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一出现在外面,也不客气,一道剑光直射觉远。

    觉远没有料到莫闲会突破他的鬼国,一时手脚大乱,蹬蹬的连着向后退去,后背快靠着院墙,手滴着血,用力一敲木鱼,梆的一声,莫闲顿感空气一滞。

    再看觉远,已经到了墙后,好像墙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一剑落空,面前已是院墙,他可没有觉远那种视墙为无物的本领,心也好奇,墙对他来说,一剑就可以摧毁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这么干,摧毁墙容易,时间上难免会迟上一些,这个时间,足够对方反击,对方的功行在其上。

    何况,莫闲的诅咒还在作之,虽然暂时给他压了下去,但要分心镇压它,时间不能持久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莫闲一愣的时间,一件佛宝诸天鉴已打到,鉴上五方佛坐镇,这五方佛是由高僧的舍利所化,伴随着阵阵梵音,天花乱坠的异象,当时就将四周封锁,间一道鉴光,冲着莫闲就照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浑身好像比捆住一样,他一声暴喝,身体陡然化入剑光之,掉转头,向外急冲。

    五方佛各执手印,齐齐的向莫闲的后心印出,莫闲的剑光虽能坚固,但五方佛何等威力,正莫闲的后心。

    幸亏莫闲的剑光护体,将大部分力道泄去,莫闲还是眼前一黑,心口甜,一步之下,缩地成寸,人已经在半里之外。

    此时,轰的一声爆响,莫闲来不及向身后看,脚下又一步,消失在街头。

    那堵墙轰然倒地,虽然觉远以虚实转换来变换墙体,但佛宝威力巨大,不是他所控制,他脸色刹白,几乎站不住。

    他长吁了一口气,想不到莫闲这么难缠,明明自己的功行在他之上,最后还是运用佛宝,才将此人驱走,他是阎罗殿的大敌。

    莫闲一路狂奔,强忍着恶心,对抗着诅咒,诅咒这次作,他是动了杀机,谁知杀机一动,诅咒立刻作,这么说来,杀机轻易动不得。.★

    好不容易,诅咒作过去了,臂膀之上,刺青罗刹眼睛又一次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闲这才松了一口气,他这一放松,身上的伤势立刻作,他眼前一黑,还没有来得及取出丹药,人已经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朦胧感到口渴,不自觉地呻吟出来:“水…水!”

    有人扶起他,一碗水放在他的唇边,他不太清醒,喝了两口水,睁开迷惘的眼睛,先映入眼帘的是光光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一惊,本能地一缩。

    “施主,不用动,老衲没有恶意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过来,莫闲这才看清楚,自己躺在床上,喂自己水的,是一个小沙弥,而苍老的声音却是一位老和尚,身上僧衣打着补丁,笑眯眯地看着自己,再望望周围,一切显得简陋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自己被和尚救了,有点哭笑不得,自己是被和尚打伤,又被和尚救了,难道自己这么有和尚缘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师救了我,莫闲多谢了。”莫闲在床上想起身,小沙弥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救人一命,胜造级浮屠。施主身罗刹索命咒,是怎么一回事?”老和尚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惊了起来,他表面上不动声色,但在内心却已在提防:“请问大师法号?”

    老和尚眼精光一闪,看出莫闲一瞬间身体微微一僵,笑道:“老衲德林,添为半山寺的住持,半山寺是一座小寺,为禅家寺院,当然,属于禅净双修,你放心,你身罗刹索命咒,此诅咒为我佛家所忌,应该是阎罗殿所下手。”

    德林禅师看了出来,为了使莫闲放心,故意说这么多话,把情况说清楚,德林禅师年老成精,当然看得出莫闲的提防。▲w?

    莫闲心稍稍放心,他不会因为德林的话就完全放下戒心,他不做杀手很久了,但杀手的习惯还保留着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:“大师,我是遇仙宗的弟子,在日前遇到阎罗殿的人,向我出手,结果为我所杀,但他在临死,用生命为祭,给我下了诅咒,师傅教我用太上清净咒,压住诅咒,在昨晚我又遇到一个阎罗殿的人,在战斗,诅咒作,我落荒而逃,却为大师所救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的基本是事实,不过,他没有说广济寺的事情,莫闲还是有戒心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道家太上清静咒是对诅咒有压制作用,不过并不是专门针对诅咒。”德林笑了。

    莫闲心一动,问道:“佛家有什么方法,可以根除此咒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有什么咒语有这么大的作用?”德林笑着说,“唯有真实认识到佛理,做到明心见性,诅咒自然就会不解而解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到?”

    “人都有执念,执着于实有,不知真空的妙有,以虚幻为真实,我且问你,汝身归你否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当然归我,禅师不要诳我。”莫闲笑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身体归你,那么你身诅咒,诅咒归不归你?”

    “诅咒当然不归我!”

    “既然诅咒不归你,怎么会对你产生影响?”

    “那么说,诅咒应该归我了?”

    “诅咒既然归你,你应该能控制它,你能控制它吗?”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给绕住,诅咒归谁?它又在自己身体,说归自己也不错,但又不受自己控制,说不归自己也不错,到底为什么?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彻底乱了,德林并没有催他,而是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他,莫闲思考了很久,开口说道:“那么,我的身体不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为四大假合,因缘生而聚,诅咒也不过是因缘,所以观身是空,身有百般变化,与己性何关!”德林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陷入沉思,德林笑了:“其理人可思,之实不需思索,当即省悟,方见其妙无穷。”

    莫闲苦笑说:“道理上我也能明白,但实际上,我根本做不到,身与心俱悟,实在太难。”

    德林笑着说:“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能不着急,我诅咒在身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赶时间,我不赶时间,想想看,人都不由自主想到未来,可是只活在当下。”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:“禅师,你也许能做到,但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有只眼睛,四张嘴,我不是与你一样,都是两只手,一个嘴巴一个鼻子,你也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莫闲被德林的话逗乐了,不仅放松下来,觉得这个老和尚很纯真,旁边小沙弥合什说:“师傅,到了念经时间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听说,觉得不好意思,便说:“禅师,不好意思,耽误了你们念经修行时间,不要因为我,你们生活被打乱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有此念此心,正上符合佛理,佛在生活,不要以为高深。”德林眼前一亮,意味深长地说到。

    莫闲一笑,转换了话题:“小师傅,你们念什么经?”他对小沙弥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念心经,念金刚经,还念愣严经等,心经最短,施主你了诅咒,心生恐怖,可以念念心经。”小沙弥给出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心经,它讲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心经是观自在菩萨,也就是通常人们据说的观音菩萨深入定的一部经典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心经吗?能给我看看吗?”莫闲心一动,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这本经书就给你,我们多得很,这经是我抄的。”小沙弥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接过经书,见上面写着:般若波罗蜜多心经,字很工整,像刀削的一样,莫闲在书法上没有造诣,但他看得出,字虽嫌稚嫩,但肯定是用心抄的。

    他翻开了书,书上写着: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……

    经并不长,好在莫闲前一阶段和道宣他们在一起,对佛教的专用术语听得多了,经出现的名词,如般若波罗蜜多等,并不能难倒莫闲。

    当莫闲看到“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磐”时,他心恍然,自己在梦为罗刹所困,不正是颠倒梦想,自己以太上清净咒镇压颠倒梦想,却不知道,堵不如疏,如果自己做到心无挂碍,就无恐怖事,则可远离颠倒梦想。

    莫闲默默地背诵着《心经》,把其道理深入到内心,他也知道,光会背诵心经不行,要真真切切领悟其真意,才有可能驱逐梦的罗刹。

    罗刹索命咒是怎样作用于自身的,莫闲现在还不清楚,他隐隐觉得要从根本上断绝诅咒,不是光凭咒语之类,也不是以一种方法,而是从根源上入手,解除一切诅咒,正如心经所说,度一切苦厄。

    他进入梦,罗刹又开始出现,莫闲心流淌着心经的经,他敏锐的现,罗刹一现,好像有诸多念头,在它的侵蚀下,一个个罗刹恶鬼开始形成,在以往,莫闲以太上清净咒直接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他都视若不见,好像一切都是假的,思想自然清静,一个个罗刹恶鬼开始变淡,他还是视若不见,不一会,只剩下孤零零的罗刹一个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