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各位书友,又一次要改名,责编说了,杀手两字有点违和,名称初步定为《黄庭仙道之无我》)

    阴雷爆开,绿火横飞,巨大的冲击力,洞各种石块乱飞,冲击波到,莫闲身子一动,像游鱼一样,扭了几扭,冲击波强弱不同,因洞地势而变化,而莫闲这几扭,身子恰恰在力量最弱处,也避开了飞来的几块石头。▲.?

    冲击波也给冥河龟带来了影响,不过冥河龟仗着身上的龟壳,根本没有当回事,一层层的光华闪现,它似乎得意地望了莫闲一眼,小眼珠内,明显闪现着嘲讽的光芒。

    它望着莫闲,一望之下,顿时迷惑了,它怎么没有看见莫闲。

    它伸长了脖子,小眼珠溜溜地转着,一道剑光似从空展出,莫闲一刹那,以心神御剑,在冲击波,似乎在风浪搏击,剑如同轻盈的海燕,一下子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冥河龟眼睁睁看着剑光,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剑光霍然而过,冥河龟好像才反应过来,把头一缩,刚想缩,头突然掉了下来,腔子气血冲出,转眼间形如灵芝,郁郁如盖。

    鬼灵们一见,呼啸而上,一个个似蚊虫见了血一样,莫闲明显感到鬼灵们生的变化,身体进一步凝练,像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对莫闲这些阴气没有用,但鬼灵的实力出现了飞跃,从最基本的恶鬼进化成鬼将,其有一只,都触摸到鬼王的边缘。

    培育鬼类,一般情况下,从阴魂入手,凝练身形,能伤到低阶修士,称为恶鬼,进一步的话,称为鬼将,再进一步,称为鬼王,鬼王者,鬼称王,已能出入幽冥,实力上不弱于凝练地煞天罡的修士,再下来,称之为天鬼,已非凡间之物,视空间如等闲,天鬼,亿万个阴魂,都难出一只,它只是传说。

    想不到有这样的好处,虽对道行没有帮助,可以说,鬼灵到这时,才真正成为莫闲手一柄利器,在之前,只是莫闲一时兴起所炼,在阴风洞用来寻找宝物的工具。w?

    莫闲见鬼灵将冥河龟的气血吸尽,只剩下龟壳,随手一摄,将之摄在手,细细打量,特别是两个符,其一个他大致清楚,能聚阴气为阴雷,另一个就不知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他默默记下两个符,想了一会,宁神聚气,闭气用手在空画出,阴气迅聚拢,隐隐间一颗阴雷开始出现,但是没等阴雷成形,便自散去。

    莫闲长出了一口气,自己功行还是不足,加上自己所炼与阴气不合,要是自己功行再深一些,可以强制凝出阴雷珠。

    他称之为阴雷符,另一个符,他同样试验,刚一画,他脸色变了,他现体内真炁一下子冲了出去,阴风顿起,隐隐似乎听到水声,但很快退去,他浑身软,他脸色阴晴不定,他隐隐感到,这个符好像召唤阴风,那么水声是怎么回事,他也不知道,他长出一口气,体内真炁迅的恢复,不过只有平时的六成。

    他将龟壳放进了乾坤袋,又从乾坤袋,取出一只玉瓶,把黄泉水收摄到瓶,黄泉水看起来不少,虽在空,但一条溪流流向洞的深处,不过,等莫闲收摄了它,才现并没有多少,只不过半升左右。

    这点黄泉水,却形成一条自洽的溪流,莫闲第一次感到了黄泉水的神奇。

    他找了一个地方,放出了玄阴聚兽幡,护住身体,静坐了起来,他要恢复自己的真炁,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,最起码等下一次阴风来之前,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了一个比较好的状态。

    阴风又一次到来,在第二层要比第一层猛烈得多,这是莫闲第一次肉身在第二层受到阴风的侵袭,熟悉的身体的各种痛苦又依次出现,莫闲已经对这种情况经验丰富,他又一次进入初禅天,这一次,他在初禅天进入得更深,先是觉察到自己进入初禅,接着进入更深的观照之,身体柔软,喜悦顿生,还是比较粗,进一步深入,喜渐渐退去,一种说不出的乐充斥全身,渐渐住于一心。●?w?

    等诸般退去,阴风已经结束,莫闲暗自忖度:“要不是阴风洞,修为根本不能增长,这倒是一个炼心的好场所,大概因为修为不可能增长,此处成了惩罚的场所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莫闲向着更深处走去,不断地深入,以至于燕天运来到时,这一次并没有见到莫闲,而燕天运这一次来,准备将上次给莫闲的报酬结算了,但并没有遇到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已经步入第层,第层,面积好像比第一层和第二层扩大得多,而且,莫闲第一次见到了大量兽魂,好在莫闲身边有玄阴聚兽幡。

    在第层,莫闲找到了冥铁和冥铜,还有绿光萤萤的夜光石,这倒是出乎莫闲的意外,他在第层,花费了大量时间,当然收获也不少,身边乾坤袋,几乎满了。

    莫闲止步第层,因为第层太广大,直到半年时间到了,莫闲都没有到达第四层,他是日日受阴风洗体。

    虽然功行没有进步,但他经过半年多时间对身体和心灵的打磨,像一颗闪亮的钻石,他炼成了类似金刚不坏之体的战体,虽然功行尚浅,毕竟在洞,最高上限不会高于本人入洞以前的修为。

    到了半年,他终于走出了阴风洞,他想起了那个老道士,心一动,他得益于老道士的睡功,老道士睡醒时所念的道歌,给了他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他出了阴风洞,口唱道:“

    已矣乎,道缘堕,几个道人识真我;

    却将鱼目认珍珠,多将草子作仙果。

    尽是弃常而好奇,俱系所福反招祸;

    总遇明师不低头,自己早把门户锁。”

    他明白了,那个老道士在提醒他,“总遇明师不低头,自己早把门户锁”,老道士明明是高人,“几个道人识真我”,是啊,几个人认识真我,直将虚幻当作我,真我自反省渐渐明了,想起来真好笑,世人总说神仙好,其辛苦谁识了,往往是,误将力量当智慧,可怜是,身陷轮回才后悔。

    他恭恭敬敬走进房间,老道士还在睡觉,莫闲站在一旁,静静地等候。

    过了半天,老道士才伸了个懒腰,口念道:“

    已矣乎,道不见,愚人只在色身炼;

    口鼻认为元牝门,脐后误作黄庭院。

    识神疑是主人公,浊气错当亲家眷;

    不知大药本无形,大虚空里第一善。”

    莫闲灵机一动,也作歌曰:“

    已矣乎,道要传。不通明师尽枉然;

    祖祖相授路机秘,灯灯共续指先天。

    一身上下无真物,万般景象非法船;

    会的生前一句子,霎时火里长金莲。”

    吟完之后,把手一拱,恭敬道:“弟子莫闲,以前曾为一个杀手,后因形势所逼,无意走上修行路,半年前受罚来到阴风洞,不识真人真面貌,在阴风洞,几经反省,多谢真人有意指点,莫闲在这里感谢真人,请教真人姓名?”

    老道一笑:“不必多礼,老道潜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师伯。”莫闲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我且问你,你身上血腥可曾洗去?”

    “阴风洞六月,我身上何曾有血腥?”莫闲反问道。

    潜无哈哈大笑:“好,好一个身上何曾有血腥!也罢,你既然喊我一声师伯,我有一个小法门,不修丹,不练气,只是在心灵上打转,传于你吧。”

    莫闲磕头谢过,潜无在他耳边一阵细语,莫闲大喜,这是一段法诀,修行此段法诀,恰是在睡眠,只是一念观照虚无之地,自然进入睡眠,不管其他,姿势都不问,只要做到松、沉、忘字,就是睡去也不打紧。

    莫闲越咀嚼越觉得这段法诀高深,他虽然几日几夜不睡也成,但自然的习惯,他还是不可能抛弃,这种功法于他修行黄庭之道并不矛盾,因为其无为,不走气脉,不用存思,也无特定姿势,不会与任何功法相冲突,而把持无为要旨,法简而效宏,的确是一种上乘的功诀。

    莫闲半年前,就从潜无身上看到松、沉和忘,借助此,他顺利地进入初禅,正体现了它的功用,而今日,潜无子将法诀细细讲解给他听,点出其关键点,不像莫闲自己悟的简陋,可以说,不是真正的弟子,一般人还真做不到。

    莫闲又一次谢过潜无师伯,潜无传他法诀,他已将莫闲视为自己人。

    潜无子看着莫闲的背影,心感慨:“师弟收他为传人,他的确是个修道种子,不知他的未来怎样?师弟还是忘不了以前的事,这次希望莫闲不要让师弟失望,他好像修行的不是金丹之道,看他的样子,走的是黄庭之路,也好,黄庭经的功法,是道家的经典,希望莫闲能给师弟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他又爬在桌子上,进入功境,不再过问他人的事,小屋在这片地方,显得与环境很和谐,但在外表上,他好像是混吃等死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