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风沙起,阴云布,地面上刮起旋风,无数枯枝败叶被卷飞了起来,人的眼都睁不开,一只大手从空伸下,直向涯猀抓了过去。¢£,

    虽是飞沙走石,但莫闲和涯猀都没有受到影响,涯猀抬头,独角之上,一颗硕大的雷珠成形,带着电光,飞射向大手。

    电光一亮,在十几里外的燕天运等人都看见了,生了什么,他们很好奇,但在此时,也分不得心,跟着凌余行,快地向涯猀领地的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和涯猀在一瞬间,不由得闭起双眼,紧接着传来巨大的爆炸声,大手分崩离析,连天空的阴云都被推开,形成圆圆的一个无云区,阳光从洒下,照在莫闲的身上。

    莫闲无形显得金光四射,但莫闲却没有心思,它能感觉到,鬼灵们在爆炸的一瞬间,有个鬼灵烟消云散,而其他鬼灵都散作黑烟。连同阴魂,一下子逃入阴珠。

    莫闲幸亏没有和鬼灵有太多联系,但还是受了一些伤害,特别是个鬼灵消失,让莫闲心疼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鬼灵对悟道虽没有大用,却是莫闲目前一个重大的助力,正因为怕有损自身,才将它们祭炼成独立的存在,谁知一下子就损失了个,消失的阴魂更多,不下几十个,虽然只是几百个阴魂的一部分,战斗力也不强,,但毕竟是自己的助力。

    莫闲望向涯猀,他心怒火上升,他知道自己这个情绪不对,深吸一口气,强将怒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涯猀绿油油的眼睛看向莫闲,莫闲从看出一丝嘲笑,好像在笑他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它身子一抖,这次莫闲看得清楚,从它的皮毛飞出许多小甲虫,已经是灵体,莫闲恍然大悟,自己本来就觉得奇怪,那些甲虫云从什么地方来的,原来是它身上的寄生虫,被它炼化,平时藏在皮毛里。w?

    看起来是甲虫,但事实上并不是甲虫,莫闲没有见过这种虫子,见它们身上油光可鉴,就以为它们是甲虫,这时才明白,它们就是灵体化的寄生虫。

    到底是妖兽,先前的教训记不住了,莫闲冷笑一声,虽然鬼灵受损,正好收些利息。

    二股阴风在莫闲面前旋转,鬼灵又一次出现,不过并不是以灵体形式出现,而是直接以黑烟旋风形式出现,鬼灵变化多端,涯猀显然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等它明白过来,它释放出的寄生虫云已被黑烟旋风围住,寄生虫一进入旋风之,身体一亮,接着暗淡下去,身体消融。

    涯猀看到这里,哪里还不明白,急忙回收,但已被黑烟包住,转眼间,已化作鬼灵的养料。

    涯猀急了,口一声叫,似呼莫闲的姓名,莫闲早就提防它,见叫声无效,口一张,一团碧油油的阴火喷了出来,直向莫闲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随手一收鬼灵,脚下轻轻一步,人消失,出现在左侧数丈处,手在空一画,阴雷符出现,扭曲在颤动着,地面下,天空,阴煞之气迅聚拢,形成一颗乒乓珠大小的墨绿色的珠子。

    珠子上纹路诡异,不断有电光顺着纹路游走,而珠子自身滴溜溜的转动,每转动一圈,空气似乎更加压抑一层。

    莫闲手诀一指,阴雷珠便飞射向涯猀。

    涯猀见阴雷珠射来,头一低,角上也电光一闪,雷珠出现,两颗雷珠一相遇,先是一暗,接着轰的一声,电光成了暗紫绿色,莫闲一见不妙,脚下一动,身体后退了数十丈,而涯猀却没有这么好运气。?■w▲

    阴雷珠和阳雷珠相撞,本身就相互纠缠在一起,而涯猀却因为先前使用过两次,这次使用,本身就已经不能和颠峰相比,所以阴雷珠压倒了阳雷珠,加上相互纠缠,倒有一大半威能被涯猀受了。

    当下暗紫绿色光华淹没了涯猀,莫闲没有闲住,而是在爆炸后的第一时间,出现在涯猀面前,手一擎,聚兽幡出现,阴气如潮,闪着黑光,当头就罩下。

    涯猀身上惨绿光华连闪,但阴阳雷珠何等威力,连周围的怪石还有许多草木都不见了踪影,涯猀受了一击,口鼻之,绿火一断,喷出了鲜血,身上也出现了破烂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它明白过来,聚兽幡的黑光已临顶,眼见它就要遭受炼魂之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佛号声传来:“阿弥陀佛!”空香风四溢,空垂下一道金光,直向莫闲而来。

    莫闲眼见得就收了涯猀,但转眼间一道金光就要临体,他脚下一错,身体消失,再出现,已是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见即将成功,便被人打断,心怒火又一次上升,随手一个掌心雷劈向来人,掌心雷一现,来的和尚一惊,刚才见莫闲的法术鬼气森森,怎么转眼又变得正大阳刚?

    和尚手钵盂飞起,挡住了掌心雷:“施主,何别生气,贫僧不过看见你施展邪术,不忍见这头异兽魂魄受你驱使,才出手。”

    莫闲嘿嘿冷笑道:“秃驴,你既然架了梁子,那么你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诛法使出,平地顿起风暴,狂风卷着冰雹而来,直向和尚打去,冰雹之,带着死力,一旦击目标,立刻引,就像死兆星临头。

    诛法最初莫闲没有炼成,后来不知不觉就会了,这是得自《牟尼盘经》上法术,莫闲也是第一次使用,他不是怒了,也不使用这种诛法。

    因为莫闲现,诛法一旦了,不死不休,如附骨之蛆,是一种阴毒的法术。

    和尚一见,知道不可能善了,他没有将莫闲放在心上,因为莫闲功行在他的眼清清楚楚,而他比莫闲还要高一筹。

    他手结出明王不动印,口喝道:“临!”

    “临兵斗者,皆阵列在前”这本是道家法诀,但被佛家金刚乘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密宗所引用,结合佛家手印,展出一门降魔**,因威力强大,流传出密宗,许多宗派都能见到它的身影。

    临字一出口,莫闲顿时觉得对方好似一座高山,知道心为之所动,和尚顶上一声响,现出一位金刚萨埵,法物纷纷打来,莫闲手一动,阴符剑在手,一个拔剑式,人剑合一,不仅没有退走,反而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和尚是谁,为什么出现在此处,他的出现不是偶然,这和皇甫冉有关,皇甫冉卡在筑基上,明真长老说他的心灵有破绽,皇甫冉当然知道问题,想找机会除掉莫闲。

    但莫闲也是真传弟子,据说已经筑基成功,莫闲的确筑就道基,但他走的路与遇仙宗的一般修士不同,皇甫冉深知莫闲的厉害,遇仙宗规定同门不得相残,皇甫冉就想到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莫闲六个月内,在阴风洞受罚,没有离开遇仙宗,他就是借刀杀人,也无处可施,莫闲受罚结束后,他开始注意莫闲的行踪。

    当知道莫闲受燕天运所邀,到阴风岭,他心一动,便把莫闲的消息散布出去,他知道阎罗殿在找莫闲,净庵法师也在找莫闲。

    他做得很隐蔽,只是将莫闲的消息散布,并没有主动联系人,就是被莫闲知道,他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结果阎罗殿尚未来到,法华宗的心灯和尚就来了,他虽然听净庵法师说过,并不了解情况,也认不识莫闲,到了阴风岭,正在打听莫闲,突然间,见到鬼气冲空,他一怔,随后就来了。

    见到莫闲正用聚兽幡准备收了涯猀,他一见涯猀,心大喜,知道是一头异兽,佛门菩萨有许多有坐骑,比如观音座下的金毛犼,殊菩萨的白象,他动了心思,准备收了涯猀做坐骑,所以动手救了涯猀一命。

    心灯和尚使出了九字真言,顶现金刚萨埵,四八臂,手各种法物,纷纷朝莫闲打来,周身光焰如潮,心灯脸上露出微笑,一个练习了邪术的人,肯定身具邪气,怎能敌我佛门正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莫闲的法术虽然看起来很可观,但最强的是他的剑术,更得到潜虚子的砍柴功的真传,虽没有练成飞剑,但一出手,很少落空。

    心灯的微笑很快变成了恐惧,他没有想到,莫闲的剑居然视他的佛光为无物,剑气之下,法物纷纷破灭,转眼间,一道剑光就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涯猀动了,寄生虫云嗡嗡地飞起,围了上来,居然不问二十一,将两人不分敌我,莫闲理都没有理虫云,但他不得不理另一样攻击,涯猀分出了一个影子,只有头上的独角清清楚楚,而其它却很模糊,影子一跃直向莫闲冲来,尖角正对着莫闲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