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今天是除夕,祝大家新年快乐!万事如意!初一初二回乡过年,特此请假二日,从初三起恢复正常!见谅!)

    在那一刻,暗黑王只觉自己陷入一个幻境中,自己的全部精神感知到一个命题,“规定即否定!”分不清是哪里感知,就像刻在他的精神中,同时感知还有一个心灵,充满了迷惘,孤独而无助,传染到他,他不觉一愣,几乎脱口而出,当然不是用口说道出,而是精神自动地回应:“这是什么鬼!”

    语音未落,精神体顿时起了一阵狂涛,无穷无尽不可名状的怪象充斥了他的精神,他的精神处于一种超负荷的状态。天魔不愧为精神方面的大师,精神上本能已不是一般生命所能达到,就在这种情况下,本能感到一丝危险,几乎是本能,他斩出一缕分身,带着逻辑攻击而分离出,他的真身脱离而出,心头立刻清醒,他明白过来,吓出一身冷汗,再看那缕分身,完全处于错乱之中,正在痴痴的念叨着:“规定即否定!”在逻辑上居然进入死循环。

    他像见鬼似的,手指弹出一缕青紫**焰,轰的一声,分身还在念叨着,根本不知道躲闪,甚至都没有发现魔焰罩体,好诡异的攻击,没有一丝实体或能量攻击,却会引起自身逻辑混乱,进行自我毁灭。他发现自己小看了这群器修,正待发动太虚魔云罡,其他人的攻击已经临头,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侯得邦的剑,带着白光,好像不引人注意,但他发现,其剑光似乎有古怪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他烧毁了自己一个分身,他怎么玩自焚,刚才明明没有什么,他却分出自己的分身,随后毁灭了自己分身,这其中发生了什么,难道自己都看不见?他不知道是谁发起了攻击,心灵之中虚相空间又一次打开,这九个人他认识,实际上仙盟中逍遥修士不多,虽不常出现,但在大千网中,他早已熟悉,事实上,只要是仙盟治下的公民,都差不多认识这些逍遥修士,毕竟他们是这个世界顶尖的力量,修行人怎么会不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在回想之前动作中,阴阳易邵康引起他的注意,阴阳易是说他在阴阳上修为,阴阳两爻是宇宙间最根本力量的抽象,即对立又统一,是算学中的一大类别逻辑算学,可以具体到任何一个问题中,比如生与死,正与误等,而邵康却是研究算术中逻辑算学闻名,甚至能推算一个人的命运,在器修世界中,天机一类的研究的人并不多,而邵康却是其中一员,听闻他的逻辑攻击很著名,看来,十有八九是他的逻辑攻击。

    莫闲很想了解这一种攻击,这种攻击无形无象,人根本防不住,但看到暗黑王抛弃了他的一个分身,莫闲也为这种攻击的诡异而赞叹,逍遥修士果然利害,攻击出乎人的意料。这时,侯得邦的剑已到暗黑王的头顶。

    暗黑王哼了一声,竖子居然敢欺我!天魔力场猛然张开,飞剑陡然放出万丈光芒,原子间的力场强度是分子间强度十倍以上,何况带着众生的意志,这已不是普通的修行,而是其中有香火之道,有修神的味道,只不过并没有偶像,而是利用众生之力凝成一柄灵宝飞剑,因为侯氏制碱法对民众影响极大,众生自然有感激之情,侯得邦另开道路,借助这种众生的心愿,炼成一柄天碱剑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许怕天魔力场,但他是众生愿力所成,恰恰克制着天魔力场,暗黑王发现飞剑并没有像他想像那样,反而一剑破开力场。暗黑王大吃一惊,心一划,小千世界滚滚而出,飞剑一连破灭了数个小千世界,暗黑王终于架住了这一剑。

    波动天尊薛定一见此,手一指天碱剑,他居然借他人飞剑而行事,侯得邦并没有生气,因为波动天尊已经在心音妙语中向侯得邦解释,而且他并不需要控制权,而仅仅是加上一道法术,剑立刻弥散开,在暗黑王的观察下,陡然在他的面前收敛,又成了一把光芒四射的宝剑,一剑正中暗黑王。

    暗黑王脸上诡异一笑,身体化作一股黑烟,大黑天术笼罩的一千公理范畴下,刹那间一切都失去了感官,飞剑刚刚击中的暗黑王,飞剑也失去感觉,飞剑的感觉就是侯得邦的感觉,侯得邦觉得一切都陷入黑暗中,一个逍遥修士本身已经分神化念,法我如一,居然也着了道,他心念一动,只凭自身的感觉,飞剑如经天长虹,只管往前冲,刹那间,又恢复了感觉,飞剑已冲出了大黑天术的范围,而其他人的攻击相继落空。

    万里之外的莫闲,正在留神观看,他们展示的手段,莫闲已经看不懂,只能自己连猜带蒙,这也有相隔太远的原因,直见万里之内,各种灵宝纵横,万里之内各种能流幻出异相纷呈,已不类人间形象。

    中央一团一千多公里的黑暗区,什么声音图像也没有,一切攻击进入其中,都如泥牛入海般,其中时不时窜出数道火焰或色光之类,其长数千公里,直指向九个人,而九人在万里之内时现时隐,如像九条龙一样,争抢着那颗黑色的巨珠,那是一团黑暗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观看,他不敢靠近,因为空间已以处于高能状态,他只要敢抢入的一瞬间,巨大的能流就会全部压在他身上,因此,他并担心有天魔敢闯入。

    天魔们大部分都出动,在长达数千万公里的防线前殊死奋战,少部分天魔大多数被修士所杀,只有少数漏网,偏偏有几个天魔闯入其中,莫闲一剑出,长达数千公里,大部分天魔被他一剑所斩,就算是精神能量,也在他的剑生世界面前被告同化成能量,而有几只天魔闯入进去,刚要里面,一声惨叫,便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,而九人也打出真火来,居蠡夫人不断射出一支支的光箭,她凌空一抽,一支光箭便出现了弓上,霹雳一声,光箭便离弦而出,直射那虚空中黑洞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