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知道了诅咒,但究竟了怎样的诅咒,他不知道,他在诅咒的瞬间,瞥见了一个罗刹的身影,应该和罗刹有关。?●★.w▼

    罗刹为恶鬼的意思。《慧琳意义》卷二十五记载:“罗刹,此云恶鬼也。食人血肉,或飞空、或地行,捷疾可畏。”

    男罗刹为黑身、朱、绿眼,女罗刹则如绝美妇人,富有魅人之力,专食人之血肉。

    这倒与和尚以己身献祭,血肉尽枯相关,但在佛教,罗刹誓愿守护佛法及正法行人,往往成为佛教的守护神,而常常参与法会,随佛闻法欢喜奉行。

    究竟了何种诅咒,莫闲把和尚死的前后细想了一通,决定去问问师傅,现在好像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莫闲收拾了一下,将金莲花与相关东西放入乾坤袋,绿如还没有结束,不过身外的白雾明显变得稀薄。

    他听到破空之声,一抬头,白猿道人已入眼帘,莫闲不知介子壅怎么样了,见白猿道人飞了过来,心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驾驭着剑光,度并不快,一眼看见莫闲,眼精光一闪,落了下来:“小子,你还没有逃掉,绿如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莫闲看了一眼白雾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问出了一个问题:“你把介子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介子壅那个家伙,战斗意识还可以,不是我的对手,逃了!”

    莫闲松了一口气,白猿道人顺着莫闲的目光一看,眉头一皱,接着松了下来:“你倒有良心,能与她护法,她怎么这个时候突破了!”

    从袋取出那株树,随手一指,玄阴地煞果脱离了枝头,飘了起来,空随即一朵朵如意形的深黄色火焰生成,莫闲一惊,这是木火,是昧真火的一昧。『≤,

    木火裹着八枚果实,将其渣滓炼尽,变成了八团黑的亮的气团,手一指,投入绿如的头顶。

    绿如修行的阴阳独尊姹女功,本来并不需要凝煞,但凝煞对于绿如来说,可以增加她的战力,凝煞之后,就要凝聚相应的天罡,但基础会更牢。

    八团精纯的煞气投入绿如的身体,只听见八声响,白雾迅波动,出现八个点,白雾迅收敛,一个魔头刚生成,便被白雾一冲,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这种异像,让白猿道人一愣,他有点摸不着头脑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,好像小丫头服用了什么天才地宝,对了,是灵乳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他明白了,眼睛望向莫闲,不过他的眼,没有了先前的冷意,随手将树抛给了莫闲:“这是玄阴地煞树,坚如金石,能过滤一切煞气,使煞气纯净,你还没有凝煞,可以用它炼制一件法器,凝煞时,就是不精纯的煞气,也可以得到精纯的煞气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。”莫闲谢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绿如那丫头心悦你,你能为她取来地乳,算是缘分,可惜,你是遇仙宗的人,也罢,这样也好。”他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绿如一眼,手出现了一个袋子,随手一倒,一条精纯的玄阴煞从袋倾泻而下,既然绿如凝煞,干脆就大方一些。

    莫闲却惊呆了,一整条煞气,他和燕天运他们收取煞气,也只是收取万分之一不足,谁知白猿道人却收取了整条煞气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白猿道人和介子壅大战,余波不仅摧毁了身下一座山峰,而且侵蚀地面,形成一个方圆半里多的深坑,介子壅不敌白猿道人,落荒而逃。ww●

    而一条煞气露出地面,被白猿道人顺手收了起来,虽不是全部,但也有二分之一强,这些煞气足够十个人凝煞使用。

    玄阴煞一现,一股阴寒彻骨,空气甚至飘落雪花,但绿如却将口一张,口喷出一股白气,裹着煞气,吸入体内,面上并没有痛苦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,这应该是她刚吸收了玄阴地煞果的原因,耳听到叭叭的声音,绿如一个接一个的穴位开了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身上十二处穴道开启,每开启一个穴道,她的气息就增强一分,一般修士要凝地煞,往往需要数天时间,主要是冲穴,不能太快,而且很痛苦。

    但绿如却不同,她先服用了灵乳,身体已经脱胎换骨,真正得到人身,形成冰肌玉骨,身体内外,几乎通透。

    接着,又被白猿道人用了八颗玄阴地煞果,身体开了八处穴道,下来更是用煞气贯注,她的身体已经生了质变,煞气冲开了十二处穴位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所修炼的阴阳独尊姹女功,一举突入第四重,虽然在功行上,她只相当于筑基初成,但她的战力,却已与金丹修士能抗衡一段时间,更兼得她身外的阴魔一现,便成了她的化身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一看,摇摇头,十个人用的煞气,只剩下一半,绿如虽用了一半煞气,但都是其纯之又纯的精华部分,余下的煞气,无形品质下降了一成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苦笑不已,看着手的袋子,这条袋子是用一种海的水母所炼,作用只有一个,就是收取煞气,一旦收取一种煞气后,就不能收取另外一种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已经看不上袋残余的煞气,想了想,又随手抛给了莫闲,莫闲在短短时间内,接到两件礼物,他都感到今天是他的幸运日。

    他谢过白猿道人,要是知道真相,不知道他还谢不谢,不过,话又说回来,白猿道人看不上的东西,莫闲不一定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走吧!绿如丫头。”白猿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莫大哥,不要忘了我,有空来圣门找我!”绿如听说要走,满腔不愿意,但也知道不行。

    莫闲答应了,他望着两人远去,心充满了惆怅。

    他望着两人,直到看不见了,脑子不由自主想起绿猗,那个如月的女子,她已深入禁宫之,莫闲有一种冲动,立刻去大安都城去看她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不现实,他向东南走去,这块地方原来属于涯猀,现在恐怕面目全非,他想去看看,金丹级高手,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他来到先前的地方,眼前一幕,令他感到震憾,原来的山不见了,地貌全非,地面一个大洞,径有半里,大坑之,有缕缕煞气在蒸腾。

    见到此景,他深深感到他的力量是多么弱小,他的心,追求力量的心又多了一些筹码,他不知道,自己的道心正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他站了许久,第一次感到迷惘,在此之前,他都没有迷惘过。

    他走了,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,走了很久,他终于追上了燕天运等人,燕天运等人也在等着他,见他来到,便说:“我们还是走吧,虽然差一种玄阴煞,我们收集了多种煞气。大多数地煞法器都没有问题,何况我们还得到二颗玄阴地煞果,比玄阴煞更好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有两颗玄阴地煞果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四颗,二颗给华阳宗的凌余行了。”燕天运说。

    凌余行本来以为可以得到十二颗果子,没有想到,被白猿道人横插一杠,只得到四颗,为这四颗玄阴地煞果,和燕天运他们商量了半天,终于在付出足够的灵玉情况下,拿下了二颗,本来,他准备拿下四颗,但燕天运他们拒绝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回到了遇仙宗,莫闲的诅咒第一次作,这次作,使他认识到他所的诅咒是罗刹索命咒。

    莫闲的所诅咒在一次莫闲遇刺,莫闲杀了一个修士,莫闲隐隐感到自己好像掉入一个陷阱之,他想不出是谁要他死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有人要他的命,他杀了那名修士,这是一位散修,功行是炼气高层,战斗力却很强劲,但并不是莫闲的对手。

    莫闲一剑刺入他的胸膛时,在那一瞬间,莫闲身上出现一个血影,正是罗刹的相貌,莫闲还没有弄明白,心一突,接着全身血肉像被抽掉一样,眼前一遍血红,他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,阴符剑一横,就要自刎。

    幸亏他意志坚定,才没有自刎,但随后又产生一个疯狂的念头,想向同伴下手,他也强忍住了。

    他事后见手臂出现一个刺青,那是一幅罗刹图,图罗刹似乎看着他,阴阴的笑着,他现在知道了,他所的是罗刹索命咒,所罗刹索命咒的人,手臂之上,会出现一个罗刹影子的刺青,而且,每作一次,刺青加重一分,下一次作时,更加凶猛。

    另外,在夜晚的梦,罗刹围杀,躲无可躲,咒者,往往抗不住,结果不是疯,就是自杀。

    回到遇仙宗,莫闲第一时间到师傅那里报到,把自己了诅咒的事一说,潜虚子脸色慎重,看了他臂膀上的刺青,想了好一会,先传了莫闲一篇经,《太上清净咒》,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这仅是权宜之计,此诅咒对方用生命献祭,歹毒异常,几乎无解,除非你能深入梦境之,将罗刹斩杀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