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没有看,一把接住,直接收了起来,笑道:“燕兄,在我一出洞,就找到这里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燕天运也笑了:“果然瞒不了你,我在一月后,于阴风岭采取地煞之所,这次采集的地方,有一个级妖兽,我们没有办法处理,只好请莫兄帮忙。??”

    燕天运所说的阴风岭,与阴风洞根本不相关,也不在天随山,而是位于齐国与随国交界的蒙山,此处山岭,怪石嶙峋,阴风四荡,因为此处有地煞的关系,而且此处地煞性属于阴寒,有玄阴煞等阴煞存在,是修行一些阴寒功法的修士采煞的好地方,也是一些心气较高的修士,地煞采用品质较高的阴煞,而天罡则用阳烈的罡气,以期阴阳相合,将来金丹品质较高。

    而级妖兽,实力相当于筑基修士,妖兽分为一级妖兽,相当于修士炼气低阶;二级妖兽,相当于炼气高阶;级妖兽,相当于筑基修士;四级妖兽,妖丹已成,还没有化形,再向上,基本上属于妖怪,当然,也有妖怪在一二级时就化形,一般是别的高手的点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找我?”莫闲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燕天运人看起来很豪迈,却是一个精明的人,知道莫闲谨慎,决定实话实说:“不瞒莫兄,我只是一个外门弟子,认识的人大多数是外门弟子,内门弟子虽然认识几个,算是泛泛之交,而此次去,有一定危险,莫兄与我合作过几次,便想到莫兄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还没有到凝练地煞的程度?”莫闲有些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燕天运笑道:“不是我想凝练地煞,而是收取地煞之气,卖给别人,煞气用途很多,可以作为一种地煞法器的原料,曾有一件地煞法器,威能都过一些法宝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明白了,地煞法器是法器凝练了地煞,能挥煞气的攻击力,比天然的煞气更凶猛,一般都会人为加入一些毒物,就像黑风幡的炼制,需用乌风煞,有些歹毒的黑风幡,还加入化血草等毒物,非常厉害,幡一旦摇动,黑风弥漫,人吸入一丝,全身化为血水。?.?

    莫闲虽是杀手出身,还真没有往这个方面想,听他一说,立刻明白,但炼制此类法器,自己往往受法器煞气影响,除非凝练此种煞气,不然的话,神魂之,长期沾染此种煞气,会导致此后凝煞不纯。

    故此,一般未凝煞的修士,不用此类法器。

    莫闲在阴风洞六个月,也需要散散心,想了想,就答应了,时间约在一个月再见,莫闲也要借一个月时间,处理一下私事,巩固一个修为。

    燕天运走后,莫闲去了趟坊市,将一些东西脱手,并且请坊市炼器师炼制了一把宝剑,约定日之后来取,他的青钢剑有些不适合他用,这把宝剑可算下了大功夫,将他身上的好材料都用在上面,血煞蛛的螯,在阴风洞收的冥铁,还有厚土印金精,还留下一瓶黄泉水,并且,剑不需要多少功能,只求坚固和锋利。

    同时,把**针交给了炼器师,还将冥铁和阴风髓交给了他,让他改造**针,**针只是下品法器,已不适合他使用。

    其它东西则没有买,他有缚龙索,这件法器是一件成长型法器,他不断的温养,还有阴珠之件特殊的宝物,另外就是玄阴聚兽幡,虽然只是一件,但威力却是不弱。

    莫闲在一月,开出了五窍,这五窍分别是口、眼、耳、舌和鼻,道经有云:眼不视而魂在肝,耳不听而精在肾,舌不声而神在心,鼻不香而魄在肺。

    外用虽损耗精气,但危险时刻,就顾不得了,口吐出黄气,有迷神之用,眼却有一个功能,虽未开眼神,但有过目不忘的能力,耳却听见极高频和低频的声音,舌却是奇怪,没有任何特异之处,唯对以前食物的膻腥之气特别敏感,弄得莫闲许多食物不得不强咽下去,另外嗅觉特别灵敏。★

    莫闲知道,这仅仅是初开窍,还未通透,等诸多窍穴一旦都开了,会达到新的平衡,到那时,这一切都将控制自如,采有用而蔽诸害。

    这些仅是开窍,如果诸身神出现,各种功能都将纷纷出现,如眼神出现,目视幽冥,透澈无障,开窍这一阶段,莫闲知道不得着急,开的窍一多,周身越能与周围融为一体,如果能开到一百零八窍以上,人就与自然无时无刻不处于交流之,对自己的好处越大。

    这些窍穴并不是越快越好,所以莫闲一个月开了五窍,度已不慢,他答应燕天运也有这个原因,原本计划开个窍,就外出历练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开了五窍,他的重点放在睡功上,还有剑法上,他青钢剑已经退役,不过,对于这把青钢剑,他还是有了感情,虽说用不着了,但他还是把它珍藏起来。

    目前,他使用是阴符剑,阴符者,暗合也,这是道家一本经典的名称,被他借用来命名手剑,因为剑有冥铁,经过黄泉水淬火,剑的品质已达到法器的顶端,如一泓略暗的清水,极为锋利,甚至锐气在无形已能割伤皮肤。

    这把剑长尺,样子很普通,以妖兽火焰猊的皮为鞘,火焰猊的火性进一步淬练宝剑,可见炼器师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得到阴符剑,莫闲一个月来,熟悉阴符剑,已经和剑形成一个整体,他在不停的和剑相处,甚至在他练功时,都将剑放在腿上,这是他从书看到。

    遇仙宗也有剑修,不过遇仙宗并不以剑术闻名,莫闲目前尚未得到剑术的传承,他只能用这种笨方法和剑相处,以慢慢培养剑的灵性。

    经过二十多天的相处,感觉剑有了一丝灵性,他这种方法,效果较慢,比不上用灵药洗剑后,再用心念洗炼,莫闲不知道灵药的配方,目前只能用这种方法。

    莫闲现在剑意已经摸到一些影子,飘渺的剑意比剑气更难捉摸,莫闲他一步一步向着他认对的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天运一伙人正在商量怎样对付那个级妖兽,他们一行五人,五人均是遇仙宗的人,除了莫闲和燕天运,还有申宏屠和夏沫,另一位是新加入他们,遇仙宗外门弟子冯唐,他们都是炼气层次的修士,走的都是龙虎丹道,其以燕天运实力最高。

    莫闲当然除外,他毕竟是真传弟子,而且他修行的不是丹道,道基筑就,目前处于观照境的开窍层次,如果硬要比,大概相当于地煞初凝的层次。

    他的战斗力却不与他的境界相同,大概凝练的地煞天罡的修士,不一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级妖兽是一只涯猀,一种很稀少的异兽,头上长着独角,身上有虎纹,四蹄雪白,口喷射阴火,神通有些诡异,有分影之能,叫声在人听起来,像有人在呼喊你的名字。

    你不能回答,一旦回应,神魂颠倒,便受它所控。

    燕天运介绍了涯猀的基本情况,说:“我们五人,在此处不能再呼对方姓名,甚至进入涯猀的领地后,都不要说话,不论何时有人喊你,千万不要回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杀死它?”申宏屠问道。

    燕天运回过头,对莫闲说:“莫兄,这就交给你的,只要你拖住它一个时辰,足够我们收集煞气。”

    莫闲点头,说:“你放心,我会拖住它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够吗?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,此处是最后一处,我们收集的阴煞之气已经足够多,就是炼制五阴云旌幡或者相似的诸如帕、旗还有天罗网一类的法器,也足够了。”燕天运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分头行动,你们成功后,出信号,我好去找你们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好,有什么话,有什么问题,现在问,等会进入涯猀的领地后,再不准说话。”燕天运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问题了。”申宏屠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动吧。”燕天运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点点头,正要闯入涯猀的领地,突然听到似乎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,莫闲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眼睛余光看见冯唐刚张开口,尚未出声音。

    他猛然出手,一指之下,正冯唐的哑穴,冯唐还没有出声音,虽然口张了张,受到莫闲一切,他也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燕天运脸色一变,难道已经进入涯猀的领地?

    还未等他明白过来,前方怪石之,窜出二人,刚窜了出来,身后怪石便崩解了,一团黑压压的烟雾一样的东西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耳尖,他开了耳窍,能听到低沉的嗡嗡声,那不是烟雾,而是黑色的甲虫,细小的甲虫形成巨大的虫云。

    不好!莫闲一见,虫云追上两人,莫闲心念一动,鬼灵瞬间出现在两人跟前,但还是迟了,已见其一个人惨叫着被虫云包裹。

    鬼灵往上一扑,甲虫纷纷消融,但这个人陡然惨叫起来,从口,眼等处喷出了大量的甲虫,接着,他的身体瓦解,形成了新的虫云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