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藏书地方,虽然隐秘,但莫闲相信,就凭阎罗殿的杀手,瞒不住他们,他给书起了一个名字《鬼神策》,这是他恶趣味作,书法术都是成品,书符万遍,诵咒万遍之类,当然有些难度较大的法术,还有些存想之类。?★★●网.?

    他是结合《牟尼盘经》,还有一些道家小术,佛家祈祷类法术,编成了这本书,还特地把书弄得破破烂烂,书有耳报神之类的探听类法术,也有驱使鬼灵为己所用的法术,更有隐形类法术,不过此类法术只能隐瞒凡人,对于修士根本没有用,甚至有鬼灵护体类法术,他还不放心,专门为他们准备一些符,这些符有刀兵符,有定身符,当然只对凡人有效,有隐身符,大力符,还有佛光符之类。

    这些符都是低级符,甚至可用内力激,大多数来自他的战利品,为了搞乱阎罗殿,莫闲可谓什么花招都使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地结束后,他又来到了洛邑城外,他当初买的房子,也是关门上锁,封条贴在上面,甚至连封条都已腐烂。

    莫闲在房梁上依然留下了《鬼神策》,也留下一个盒子,里面照例是一些符,甚至放了一把小刀,这是一件符器,刀面之上,用朱砂勾勒了符,在一定程度上,能够充作法器使用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此后的事情,莫闲就任事态的展,他只是引导,莫闲没有料到,几十年后,《鬼神策》流传江湖之,并且展壮大,以至江湖人都知道了这本奇书。

    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《鬼神策》只不过是莫闲为了给阎罗殿杀手一个希望而临时编撰的,根本属于旁门左道。

    莫闲来到阳城,他的目标是广济寺,对于广济寺,他并不了解,他没有莽撞的上门,而是先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广济寺在明面上,属于净土宗的寺院,净土宗是佛门神道色彩最重的一门,因专修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净土的念佛法门,故名。★???.?该法门以信愿念佛为正行,净业福、五戒十善为辅助资粮。净土信仰是佛教的基本信仰,大乘各宗多以净土为归。

    所以,大乘各宗的口头禅是:阿弥陀佛,而不是南无释迦牟尼佛,小乘则不在其列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这样一座净土寺院,居然是阎罗殿的暗佛寺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半夜,莫闲召出鬼灵,他换了一个鬼灵,自身与之共享感觉,一阵阴风,鬼灵出现在佛寺。

    刚到了佛寺,按理来说,和尚们已经睡觉,然而,佛光一闪,常人看不清,但莫闲却清清楚楚看到佛光从一间禅房亮起,直向鬼灵卷来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形势不妙,一阵阴风,直接离开,听到木鱼声声,他感觉到鬼灵身子一坠,鬼灵无形无色,散则为阴气,现在却不听从他的控制,那木鱼声,似乎有一种奇怪的韵律,让鬼灵又一次聚拢,而且,在黑夜,一个虚影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鬼灵脚一沾地,身子便往下钻,好像地面似水一样,显然,对方并没有防备,让鬼灵钻入地下。

    木鱼又是一声重击,佛光聚拢,地面像琉璃一样,变得通明,一条黑影正飞快地向外逃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既然来了,就不要急着走!”随着佛号声,一个大和尚出现在院。

    莫闲就在不远处,迅收回了感官,下了一道命令,让鬼灵自己脱身,看来,不主动露面是不成了。

    莫闲一步突然出现在佛寺外,佛寺的大和尚正在指挥佛光,眼看就追上鬼灵,猛然一顿,似乎他的目光透过了墙壁,盯住莫闲。??▲?ww★

    “原来是施主,施主夜放鬼灵,想夜探佛寺,不知是何缘故?”大和尚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广济寺和尚佛法高深,想开个玩笑,大和尚是哪位师傅?”莫闲脸不红心不跳地说,鬼灵趁机一闪不见踪影,回到了阴珠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觉远。”觉远没有揭穿莫闲,隔着墙说道。

    “久仰大师的威名,没有事了,我走了。”莫闲说着想走,开玩笑,两个人看起来好像是误会,但双方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场误会,何况隔着一堵院墙,怎么看也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不如在本寺暂住。”觉远口客气,但手一点也不客气,手木鱼“梆”的一声,莫闲只觉得周围佛光大盛。

    莫闲一声冷笑:“本人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剑出鞘,在黑夜像打了一个亮闪,顺纹理,一剑破开佛光,脚下一闪,便要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你走得了吗?”觉远也是一声冷笑,口喝道:“掌佛国!”

    人已出现在院墙外,好像院墙就是虛影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一脚迈出,只觉身外一花,周围是崇山峻岭,在西方的山巅,在一座佛寺,放射着万千毫光,他心一冷,知道落入觉远的掌佛国之,心有点奇怪,看觉远根本没有证得罗汉,居然炼成了掌佛国。

    他正在四顾,一个人影出现了,正是觉远:“你不是能跑吗?”

    陡然他的脸变了:“你身上了本门的诅咒,你杀害了本门弟子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掌佛国,主人根本不需要进来,但他却进来了,莫闲正在为落入掌佛国犯愁,见到此,心一动,感觉不对劲,笑道:“我是谁?你问我是谁,我倒要问你,你不是净土宗的和尚,怎么阎罗殿的人是你的同门?”

    莫闲可以确定,觉远是阎罗殿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身罗刹索命咒,迟早都会成为罗刹的营养,我知道了,你是来找解咒的方法,可惜此咒以生命为祭,根本没有方法可解,还不跪下忏悔,以图罗刹能放你去投胎!哈哈,你到底是谁?”觉远见莫闲落入他的掌佛国,又身诅咒,觉得他死定了,不过他问他的姓名,只是想了解一下,到底谁死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莫闲在这个时刻,倒平静下来,他知道越是危险,他得保持冷静,他冷冷地说:“莫闲,记住,莫闲取了你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刺剑式现,剑光如练,直袭而去,明明度极快,但人却看得清清楚楚,这种快与慢的关系,让人看了心烦闷。

    莫闲虽然感觉不对,但他也知道,杀了觉远,也许掌佛国自动就崩解了,所以他全力一剑,想杀掉觉远。

    他在此之前,报上姓名,他知道自己的姓名在阎罗殿肯定流传,不过不是好名声,而是叛徒,他要的就是当他听到自己名字时,一刹那的分神,加之猿公剑法,他有把握杀掉觉远。

    一剑之下,觉远果然一愣,剑已上身,随着一声惨叫,他的身体陡然化作黑烟,久久的不能凝聚,原来,他也是鬼灵替身。

    莫闲心灵光一闪,就在这个时候,诅咒又一次作了,他大叫一声,眼睛血红,人好像失去了理智,手剑疯狂地乱砍。

    觉远幽幽叹了一口气:“孽畜,还不皈依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他现莫闲诅咒作,身体已被罗刹主宰,心大喜,明白又收了一头罗刹鬼,他的掌佛国开始褪变,无数恶鬼开始出现,哪里是掌佛国,只不过依据掌佛国之理,利用恶鬼的怨气,成就一方鬼国,倒与莫闲的阴珠类似,不过,他其可以困人。

    他见莫闲御使鬼灵,本来想抓住鬼灵,但被莫闲救走,后见莫闲身诅咒,心一喜,他知道,身罗刹索命咒,最终下场都很惨,甚至连自己的灵魂都保不住,要么自杀,身后灵魂为罗刹所吞,要么疯狂的杀人,自己便化身罗刹。

    他有把握,在他的鬼国之,让莫闲化身罗刹,他就可以收伏罗刹,给他的鬼国增加战力。

    他打的如意算盘,却没有想到,莫闲心念诵太上清净咒,诅咒刚一作,立刻惊醒,太上清净咒便在心头流淌,将心杀意硬给镇压下去,不过,他在外面表现,却与一个了咒作的人表现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一时间,就是觉远也给惑住,佛国一瞬间变成了鬼域,莫闲恍然大悟,不怪他一直感到不对劲,掌佛国应该是佛光普照,任何鬼魅一进入其,都会给佛光洗涤,转化为圣魂一样,但觉远明明以鬼灵成就分身,却一点事也没有,而且,阴气逼人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什么掌佛国,而是类似自己的阴珠一类的东西,这个和尚居然炼有鬼道空间法器,甚至是法宝,明白了,是鬼道空间,那么就破了这件法器。

    莫闲一边疯狂地挥舞着宝剑,一边在偷偷观察其纹理,看似无规则的乱砍乱劈之间,实质上根本没有乱劈。

    陡然之间,一剑光华大盛,剑以一种玄妙的轨迹运动,轰的一声响亮,空间出现一个裂口,莫闲一步就踏出,身体一晃就出了这个空间。

    在觉远的手上,陡然间,一道剑气从掌出现,觉远大叫一声,手掌上一道血口,莫闲已经出现在外面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