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站了下来,离开那里已有二十里,但巨大的法力波动,还有隔壁冲天的气势,就是在这里,依然感觉到,莫闲不仅心升起一缕对力量的渴望。??●?网w▼

    他随即抛弃了这个想法,修行道行是根本,力量不过是一种外在的表现,他的道心不容动摇,即使有天大的诱惑在眼前,他也义无反顾,认定一个方向而走下去。

    绿如如空仙女一样,落在莫闲的眼前,这里只有他们俩。

    “莫大哥,你有没有想绿如?”

    “想,你姐姐到哪里去了?”莫闲叹了一口气,现在的他,有资格追求绿如,但他的心,还是有一个人的影子,绿猗,那个静的人儿,莫闲有些惭愧,他把那一丝绮念深深埋藏在心,感到自己对不起绿如,他自己都搞不清,自己对绿猗为什么有非份之想。

    “莫大哥,自从见了你,绿如就喜欢上你了。”绿如喃喃地说道,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但我从前是一个杀手,感到配不上你,你和姐姐是不是都加入魔…圣门?”莫闲问道,在说魔门时,语气顿了一下,改口称圣门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当日自郑侯府分开,我和姐姐就离开了郑国……”绿如将她们的经历细细说来,当听到绿猗入宫,莫闲觉得心隐隐一痛,他没有说话,心隐隐有所动摇,要是自己足够强大,那么这一切就不会生。

    他今天是第二次升起了对力量的渴望,第一次被他压了下去,但第二次,却令他道心动摇。

    虽然暂时还看不出什么,但道心一旦动摇,对以后修行有着极大的阻碍,莫闲不过是刚刚踏入道途,在以前还好,但一涉及情爱,莫闲的道心动摇了。

    绿如说完了,莫闲轻轻地说:“苦了你了,你加入圣门,圣门与阎罗殿相抗,报仇的希望大增,好好修行。.?对了,我这边有灵乳,你嘴张开。”

    莫闲取出灵乳,灵乳已被他装入玉瓶,当初灵乳被他分成两份,一份给了谢草儿,其余并没有动,由于绿如是天狐之身,他想了起来,把灵乳灌入绿如的口,灵乳并不多,只是一小口而已。

    绿如灌下灵乳:“莫大哥,你对我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,我替你护法,先炼化灵乳。”莫闲打断了绿如的话。

    绿如依言盘坐下来,灵乳的药力不仅在于自身,还在于它能够吸引周围的元气,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在绿如的头顶生成,无数灵气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绿如坐在地上,右手独尊印,左手触地印,从鼻子喷出两条雾气,雾气越来越长,渐渐缠绕自身,不一会,绿如除了头顶上灵气漩涡外,整个人都沉浸在雾气之。

    雾气之,不断地有各种灰黑色狰狞的影子飞出,化为灰白色烟气,渐渐散去,莫闲不知道绿如修行什么功法,这些影子令他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绿如修行的是魔门**阴阳独尊姹女功,这是一门极其奇怪的功法,功法非一般人所修,其身要守身如玉,但心灵上却是放荡不羁,这是一种矛盾,修练其功,取先天真阴阳,却不能与男人相守,一般存想一个男子是其意人,风华绝代,如人似神。

    这种功法,不仅是一种高水准的媚功,对于男女通杀,也是一门奇功,借助男女的情欲,使生命层次升华。功境十层,功成四层后,人不忍加害,而威力更是惊人,无形之腐化一切,炼就姹女真身,分身无数,已近不死之身,只要对手有一丝不忍,便能借此而重生。

    绿如心有莫闲,一切都在意识,对莫闲千般幻想,她本来对莫闲就极其好感,所以不需要另外构想一个人,心灵寄托在此,但日日夜夜受相思之苦。w●

    故此她一见莫闲,更加妩媚,莫闲只当平常,两人相爱,反而忽略了细节。

    但此功因为身心处于矛盾之,心魔极重,平时一心守定幻相,反而不觉,但一到晋级时,千般魔头,万种邪灵,便现于心底,不战胜它,往往就功行不得进步。

    偏偏绿如得遇莫闲,一口灵乳,都将她心恶藏的魔头化出,洗涤心灵,无形解决了此功一大弊端。

    莫闲所见幻影,实质上都是绿如心的魔头,狰狞可怕,但都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远方天空之,似乎惊雷滚滚,莫闲没有去看,他如果去看,就会现,白猿道人和介子壅身下的山丘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莫闲如果见到,恐怕进一步会追求力量,而不是他目前不时地想到力量不能永恒,唯有智慧永恒。

    两人争斗,早已惊起其他人,其不泛高手,莫闲就现,头顶上飞过几道遁光,看来是想了解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绿如正在功境,莫闲准备好法器,一旦情况不对,他就毫不犹豫的出手。

    远方出现了两人,正往东南方向去,路过这里,这是两个和尚,身着黑色僧衣,远远看到了莫闲,在十几丈外停下脚步,他们眼露出诧异之色,他们现莫闲身边有一个人,但被云雾包裹着,根本看不清。

    两个和尚对望了一眼,莫闲感到一股波纹向绿如探去,他知道这两个和尚运用了神识,心一怒,莫闲明明在绿如身边,还这么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他冷哼了一声,身边光影一乱,悠悠地闪现出蓝光,构筑了一层防线,挡住了神识,任何人对绿如做些什么,他都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两个僧人身子一摇,脸变了,脚下一步踏出,本来他们之间还隔着十几丈,一步之下,出现在两人丈以内,一个和尚阴森地说:“小子,你是谁?你知道你冒犯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莫闲眉头一皱,也冷然面对:“我不管你是谁,我的一位道友有悟,在此打坐,我不允许任何人对她的干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没有打扰到他,只不过看一眼,现在你触怒了我,你跪下来磕几个响头,我就饶过你!”另一个和尚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师弟,不要这样说,好像我们佛家斤斤计较似的。”先前的和尚说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,你们是哪家和尚?”莫闲依然是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他问我们是哪家和尚,告诉不告诉他?”和尚大笑道,“听清楚了,你不问我们是哪家和尚,还可以活命,现在迟了,我们是阎罗王派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阎罗殿的?”莫闲不确定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是阎罗殿的。”和尚哈哈大笑,手一挥,一朵金色莲花向莫闲罩了过来。这两个和尚真的是阎罗殿的,不过他们心情不好,因为刚才与另一队和尚相争,对方人多势重,打不过,只好逃了。

    谁知莫闲正撞在枪口上,两人把怨气自然撒在莫闲身上,他们也没有问莫闲的身份,对他们来说,杀一个人,杀就杀了。

    莫闲阴阴一笑,手上诀印起,在他们脚下,陡然微微的光华一闪,**针出现,莫闲早就将**针埋伏在周围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一个和尚叫到,躲之不及,**针入体,**针一入体,一股阴寒的气息立刻循经而上,而这个和尚却是出金莲花的和尚,金色莲花立刻失去控制,金光一收,化为原形,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和尚,警觉得比较早,当下佛光一闪,正好抵住了**针根针,**针重新炼制过,间加了冥铁,本来要增强杀伤力,却没有想到,带来另一个问题,佛光对冥铁有极强的克制作用,当下立刻现形。

    莫闲却在瞬间拔剑出鞘,剑光一闪,那个了**针的和尚,还没有反应过来,已然身异处。

    莫闲更不说话,剑光一转,人剑一体,沏向另一个和尚。

    和尚刚抵御了**针,手结印,一具金刚虚影刚刚现出,剑光已然临头,他指望金刚的佛光能抵御这一剑,没有想到,佛光如水一样,被剑光分开。

    他在紧接关头,皮肤上泛起金光,金刚不坏之身,这是佛门的一种护身法,坚如金石,炼到深处,就是法器也不能破开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莫闲脸上露出讥笑,这一招在他还是青钢剑时,就能破开,他的秘传砍柴功不是虚谈。

    和尚身泛金光,心总算放下心,但下一刻,他的脸色变了,莫闲的剑如同切菜一样,刺入他的心窝。

    和尚在临死前,口喃喃,他强提精神,施展最后的手段,这是一种诅咒,这已不算佛门手段,而是由恶鬼罗刹的一种手段,用生命为祭,诅咒对方。

    莫闲一剑之下,见和尚饱满的皮肤顿时瘪了下去,整个人变成了干尸,接着又诡异的化为飞灰,莫闲一怔,感到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听到一种声音,一股阴寒如附骨之蛆,顿时从内心诞生,一个罗刹的虚影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不好,了诅咒!莫闲赶紧内视自身,一切如常,莫闲脸色阴沉,虽然诅咒还没有作,但他知道迟早是个隐患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