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今天是除夕,祝大家新年快乐!万事如意!初一初二回乡过年,特此请假二日,从初三起恢复正常!见谅!)

    谷神一锄头之下,空间崩溃,地水火风翻滚,逼退了暗黑王,莫闲并没有走,对谷神说:“当心点,他刚才这招,已经深入亚原子层,甚至深入更底层,带有负面信息,任何防护都不起作用,除非你比他更深入。但在他攻击的尾声,你的五彩禾能转化负面能量。”

    谷神一怔,暗黑王一声怒吼,太虚魔云罡又一次出现,紫黑色光雾又一次出现,物质开始腐朽。谷神手一抓莫闲的肩头:“走!”

    两人身体立刻消失,嘉禾遁使出,瞬息间出去一千五百公里,莫闲只觉身体一窒,眼前一花,再看身体周围,已下去一千五百公里,出了他太虚魔云罡的范围。

    谷神回首一指,刹那间无数植物疯长,进入暗黑王的太虚魔云罡的范围,花草几度枯荣,像波浪一样向前,在太虚魔云罡笼罩的范围内,硬是开辟出一条绿色的通道,周围都是腐朽的物质。

    但绿色通道越来越窄,在离暗黑王半里处,全部消失,谷神叹了一口气,到底不如暗黑王,但他并不沮丧,他已将他所遇到的一切已经传了出去,信号以光速传播,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传遍暗黑魔星,天空出现数道不同颜色的光虹,人还未到,气势已先到,经天长虹直抛过来,在几息时间内,已来八位逍遥修士,首先到的是波动天尊薛定一,随后赶到的是天序圣者门杰,还有阴阳易邵康,雷电使者富兰林,无影射者居蠡夫人,天碱剑侯得邦,平衡剑夏列,创生者邹承露,这八位逍遥修士一到,各自异像不同,方圆万里之内,各据一方,威能全部展开,空中的云彩在他们出现时,便被粉碎,波动天尊薛定一所在地方,一切都模糊了,他自身也体现得十分奇特,各人观察角度不同,所展示的外在形像不同,但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,只知道他在一块区域中出现。

    而阴阳易邵康,却是身边一现都出现了混乱,偏偏又理所当然;天序圣者门杰,又是另一付模样,被看到没有什么了不起,但身边所有东西,都像有序一样;雷电使者富兰林往那里一站,似乎天地间的雷霆都臣伏一样;无影射者是一位夫人,容貌秀丽,手执一把弓,很文静站在那里,但她身边却微微有闪光通过,无形的射线不断外放;天碱剑和平衡剑都是以剑形作为本命灵宝,而且两者都是原子构成分子的相互作用力为基础,而侯得邦偏于实用,而夏列却追求力的平衡,恰到好处;而创生者却是将无生命的物质点化成生命原质。

    这九个逍遥在一起,方圆万里之内能流纵横,信息弥合,虽然是投影分身,但空间为之震动,仿佛随时就将几人排斥出去,而中心区域却是暗黑王的大黑天术,暗黑一片,好像空间中出现一个黑洞,将一切感官都吞没。

    九人之间互相以心音妙语交流了一番,只在一瞬间,众人对暗黑王的认知已达到一个新的水平,谷神回过头,对莫闲说:“你到外围去,防止其他天魔来。”

    莫闲知道谷神将他支开,是因为接下来战斗已不是他所能抵挡,莫闲点头,身影突然消失,再次出现,已是万里之外,站在高空之中,静观其变,他知道,即使有天魔来,双方战斗卷起能量的狂飙就足以重伤他们,他们的根本不用介意有其他天魔插手,除非又出现一个暗黑王级别的天魔,但天魔之主应该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暗黑王见九人围住他,冷冷一笑,身边出现了九条旋臂,空间乱流形成,力在其中都开始崩解,九条旋臂,长达数千公里,直向九人而来,莫闲看到九人各呈异象,谷神出现了他的五彩禾,五色光华自成系统,完善而循环不已,每一次循环就壮大一分,两者相撞,一刹那五彩光华便自湮灭,但旋臂也停了下来,随后便见到一派绿色从虚空中生成,一支五彩禾又凭空生成,不断生生不已,转眼间,面前千万里便成了五彩禾的海洋,而旋臂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各呈手段,现出自己所领悟,天魔虽是力的掌握者,但此九人于各自领域中是顶尖的修士,已领悟一方的理,并由此派生出各自的道,而暗黑王只是毁灭一切,形成混沌,但这九人却在混沌中生成秩序,趋向自己领悟的道,大道在此呈现出丰富多采的一面,虽然他们的道还只是表象,不过对付由毁灭生成的九条旋臂却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九条旋臂一消失,阴阳易邵康眼睛金了一金,一种奇特的逻辑攻击出现在暗黑王的身边,这是一种二律背反,直攻暗黑王的精神体,天魔本身擅长精神方面,但邵康的逻辑攻击却是邵康对道的认知,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,自己不知道,却直达暗黑王的内心,逻辑方面的攻击,根本没有方法可挡,一切要么认同,认同他的观点,心灵为他所据,失去了自我,在那一瞬间变成了傀儡,虽然时间只是电光石火间,但对于他们这个层面来说,却已足够做许多事;要么否定,否定他的观点,要在瞬息间给出答案,不然的话,思维一瞬间陷入混乱之中,这一瞬间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邵康的逻辑攻击很简单,规定即否定,这个命题所提示的是这样一个道理;对于具有无限性的实体来说,在质上对它的每一种确定,都必然意味着对其无限性的限制,因而意味着否定。

    这是从《道德经》中开篇语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”这个命题而延伸出来。老子认为,道本身无起点亦无终点,“绳绳兮不可名”,是不可规定的无限实体。但另一方面,老子又认为,道也不是栖身于宇宙之外的一个超越物,它存在于宇宙中,存在于事物中。

    暗黑王感到心灵之中充满一种感知,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!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