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个侥幸脱出一劫,来不及看另一个人的情况,看见莫闲等人,当即狂奔过来,一边跑,还一边喊:“道友救命,涯猀追来了。?◆?●网w▲”

    莫闲出鬼灵,立刻感到不对,甲虫不是实体,而是灵体,本来以为是这两个人惹了什么虫窝,却现甲虫是灵体,没有实体,肯定有什么控制着,听到对方喊什么涯猀,立刻明白了,甲虫云根本不是独立的个体,是涯猀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燕天运一见,眉头紧锁,手一摆,四个人立刻摆开架势,这一下,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收了鬼灵,对燕天运说:“我将此妖兽引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吗?”燕天运问道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吧。”莫闲没有说死,他看到远方尘土飞扬,知道涯猀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脚下一步,让过了那个逃命的修士,身上绿光一闪,一颗珠子出现,从珠子飘出一股黑烟,转眼间,铺天盖地,天一下子被遮了半边,莫闲第一次全部挥阴珠的功能。

    在黑烟,一个个阴魂似群魔乱舞,莫闲所练的阴珠,大多数是阴魂,而成为鬼灵的只有十几二十来个,所以气势虽足,但更多的是个样子货。

    黑烟一出,弥漫开来,倒把他身后的人吓了一跳,燕天运虽知莫闲是个真传弟子,不想声势这么骇人,难道真传弟子与外门弟子相差就这么大?

    黑烟向甲虫云卷了过去,甲虫云实质上是由涯猀化出,但比起阴魂,要强得多,不过,比起鬼灵来,则要弱得多,但它的数量众多,而且的同化的能力。

    黑烟的阴魂一遇甲虫,开始阴魂猖獗,谁知片刻之后,阴魂开始淡化,而甲虫却开始增殖。.?

    莫闲正在用鬼灵的感觉来感知一切,见到这幅情景,也是吃了一惊,随即明白过来,甲虫云也是一种灵体,而且,和阴魂一样,同属于阴性,就看哪一个强。

    见到此,阴魂开始后退,莫闲放出鬼灵,果然,鬼灵一扑上去,甲虫开始消融,莫闲感觉到鬼灵有一丝增强,心大喜,鬼灵厉啸着扑了过去,转眼间,甲虫云迅消耗。

    甲虫云似乎有意识一样,掉转头向远方的涯猀飞去。

    涯猀见自己的甲虫受损,忽律律的一声长嘶,听在莫闲耳,似乎久违的绿如再喊他,他一怔之,忍住没有回答,这次是专门针对他,莫闲眼射出冷芒,心不由升起警惕。

    甲虫云已飞到涯猀的身边,转眼间,化入惨绿的光华,笼罩在它的身外,身上似乎燃起的绿火,口鼻之,喷射着阴火。

    莫闲感到它看了一眼那人,又看了看莫闲,一转眼,化为两只涯猀,两只涯猀一路烟尘,一只奔向莫闲,另一只却看着刚才那人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会这样,他全身裹着黑烟,像一个鬼道真人,见此,他灵机一动,涯猀既然是妖兽,妖兽也是兽,他的玄阴聚兽幡能迷惑兽类,为己所用,何不试试。

    想到此,将阴珠一收,黑烟如百鸟归巢,转眼间,弥漫半天的黑烟迅消失,他手出现了一只小幡,往空一抛,迅变大,成为丈二大小的一面幡,旗幡飘动,幡上黑气翻滚,隐隐之间,似有黑光,黑光似慢实快,转瞬间,就到了涯猀面前。

    两只涯猀一模一样,身外似乎燃烧着惨绿的火焰,但这火焰好像对黑光没有任何效果,两只涯猀一瞬间并为一只,眼出现了迷茫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大喜,一摇玄阴聚兽幡,玄阴聚兽幡黑光更甚,涯猀似乎受到了影响,气势已消,迈步向莫闲走来。¢£,

    莫闲将玄阴聚兽幡连连摇动,幡的黑气像章鱼的触手一样,向涯猀伸出,眼见得就要缠绕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涯猀头上的独角陡然光华大作,一刹那间,涯猀苏醒了。

    独角上居然有雷光,莫闲暗叫可惜,幡一摇,无数巨兽奔出,直向涯猀而去。

    涯猀本来就大怒,见无数巨兽从幡上奔出,头一低,角上电光轰然炸响,无数雷珠出现,掀起了一天狂潮。

    巨兽一触雷珠,便如霹雳一样炸开,巨兽顿时变成了黑烟。

    莫闲一惊,他见雷珠已经转阴为阳,心也吃惊,涯猀是阴属性妖兽,却能出阳气十足的雷珠,而不是阴雷珠,说明涯猀已处于级的顶峰,开始向四级转化,莫闲开始头疼了。

    他一摇聚兽幡,转身就走,既然这样,还是将它引走,他有把握,涯猀毕竟只是妖兽,而且他手的聚兽幡对涯猀也有吸收力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涯猀一见莫闲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而去,便舍了其他人,直接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燕天运一见大喜,自己没有请错人,虽然开始出了点意外,但最终还是按己方的意图走。

    而那一个修士,面上惊魂未定,见燕天运几人打量他,明显有戒心,苦笑一声:“在下华阳宗凌余行见过各位,诸位可是为玄阴地煞果而来?”

    燕天运心一动,没有露声色,而申宏屠却惊讶的叫了起来:“玄阴地煞果?”

    凌余行一见,知道自己鲁莽了,可是话已出口,收也收不回来,刚才见五人之一人,修行的虽非正道,但那种气势,黑烟都笼罩了半个天空,这四个人虽不知如何,想来一路人,必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燕天运心叹了一口气,申宏屠还是阅历少了,但表面上没有动声色,说:“我等五人,在遇仙宗学艺,到此处收集阴煞之气,听余道友的话,这里有玄阴地煞果?”

    “有,我和一个道友就为玄阴地煞果而来,想不到涯猀厉害,道友身损,我要不是被你们所救,也会步他的后尘,多谢各位道友,不过,玄阴地煞果生长在一个隐秘的地方,除了我,没有人能够找到。”凌余行说道。

    是不是其他人无法找到,这句话燕天运并不相信,但凌余行说这个话,最起码不容易找到,另外,他们没有多少时间,在他们的计划,莫闲只给他们留了一个时辰的时间。

    莫闲是否是涯猀的对手,尚且说不清楚,现在涯猀被莫闲引走,他们已没有时间去找玄阴地煞果,只能相信凌余行的话。

    凌余行的目的也在于此,虽然燕天运看了出来,但一时也没有什么好方法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求?”燕天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爽快,跟直爽的人说话,就是不费劲,我也不要多,植株上有十二个果实,我要其二个,如果答应,我就带你们去。”凌余行的目的很简单,玄阴地煞果是玄阴煞上偶尔会出现一种果实,因为玄阴煞气为植物吸收,所形成的玄阴地煞果比起玄阴煞来,性情要和得多。

    玄阴煞气被人凝练,凝练者甚至性格会生变化,变得冷酷自私,弄不好会坠入邪魔,而修者要改变这种性格,往往用阳罡或者紫阳罡之类的罡气凝聚天罡,以达到阴阳平衡的效果,人也随之变得平和。

    而用玄阴地煞果,却没有这种情况,不过,地煞果所含煞气较少,往往以之为引,再融入玄阴煞,神奇的是,再凝练玄阴煞,就没有直接凝练时的害处。

    燕天运点头:“好,就依你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除了凌余行的果子外,还有十颗,连莫闲在内,正好五人,一人两颗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相信你们,你们立下誓言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们立下誓言。”燕天运说,“我,燕天运,如果违背此誓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而其余人也立下誓言,同样,凌余行也立下誓言,凌余行松了一口气:“走,我们快走,我带你们去取玄阴地煞果。”

    五个人各运6地飞腾术,飞地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的飞天步已经不属于飞天步,在其加入大量自己的理解,他因为砍柴功而对事物纹理特别敏感,对大地上纹理也是这样,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,而他在玄之又玄之,感受到大地的纹理,迈步之时,顺着纹理,一步出,身形突然消失,再出现时,已到半里开外,好像如瞬移一般,而且,他并不用劲,始终和涯猀保持一个相对固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就是此地起伏,并且各种怪石嶙峋,怪异的植物长得扭曲而丑陋,但丝毫不能阻挡他的脚步,涯猀就直接得多,一路上,涯猀横冲直撞,所过之处,一遍狼籍,连那些怪石,一遇到涯猀体外的惨绿的光华,就立刻崩解,有时会用独角放出雷珠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很怪异,莫闲身形时隐时现,但在一隐一现之间,始终在前,而后面的涯猀横冲直撞,卷起一路烟尘,向他追去。

    莫闲看涯猀已离开它的领地,前面一处山崖,他站住了,回过头,他要杀掉涯猀,说是杀掉,不如说直接用玄阴聚兽幡来祭炼涯猀。

    莫闲手一扬,鬼灵迅聚拢,天空之,形成了一只大手,闪着幽深带绿的颜色,从空探下,一把向涯猀抓去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