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难得睡一个好觉,他一翻身,以蛰龙法入睡。w■

    他的臂膀之上那个刺青,却黯淡了一点,这是他次如此,一切都悄悄的生,莫闲在睡梦,并没有现这一点。

    等他醒来后,他觉精神特别好,也难怪,近来他睡眠都不好,幸亏他是一名修士,要是凡人,早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下了床,他的伤势也好了几分,这还是他没有运用丹药的情况下,他取出丹药,吞下一颗。

    一股热力迅由丹田起,冲到伤处,伤处被热流熨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莫闲出了房门,这是一间客房,位于东厢,房子不大,也很简陋,院子里几杆修竹,二株古树,另外就是菜田了,这里在后殿之后。

    半山寺并不大,背靠着一座小山,是在半山腰上一处小寺,此时午课已结束,莫闲看见德林禅师带着弟子们在种菜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了!”德林禅师一身灰色粗布短褂,肩上搭着一条汗巾,揩了一把汗,面色慈祥的说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是住持,居然下地劳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手有脚,当然应该劳作,禅宗讲究,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,再说,劳作一下,也能活泛身体,施主,你多虑了。”德林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世间修行人都向大师一样,就没有门派之别,也无纷争了。”莫闲长叹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还是本分点好,修行之人,更应该如此,平常心是道,往往修行的人,忘记了这一点,纷争之事由此产生,失去了修行的本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之言,真是金玉良言,如果世人均如此,天下将变成佛国净土。.w★”

    “佛国净土,只在人的心,一念善,地狱成天堂,一念恶,天堂翻成地狱,施主能睡个好觉,不正印证了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莫闲心一怔,旋即明白,叹道:“大师这才是真的修行人,佛法无边,我以前不相信,今日见大师不展神通,不施法术,却能化解诅咒,我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诅咒我并不能化解,唯有你能化解,不要将老僧说得了不起,老僧也是茫茫众生的一员。”德林说道,隐隐有指点之意。

    莫闲恍然,但心还是有疑问:“大师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佛法是什么?”德林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僵住,他真的没有想这个问题,好像不言而喻,但当德林问出这个问题,却现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佛法,一切事物的生灭,决定于因缘,离开因缘,别无宇宙万有。宇宙间的自然,社会,个人身心的生灭,都是待缘而生、待缘而灭的。因缘生灭是构成一切法生灭的基本元素,一句话,佛法者,宇宙万有生灭的现象和规律,所以说佛法无边,而不是佛的法力神通广大,神通广大不过是其一方面而已,说白了,不过洞察生灭是因缘假合。”德林的一番话,完全不同于莫闲以前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种说法和莫闲在《道德经》所领悟的差不多,但还是有区别,道是宇宙的本原,它生成了宇宙,但它又无所不在,甚至《庄子》说:道在屎溺。

    佛法以因缘为切入点,更注重自身,区别佛与众生的,就看他是否能懂得和掌握以缘生缘灭的原则来观察问题和处理问题。如果能达到这点,就是佛,反之,就是众生。

    因此,佛法不是求人,而是求自己。佛法是心地法门,唯有心能转业。佛法不从外求,佛法从内心求——自心性求,有求必应。?佛法称为内学,其原理就是《华严经》说的:一切法唯心所现、唯识所变。

    佛法从自身出,视世间为虚幻,都是不真实的,一切不过是业力流转,从而囊括宇宙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道却不同,它的基础是大道,一切由道生,道是非人格化的,宇宙由道生,而道又蕴藏在宇宙万物之,故道家所追求,与道合真。

    所以说,道与佛根本不同,但随着道佛的合流,道教逐渐吸收了佛教一些观点,追溯而去,从虚无到真空妙有,而佛家也在吸收道家一些想法,佛教之,唯有小乘是最基本的,大乘多少都展了佛法。

    密宗更是吸收外道,多讲真言和手印,故此又称为真言宗和金刚乘,而不少佛家宗派,认为它是外道。

    莫闲对道家理论可谓遍览群书,在藏经楼的一段时间,渐渐形成了他的观点,相对来说,对佛家的东西就明显不足。

    今日听德林禅师这一说,恍然有悟,身既是假合,心也应该是假合,如果身心俱空,那么诅咒会是什么?

    它不过是阎罗殿的人临死前的一点执念,借助于假合身心,而挥的一点作用,你不在乎它,它并不能把你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明白是明白,真正做到,一切都很难,人的身心并不是你所控制,人有多少颠倒梦想,人都不能掌控,凭莫闲的修为,根本不能做到,难怪师傅说,自己最起码要到内景层次,待周身神现,形成内景才成。

    莫闲开始不知道师傅为什么这么说,现在明白了,修行是对身心进一步的掌握,周身神现后,自己对身体脏器的功能进一步掌握,比如心神丹元现后,可以做到对心脏的如意控制,要停则停,要快就快,而要内景层次,不仅是对身体掌握,更是对心灵的掌握,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,才可能进入梦,将罗刹斩杀。

    “禅师,这一切在理上,我全都明白了,可是我在内心深处,还是有些不能相信,这一点,却防碍了我,人执着身心为我所有,想到越这一观点,却是万难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人心顽固,明知是假,却要认假为真,福山,你来说说你的故事?”德林禅师回过头,对一个年和尚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傅!”福山合什说道。

    福山谈起了他多年前的一件往事:

    当时,还是小和尚的福山学会了入定,可是每当入定不久,就感到有只大蜘蛛钻出来捣乱。没办法,他只得向师傅请教。

    福山说:“师父,我每次一入定,就有大蜘蛛出来捣乱,赶也赶不走它。”

    德林笑着说:“那下次入定时,你就拿这支笔在手里,如果大蜘蛛再出来捣乱,你就在它的肚皮上画个圈,看看是哪路妖怪。”

    德林手一翻,手上出现了一支笔,闪耀着佛光。

    听了德林禅师的话,福山大喜,抢过了那支笔,说也奇怪,笔上佛光一到他手,立刻收敛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福山怀疑看着,德林笑了:“这是一支有佛力的笔,现在它佛光收敛,等到它挥作用时,佛光才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入定时,大蜘蛛果然又出现了。福山见状,毫不客气,拿起笔来就在蜘蛛的肚皮上画了个圈圈作为标志。

    他看见佛光一闪,谁知刚一画好,大蜘蛛就销声匿迹了。没有了大蜘蛛,福山就可以安然入定,再无困扰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小和尚出定后,一看才现,原来画在大蜘蛛肚皮上的那个圈记,就赫然在自己的肚脐眼周围。

    这时,福山才悟到,入定时的那个破坏分子大蜘蛛,不是来自外界,而是源于自身思想上的心猿意马。而那支所谓的佛笔,不过是德林禅师使用了幻术,本身就是一支普通的笔,而他在定所见的佛光,不过是他内心的幻觉。

    福山说完了这件事,莫闲明白了,他心升起感动,他们为了自己,可谓随时点化自己,这才是佛门高僧的样子,修佛之人,利益众生,而不像有些和尚,名义上为了众生,却行恶魔之事。

    他再次谢谢,说:“禅师,还有福山师傅,为了救一个外人,你们却用心如斯,真不愧佛门人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不必客气,你身诅咒,又负了伤,尽管在这里住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住下,却不能光吃饭,明天起,我也要干活,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!”莫闲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伤还没有好。”福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身上伤并不打紧,活动一下,更能活泛血脉,有利于健康。”莫闲脸带微笑,说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,莫闲果然在菜田里翻土,他仿佛又回到天随山那段砍柴的日子,他全神贯注,仿佛是个老农一样,看着他全神贯注的样子,德林脸上露出了笑容,暗自点头,禅宗讲究在生活悟道,做事就是做事,所谓饥来吃饭,渴来喝水,一切都在全神贯注上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转眼之间,已经半月有余,在这期间,莫闲生活很普通,而他的诅咒也一次没有作,他对《心经》更加熟悉,渐渐悟到一些精髓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梦,虽有罗刹,但已对他没有什么影响,他也借机开了天门一窍,天门一开,清炁涌入,他的功行进一步上涨。

    他正在地里锄草,忽然锄头一下子崩在砖头,他伸手从地里拿出砖头,随手一甩,“啪”的一声,砖头正好打在竹子上,他一下子怔住了,脑子轰的一声,犹如醍醐灌顶,他悟了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