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余行听到话音,感到非常熟悉,微微一想,顿时高兴起来,也顾不得刚才洞碎石乱坠,飞快从洞窜出,燕天运等跟着凌余行。.★

    “介子壅,本君取玄阴地煞果,你眼红了吗?”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介师叔,我们差点给埋在山洞。”凌余行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介子壅身在空,低头一看,见是凌余行,眉头一皱:“顾林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顾林师弟他陨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陨落?”

    “他和我一起来此采摘玄阴地煞果,结果遇到了涯猀,师弟不慎被涯猀所害,我是在几位道友帮助下,才保全了性命。”凌余行黯然说。

    空还有两人,一个相貌奇伟的老道士,另一个则是一位芳龄少女,燕天运一行人的眼光不由自主的被少女所吸引。

    老道士冷哼了一声,几人才回味过来,一时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白猿道人,你抢夺晚辈的玄阴地煞果,不感到羞愧吗?”介子壅冷讽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成了他们的?它本来属于涯猀的,我替涯猀先取到手。”白猿道人冷笑道,“你们人类不是说过,谁的拳头大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介子壅气往上撞,“什么事情总有一个先来后道,再说,玄阴地煞果对你来说,根本没有用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用途?我不会赐于他人,这东西对于未凝煞的人来说,却是用途挺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只好拳头上说!”介子壅脾气本来就不好,现在更是含怒出手,“别人怕你白猿道人,我倒要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凌余行抬头看着介子壅,眼睛冒着小星星:“介师叔在我们宗内,虽不是修为最高,但他的战斗力却是排在前列,介师叔,加油!”

    燕天运也听说华阳宗的介子壅,好像是年轻一辈高手,一身修为已入金丹,但也听说过白猿道人,此人却是白猿得道,后来加入魔门,也是以战斗力闻名,特别是一手剑术,更是出神入化。.?

    介子壅一出手便是摘星手,幻出一只大手,星光点点,从空压向白猿道人,白猿道人冷笑一声,手上出现一青一白二口剑,并没有全出手,而是手一点白剑,说了声去,忽喇喇的一声响,幻成光幕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空似如裂帛一样,接着形成了漩涡,迅扩大,两种不同的能流如炸药爆炸一样,耀眼的光芒一闪,两人被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莫闲却正好赶到,他一出现在现场,目光立刻盯住了那位美丽的少女,少女也盯住他,眼光之露出惊喜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,在这里遇到绿如!

    燕天运看到莫闲来了,刚要问涯猀的事,却现莫闲和绿如虽然隔得老远,目光却像粘在一起,鬼使神差地问出一句:“莫兄,你认识这位小姐?”

    “认识,她曾经救过我的命,她叫绿如。”莫闲没有隐瞒他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引开的涯猀,涯猀会不会跟来?”燕天运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涯猀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燕天运没有向下问,他相信莫闲。

    空两人分开,看起来是势均力敌,但介子壅知道自己输了,白猿道人只出了白虹剑,而没有出青虹剑,白猿道人的青虹剑,要比他的白虹剑强上几倍。

    介子壅脸色很难看,白猿道人眼光向莫闲一扫,冷冷的说:“你这个小子,涯猀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涯猀已死!”莫闲淡淡地说。★w?

    “你杀了涯猀?!”白猿道人愤怒地喊了起来,涯猀目前是妖兽,但它一旦成妖,就与白猿道人是同类。

    “白猿爷爷,莫大哥可能是无意的。”绿如陡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还没有嫁给他,就心生外相。”白猿道人说,掉过头来,望着莫闲,“给你一个机会,要么投入我圣门,要么去死!”

    莫闲早已不是吴下阿蒙,对修行界已有足够的了解,他所说的圣门,别的门派都称之为魔门,特别是佛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与你为敌,可是我却不会听从你的摆布。”莫闲决然地说。

    绿如神情一黯,她心是希望莫闲能答应,可是又怕莫闲答应,因为在她心,莫闲虽出身杀手,但他是一个大英雄。

    “好!我支持你,有我在,看他能把你怎样!”介子壅眼光一闪,赞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护他?”白猿道人哈哈大笑,“你先顾你自己!”

    两道剑光,像经天长虹,一道青虹绞向介子壅,另一道白虹,则袭向莫闲。

    “白猿爷爷,不可!”绿如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只给你的小情人一点苦头吃。”白猿道人说着,手上可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介子壅脸色一变,往脑后一拍,一面大旗飞起,是他的本命法宝褰虹旗,褰虹旗一现,一派虹光灿若云霞,间更有点点耀眼的星光,大旗一卷,虹光万道,敌住青虹剑。

    而另一道白虹剑,却落向莫闲,剑还没有到,莫闲感到寒气彻骨,眼前一切都消失,只有雪白的剑光,冷意直入心灵,想躲,却悲哀的现,自己无处可躲,一切退路都被这一剑所封锁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办法,只得一咬牙,呛的一声,阴符剑出鞘,拔剑式,身剑合一,硬顶了上去,他是死里求活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,莫闲居然将白虹剑给封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猿公剑法,你是从哪里学来的猿公剑法?”白猿道人叫了起来,他现莫闲居然使用的猿公剑法,但却作了微调,剑法威力却大涨,好像内含什么功法。

    白虹剑一凝,停在空,剑尖微微颤动,因为他所用的剑法,就是猿公剑法的高级技法,而莫闲使用的,却是猿公剑法的基础部分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说着话,白虹剑停止了攻击,但他的青虹剑压得介子壅穷于应付,他实际上分心二处。

    “猿公剑法?不是世俗的武术?”莫闲不由地问出一句,随后恍然大悟,自己杀人所得的猿公剑法,居然是一门仙家秘技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白猿道人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绿如说话了:“白猿爷爷,莫大哥的剑法,是从一本书上所学,只不过是世间武术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走眼了,他使用的明明是我们猿类得道仙人猿公所传剑法,不过是基本的剑式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是从一本书所学,它是一道人的,道人想偷袭我,结果被我所杀,我不知道他的身份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白猿爷爷,莫大哥没有说谎,当时他还没有修行,只是一个杀手,在我家养伤,伤好之后,的确杀过一个道人,得了四本书,一本是《牟尼盘经》,一本是《黄庭经》,还有一本是形意拳谱,另一本就是《猿公剑法》”绿如把一切都说了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还有什么?”白猿道人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柄小幡。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幡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不知道,因为当时道人受了重伤,偷偷地向我下手,结果被我做杀了,应该是玄阴聚兽幡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介子壅此时正陷入苦战,听到莫闲的话,叫了起来:“你有玄阴聚兽幡,太好了,快拿出来,白猿道人是一头白猿,玄阴聚兽幡正好克制他。”

    莫闲听到此,心一动,头顶上现出一面幡,黑烟滚滚,无数兽影出现。

    “玄阴聚兽幡,要是一个功行与我差不多的人使用,我还惧它分,不过,你吗,就不行了,还不拿来。”白猿道人笑道,手陡然变长,直向莫闲顶上的聚兽幡抓来。

    “老白猿,不要脸,居然对晚辈的东西下手!”介子壅一声长啸,褰虹旗上的星光陡然大盛,将青虹剑暂时逼开,又一道圈状宝光升起,龙邛圈出手,似尾相环的龙,身上鳞甲宛然。

    一出手,化为巨龙,轰的一声,和白猿道人的长手撞在一起,各自缩回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大怒,舍了莫闲,转而全力冲向介子壅,双剑如同蛟龙闹海,向介子壅杀去。

    介子壅也怒了:“你不要脸,要打就打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褰虹旗虹光收敛,虽然范围小了,但防护得更加水泄不通,而他的龙邛圈化成的巨龙,一下子圈住了青白二剑。

    他喊道:“你们还不走!”

    凌余行和众人一听,立刻向外逃去,莫闲看了一眼绿如,迟疑了一下,他向绿如递了一个眼色,却没有和众人在一起,向着东北向而去。

    绿如一愣,随后也望了一下空相斗的两人,见两人都没有关心自己,也向东北向追去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