像一般的乌龟,要说弱点,就是在它的颈项上有破绽,但这个破绽很难抓住,因为冥河龟只要一缩进龟壳,什么人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想不到会遇到这种乌龟,莫闲知道,这种乌龟很稀少,几乎不在人间出现,就是潜虚子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阴风洞有黄泉水,这是一种**,如果用它淬火,法器品质最起码会上升一档,甚至会出现法宝,更重要的是,它又名忘情水,在其加入忘情花,能将过去自己不愿回的往事彻底忘记,有些人因为做了一些错事,在度天劫时,往往成为魔劫,如果用它,忘记得干干净净,心无愧,不受魔劫干扰。

    因此,黄泉水在市场上往往有市无价,只产于地府,还有就是有一定几率,出现在阴风洞,莫闲据此可以推想,阴风洞肯定与地府相关。

    乌龟壳上有一排棘刺,尖端闪着幽幽的乌光,在两边,有着天然的符,每一只冥河龟都不一样,当然只在细节上不同,如同人的指纹。

    朦胧,莫闲现这种符上的光华在细微的变动,莫闲认识了不少符,却不认识之种符,浑然一体,连它的用途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正在莫闲观察之时,冥河龟小绿豆眼正盯住莫闲,眼虽小,莫闲感觉到一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,心暗凛。

    冥河龟口一张,一股淡淡的白气从口喷出,还没有近身,莫闲就感觉到寒意逼人,脚下一滑步,身体横移出去。

    白气走空,直射到附近的一块大石头,大石头顿时起了一层霜,随后听到吱吱的声响,石头上出现几条裂纹。

    莫闲眼睛余光看到这一幕,心更加警觉,好利害的寒气,石头都冻裂了,他不知道,他是仅仅看到表相,他并不知道,石头在急寒下,热胀冷缩,已经碎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莫闲出手了,他一个击剑式,身形融入剑光,一剑正冥河龟,当然不自觉运用起砍柴功,幸亏运用了砍柴功,不然的话,他的剑能否保住,还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冥河龟“江昂”了一声,声音宏亮,莫闲这一剑是刺向它的颈项,却被“江昂”一声,龟甲上的不知名的符一闪,它的身体往前一移,层层乌光涌起,莫闲的剑随之而变,划出一条玄奥的曲线,直指颈项。

    冥河龟显然也吓了一跳,一张口,又喷出那淡淡的白气,莫闲的剑像有意识一样,避开了白气的正面,剑随身转,飘忽不定,破开了那淡淡的白气,但这一剑,却击在龟壳上,当的一声,冥河龟向后飘出二尺,剑上结了一层霜,

    这还是剑在剑气护持下,而且,莫闲不自觉运用了砍柴功,剑才保全,这一套,要是以往,早就破开了龟甲,但在冥河龟面前,莫闲第一次砍柴功失效。

    莫闲脸色平静,但他心不平静,他是冲着冥河龟的弱点去的,但冥河龟却成功的躲过这一劫,莫闲眼透出层层符,似乎天地间万物都化作了符,这是砍柴功运到极致而产生的现象,不止是砍柴功,他并不清楚,他无意炼出的心光也在其,只透表相,想凭智慧寻找那一线机会。

    冥河龟显然吸取了刚才教训,头一缩,躲在龟壳之,身上符和棘刺都亮了起来,符迅放大,周围空间的阴气都向它集。

    莫闲眼露出一点疑惑,它聚阴气干什么,陡然之间,他脸色变了,因为一股强大的类似雷霆的气息即将暴。

    莫闲脑一个概念一闪而过,阴雷,它在聚阴雷,莫闲没有想到,它身上的符是阴雷纹,眼看阴雷就要成形,不能让它成形。

    莫闲就是一抓,他这一抓,已用上他最近才炼成鬼灵,替身鬼灵,本就变化万千,随着莫闲这一抓,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阴爪,鬼灵从阴珠狂涌而出,根本没有形态,汇入阴爪之。

    随着阴爪的出现,这是大擒拿手,由替身鬼灵形成的擒拿手,莫闲用这个手段,因为阴雷成珠,快到暴,而莫闲除了躲,就是利用浓郁阴气形成的擒拿手,来隔绝阴气,拿下雷珠。

    墨绿色的大手一把就把阴雷珠抓住,莫闲暗自叹息,自己功行不够,不能的话,可以封印阴雷珠,现在却只能浪费了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大手一把抓住阴雷珠,随手一扔,阴雷珠被远远的抛出去,轰的一声,惨绿的光华耀目,在洞炸开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