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深入梦境之?”莫闲问道。ww●

    “不错,可是你的功行不足深入梦境之,你修行黄庭之道,现在不过是观照境的开窍,最起码要到内景阶段,才能元神深入梦境,现在唯一方法,只好经常念诵太上清静咒,以自身意志硬抗,记住,魔由心生,平时尽量少见血,罗刹恶鬼,杀机一动,鲜血一流,本性就显露。”潜虚子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谢过师傅,他出了门,潜虚子看着他的背影,陷入沉思之,他看得出,莫闲内心不稳,究竟生了什么事,大到动摇他的道心。

    莫闲出了门,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,既然罗刹索命咒由阎罗殿流出,那么就到阎罗殿去找一下它的根底,说不定会找到相关解法。

    莫闲在遇仙宗几日,他在做相关的准备,阎罗殿对他来说,完全不亚于龙潭虎穴,他将自己身上乌托人炼成丹药,他对炼丹很感兴趣,可是他一直没有时间学习。

    炼丹之术,完全不同于普通的炼药术,已是夺天地造化的功夫,丹药品级越高,越与药草相差越大,草药和天才地宝的自身作用越有限,而其摄取的天地灵信却成了主要的,甚至矿物金汞之类,也能作为承丹的载体。

    莫闲的乌品质较高,找了炼丹师水平也较好,丹药五五分成,莫闲只得到五成,怪不得炼丹师是一个暴富的行业。

    炼好了宝乌丹,这是一种低级丹药,能迅补充气血,增强体力,对内伤也有一定了疗效,另外又买了两瓶刀伤丹,这是一种外用丹药,一瓶百毒化解丹。

    在法器方面,他用阴风髓修补了阴珠,阴珠又能使用,不过并没有完全好,此阴魂少了一半,而鬼灵只剩下十二头。

    他的玄阴聚兽幡却在上次阴风岭,是唯一得益的法器,涯猀已经炼化,现在幡一展,涯猀的影子跃然在幡上,似乎随时冲出来。.?

    那颗碧绿的珠子,还在他的乾坤袋,暂时没有动,**针只能算是暗器,不过其含有冥铁等,用来阴人倒不错,不过害怕佛光等。

    那条缚龙索自炼成起,一直盘在他的左臂,这件法器莫闲最为满意,没有丝毫阴邪,一旦出手,淡红光华一闪,对手就被捆翻在地,而且,内含雷电之精,被捆之物,全身麻痹。

    最后,便是阴符剑,莫闲一直没有放松对它的洗炼与沟通,剑越来越有灵性,甚至可以做到有敌意的人来到身边,剑能自鸣报警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他悄悄离开了宗门。

    他转折回郑国,因为他熟悉郑国的阎罗殿,在洛山深处,有阎罗殿的分部,一路上,他虽背着阴符剑,但阴符剑一次也没有出鞘,他有意地在压抑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夜里,多次被恶梦惊醒,甚至他在梦,已学会念太上清净咒,他是依睡功入睡,刚进入功境,往往就会被噩梦惊扰,梦醒之后,他总想杀人,情况越来越严重,不过尚能控制,最起码,自从上次之后,在白日没有作过。

    他不服气,养成了在天天晚上睡觉的习惯,自从他修行以后,他经常以打座代替休息,但自从了诅咒,他没有一天睡得好过,他偏偏睡觉,他现,自己的意志越来越坚定,所以他没有疯,也没有失常。

    他一路走来,口念着太上清净咒:大道无形,生育天地;大道无情,运行日月;大道无名,长养万物;吾不知其名,强名曰道。夫道者:有清有浊,有动有静;天清地浊,天动地静;男清女浊,男动女静;降本流末而生万物。清者,浊之源,动者,静之基;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…

    经咒莫闲不断的念着,都形成了无意识,经一行行现在他的神魂,冥冥之,似乎不断的有力量从虚空融入,镇压着诅咒。?.w?

    莫闲这样一步步的走着,他不是没有想过利用神通法术,但神通法术的话,他的经咒就会打断,莫闲现,太上清净咒是有作用,也许不能根除诅咒,但却能延缓诅咒。

    非止一日,他来到洛山,看着熟悉的山峰,他的眼露出一丝温柔,这里给他太多的痛苦记忆,又给难得的温馨记忆,特别是他跌入鹰嘴崖后,被绿猗姐妹所救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转身向鹰嘴崖走去,他想看看自己的住处是否还在。

    一路山路陡峭,莫闲上了鹰嘴崖,远远地看见,他的草屋依然在,但荒芜人烟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来到草屋前,草屋已然破损,荒草长满了山坡,没有半点人声。

    他推开了草屋的门,吱呀一声,一群不知名的野鸟扑愣愣的从破损的屋顶飞出,门开了,一股霉败的气息扑面而来,旧日不可留,莫闲站在门口,长叹一声,转身走向悬崖。

    他上次是被人打落悬崖,当他醒来时,看见了绿猗姐妹,听她们说,自己是掉落河,自己也就相信了,现在想想,那根本不可能,肯定是她们出手救了自己,她们俩是山精灵,自然有方法救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步迈出,人已经身处虚空,他现在是修士,身在空,并没有下坠,他看了一眼,深渊并看不到底,悬崖上有几处突起,上面长着小树,云雾从下面升起。

    莫闲身子缓缓下降,不断有云雾从他身边经过,如果有人看见,只当他是神仙。

    过了一层云雾,莫闲看到了地面,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地面已经人去楼空,一座小楼现在眼前,还有几幢房屋,但均已损坏,明显看得出刀剑的痕迹。

    所谓胡家村,只是绿猗的托辞,此处很隐蔽,恐怕也布置了阵法,残垣断壁旁,一条小溪流过,根本不是大河滔滔,小溪流水,浅得惊人,人从高处落下,根本不可能生还。

    莫闲抬头看看天,当日所见,完全不同,不用说,是一种幻术,变化了当地的地貌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熟悉的小楼,当日他就在此处养伤,他还没有修行,看不出破绽,他抬步进楼,楼早已狼籍,梳妆台上,打破的铜镜早已锈迹斑斑,但在窗台上,一盘佛焰兰居然没死,窗子早已不见,佛焰兰大概是窗外刮风下雨,有些雨水,才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但佛焰兰却已经很瘦弱,甚至有些叶片黄,莫闲看着佛焰兰,仿佛见到当日,绿纸红纱,一派旖旎的风光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把佛焰兰取在手,走出门外,栽入下去,又用御物之术,引来溪水灌溉,他这样做,仅仅是一种怀念,生命一段美好逝去,举眼之间,只有佛焰兰还在顽强地活着,旧日伊人,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莫闲站在旧日村,那些老人,还有小孩的笑声还在耳边,但转眼间,村已成废墟,他知道,那些小孩和老人,肯定是山的老狐。

    但他们和乐融融,却遭此劫难,天道悠远,莫闲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正在他沉迷于往事时,却听到脚步,他现在耳朵是何其灵,开了耳窍,虽然远没有达到佛家的天耳通的成就,但要比武林高手的专门练习的耳朵还要强上一大截。

    来的是人,好像相互提防,从脚步听出,他们身怀武功,在洛山之,出现了人,身具武功,还在提防着他人,这种情况,莫闲太熟悉了,阎罗殿杀手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莫闲身体微微一动,他这一动有奥秘,身体虽在当地,却将一切收敛,甚至人如果不留意,都将他给忽略。

    个人走近了,虽然都有武功,但还是没有现站在那里的莫闲。

    “机灵鬼,你约我们来到此处,有什么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一个不相信另一个,无影鬼,你知道当初爆裂鬼为什么会叛出阎罗殿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,难到你就没有想过叛出阎罗殿,我看你不敢吧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是不敢,组织有规矩,做满二十年,可以光荣的退出阎罗殿,然而,你看到过一个人退出阎罗殿,除了莫闲成功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成功脱身,你在说笑么,到现在为止,组织的追杀令都没有撤消,他不过是暂时摆脱而已。你难道知道莫闲的秘密?”

    “我是无意得到的,莫闲不是叛出阎罗殿,而是阎罗殿利用他刺杀百里明,虽然没有成功,但那是智通老和尚出手,莫闲却成功逃离,而阎罗殿却趁机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莫闲擅于保存自己,多次刺杀失败,他却神奇地脱身而出,他是第一个有希望符合组织光荣退出的人,故此,组织上下了毒手,派你的前任和另二位高手出手,想杀了莫闲,莫闲却成功逃脱,所以说,与其寄希望于组织,不如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说话,机灵鬼又抛出一个消息:“你们知道莫闲是怎样脱身?”

    不等两人回答,他洋洋得意地说:“因为莫闲得到了一门仙家传承,而这个传承却在莫闲两处藏身之地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