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经与责编商量,书名定为《黄庭仙道》)

    莫闲见过师傅潜虚子,潜虚子看到莫闲精气纯然一体,微微点点头,问了他洞经历,莫闲如实回答。.★

    当听到莫闲杀了一只冥河龟,他眼睛一亮:“你有没有收了龟壳?”

    莫闲点头,说:“师傅,龟壳上两个符,其一个我叫它阴雷符,另一个,却不知道它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。”潜虚接过了龟壳,叹了一口气,“这是幼龟的龟壳,如果长大一些,品质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再大一些,我恐怕不能杀了他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阴风洞居然出现了冥河龟,这倒是一个新情况,这两个符,这个是聚灵成雷符为基,在此基础上变化而成,这个符倒是奇怪,连我都没有见过,它有什么功能?”

    “我试了一下,阴风聚起,隐隐听到水声,但弟子修行不足,不能支持到底,不知道这是何种符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这一说,引起了潜虚子好奇,他闭目存想,一会之后,睁开双目,眼神光一闪,闭气凌空画符,炁之所聚,精之所凝,刹那间,阴风顿起,四周阴云聚拢,在云雾,出现一条阴龙的虚影,一条大河凌空出现在空,浩浩荡荡,现一只冥河龟。

    潜虚子住了手,阴风呜咽散去,阴云也不见了,大河更如虚影一样,一闪便不见了踪影,在冥河龟出现一瞬间,莫闲感到一股威压死死的压住他。

    直到潜虚子收手瞬间,威压才消失得无影无踪,潜虚子说道:“这道符应该是冥河龟血脉传承一种神通,要是由冥河龟使出,虚影合体,可能重现当初第一只冥河龟的威能,这倒是一种很好的法术,你炼的替身鬼灵本质上害怕阳刚法术,但你使用这种法术后,鬼灵和虚影合在一起,具有冥河龟的一些气息,对阳刚法术抵抗力会大幅度上升。ww●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的修为不足使用这道符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这道符最起码你的阴神形成,不过,难不倒为师,为师将符简化一下,另外,你存想冥河龟的样子,让你能勉强使用。”潜虚子笑着说,开始传授相关的诀窍,莫闲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莫闲回到自己的住处,他的住处已经积满了灰尘,莫闲随手一阵清风,用御物之术,将屋内打扫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六个月,他甚至没有睡一个安稳觉,到了这里,他心放了下来,倒在床上,依着潜无子所传,很快就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梦,他无知无识,对梦的世界像一个孩子似的,只是感受着周围的一切,突然之间,梦阴云大作,一个巨大的脸出现,他没有感到恐惧,只是好奇望着这个脸,脸好熟悉,充满了奇怪的表情,是什么表情,愤怒?还是仇恨?

    他陷入沉思,阴云更密,大脸咆哮着向他冲来,他猛然之间,有了知识,一刹那,他的内心居然有了巨大的恐惧,他猛然坐了起来,他醒了。

    但梦一切,记得清清楚楚,他想起来了,在梦他无知无识,但在现实,他一切都记起来,那张大脸居然是皇甫冉,为什么是他?

    莫闲陷入沉思,他以前是个杀手,但他与皇甫冉并没有什么冲突,他不知道,他第一次运用睡功,进入功态后,因为处于无知无识,性最灵,冥冥之,感知到一些信息,便以梦境的形式反应出来。.●

    他记得潜无子传授功诀后,曾经交待过,在功态,一切与己相关的信息,都要留意,有些是自己心灵上有缺陷,有些是心灵预警。

    他曾问过,该怎样区分,潜无子摇摇头,说:“不论什么情况,你都要先深入自身反省,心灵越是圆整,幻像出现机会越少,而心灵预警的可能性越多,实际上,在梦境,越是无知无识,预警的可能性就越大,人的心灵很奇特,在静定,心灵的力量无法想象,我们修行就是利用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莫闲就势盘坐,深入内心,细细回忆,他可以肯定,自己以前虽是一个杀手,却与皇甫冉没有半分接触,要算有接触,自己曾经救过他。

    莫闲自省这一阶段的事情,如同拂去尘埃,心光更加明亮,他不知道,虽然他是第一次修行睡功,但他的心光却是智慧之光,早从一点蛛丝马迹现了端倪,但平时莫闲根本不处于那种心灵无物无我的境界,莫闲一修炼睡功,心光便以梦境形式,向他出警示。

    莫闲不能将它视为等闲,谨慎已经深入到骨髓之,当初,他就凭这一点,才在杀手环境生存下来,许多武功比他高的,早已化作白骨。

    莫闲心暗自警惕,这是皇甫冉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莫闲出了阴风洞,皇甫冉知道了消息,他又想起当初他在众人面前出丑的事,这件事成了他的执念,就是因为莫闲故意装什么高深,自己明明没有什么迷药,害得他吓得尿了裤子,他不怪自己怕死,反而怪莫闲。

    他已是明真长老的弟子,明真长老很要强,当初收他为徒,就冲着他对莫闲没有好感,明真长老对待徒弟也很严,他的徒弟们一个个在他面前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明真长老的弟子自然按师傅的要求,平时修炼很刻苦,弟子之,大师兄君若虚已是天罡已凝,龙虎交汇,金汤玉液已生,算是第代弟子难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而皇甫冉却是炼气层次,尚未筑基,道基未筑,本质上就算一个凡人,只有踏足筑基境界,才算上一个真正的修行人。

    皇甫冉却卡在筑基这一层,他开始修行很快,但筑基这道关始终差一点,明真长老说,他心灵上有破绽,如果不弥补,筑基很难。

    他一想起自己当众尿了裤子,就感觉到谁都看不起他,他也知道,同去的十个人,回来没有几个人,他们应该不会将此事说出去,但他总是疑神疑鬼,他心越痛恨莫闲,莫闲成了他心灵最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莫闲却不知道这点,除了皇甫冉,没有人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莫闲在山修炼,他终于突破了内明,这一点,从他自阴风洞出来,莫闲就知道自己会突破,六个月,他的积累越来越厚,当他内视己身,身一切都历历在目,这是内视,而不是他的幻觉。

    肾的黑色油光亮,肝胆的青色颜色纯正如翠羽,心的红色似火,肺的白色和脾胃的黄色都显示出来,而且,内在炁机动,莫闲知道观照境在即。

    “黄庭内人服锦衣,紫华飞裙云气罗……”莫闲默默念诵,存思观想黄庭之出现黄庭内人,身穿锦衣,犹如丹青树一样锦绣斑澜,人并未成形,只是存思之,口微有甘甜,存思越来越清楚,好像黄庭内人就要活过来一样,就在那一瞬间,口唾液大增,甜如蜜,颗颗成圆,滚下十二重楼,直冲黄庭,黄庭之,似乎在那一瞬间,黄色的雾气先起,随后,五脏六腑之精气都化作雾气,充满了黄庭,不由自主张开了口,一道紫气伴随着黄气,从口喷出,又被倒吸进去。

    “口为玉池太和宫,漱咽灵液灾不干……”黄庭经缓缓流淌在心头,莫闲好似自己在一旁观察着,他知道初步开窍成功,开窍这一层,先开什么窍,完全由修行者的身体决定,脾开窍于口,在体合肉,主四肢其华在唇,在志为思,在液为涎;与胃相表里,莫闲先炼黄庭内人,不想并未开神阙命门之类,却触动脾的功能,开窍与口。

    而有些修行者,可能开窍于鼻,亦或开窍于目,或与耳,或开窍于舌,先开这五窍,然后,再开暗窍,即身上常见的大穴,最重要的是头顶百会,等周身窍开后,修行自然进入下一阶段,心光层次,这里的心光与佛家所说的心光不同,反复存思,思之又思,越来越精深,达到神现的程度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从观照境开始,才真正体现出《黄庭经》的特点,整个观照境,全都是在存思之,存之又存,思之又思,借假修真,开始于假想,最终真正激**功能,内脏功能,从而具现出来,又不能沉迷于其。

    莫闲虽然一边默诵经,一边存思,但只有黄庭内人存思成功,开出了第一窍,第一窍开,无意,能口喷黄紫二气,迷乱人的心志,算是一种神通。

    莫闲睁开了眼睛,时间已过去两个多时辰,他站了起来,走了一趟剑法,他寻思是不是到坊市去一趟,处理一下他在阴风洞的收获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出去,却有人来了,来的是燕天运,燕天运来此,是听说莫闲出了阴风洞。

    莫闲迎了出去:“燕兄,数个月不见,你看起来修为更加精进。”

    “托你吉言。”燕天运笑道,顺手将一个乾坤袋扔了过来,“这是你的阴魂卖的钱,你自从那一次后,便不见你的踪影,我进洞几次,都没有见到你,害得我几个月都担心。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