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正在锄草,随手一块碎砖,正打在竹子上,出一声清脆的声响,但在莫闲耳,如惊雷一般,在这一时刻,他的理智彻底隐退,身体和心灵一瞬间明白了什么,但无法用语言来描述,懂了就是懂了,这种懂,不是口上说的,而是身心的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懂。w?

    用语言来说,已不是所悟,但还是用语言尽量的描述一下,莫闲究竟悟到了什么?

    砖头击竹的一声响,莫闲一下子觉得多日苦思冥想,多么可笑,道理明明就是这样,身心一体,如同砖头击竹,根本不需要思考,本来就是这样,对世界的看法,根本不需要这些,君不见,自然界各种动物植物,对外界响应如同击竹一样,声音随之产生。

    因缘聚散,本来就是假相,而人的思考,却在无形增加了阻隔,诅咒也一样,无非四大聚合而生,对于此时莫闲来说,它的存在与否,并不影响莫闲这个生命体的存在,而在以前,莫闲是自己召来了诅咒,却不自觉,日日受煎熬,完全是自找。

    他真正明白德林问他的身体是不是他的意思,他哈哈大笑,笑声宏亮,声音远远传播出去,达到了十里之遥,欢快无比,但人们听到此笑声,却一点也不觉得刺耳。

    德林禅师正在劳作,听到他的笑声,脸上露出了微笑,他从声音愉悦知道,莫闲悟了。

    在莫闲身边的福山,听到莫闲的笑声,双手合什:“恭喜施主开悟,不,应该称你为居士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和禅师,要不是你们多日来的教导,莫闲也不会开悟。”莫闲也双手合什,对着德林禅师等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开悟,关老僧何事!”德林禅师也双手合什。

    “未悟之时,禅师引导,今日悟时,皆为道友。.●”莫闲恭敬的说。

    “莫居士,你究竟悟了什么?”一个小沙弥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昨日之日我非我,今日之日非我我;

    打个筋斗跳出来,原来无非我是我!”

    莫闲随口作偈说道,德林禅师抚掌大笑,作偈对道:

    “稀奇稀奇真稀奇,悟起击竹世间稀;

    居士顿悟世间理,诅咒且休枷锁去。”

    莫闲又向德林一礼,说:“禅师,我因诅咒而在半山寺多日,承蒙不弃而加以教导,今日幸悟禅机,我也该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忙,虽然悟出禅机,但诅咒并没有根除,你且在寺休息一晚,再走不迟。”德林禅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禅师既如此说,晚辈当遵循,莫闲再唠叨一晚。”莫闲说道,他在寺多日,早已现近日时有神识扫描,看来他在半山寺的事,已被阎罗殿知道,但阎罗殿并未动手,这倒出莫闲的意料,大概顾忌半山寺。

    莫闲当晚倒头就睡,大概更天的时候,莫闲坐了起来,他的眼射出寒芒,他留在这一晚,是不想给半山寺留下灾祸,他决定夜里动手,将几个监控的人引走。

    他悄悄地走了出去,背上背着阴符剑,开了门,跳出了墙头,刚出了墙头,听到德林禅师叹道:“你要走,我不拦你,你的好心我们心领了,半山寺虽不大,并不怕什么人,你要杀人,但佛家劝人为善,就是恶徒,也尽量度化,你去吧,莫要在半山寺十里之内杀人。▼”

    莫闲一回头,双手合什,默默地施了一礼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莫闲自进入半山寺,没有几日,觉远和尚就得到了消息,但他怵于德林禅师,他知道,德林禅师深不可测,在阳城,除了广济寺外,只有城外青龙岗上的半山寺,这是一座禅寺,并不大,里面也只有十来个和尚,香火并不旺盛,但半山寺的和尚们讲究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,并不讲究香火。

    但里面住持德林禅师,却是连幽冥教主都不愿惹的人,所以,莫闲在里面,无形之得到了保护,半山寺并没有受到侵扰。

    莫闲出来了,几个监视的和尚得知莫闲出来了,立刻跟了上去,莫闲也知道被人跟上,他现在诅咒虽然在身,但他已不惧诅咒,诅咒与他,只是在他身上而已,已经影响很少,就是作,他也能无视之,何况,他已悟透了身心一体的道理,虽暂时不能驱除诅咒,但诅咒对他影响已到最小,要驱除诅咒,得等他到了内景层次再说。

    一句话,莫闲现在可以说,对诅咒已有足够的免疫力,纵使的新的诅咒,莫闲都能抗住,莫闲的开悟不是说来玩玩的。

    莫闲遵循德林禅师所说,在离寺十里内,都不会对他们下手,而广济寺的和尚,觉远亲自关照过,也不敢在半山寺附近下手。

    莫闲下去了足有十五里,前面是树林,莫闲脚下一步,身影已没入树林。

    莫闲一没入树林,几个阎罗殿的和尚们立刻着急了,顾不上江湖的逢林莫入的古训,他们艺高人胆大,为一个和尚了因示意和尚们散开,树林并不大,几个了字辈的和尚散开,了因从前面直入,而了然和了尘及了法从侧面包抄树林。

    莫闲进入林,他是有意进入林,他知道身后跟了四人,他虽然不怕,但还是保守一点,他不会正面和四人进行战斗。

    他一入林,身影立刻不见了,他藏身一棵树后,悄悄地放出鬼灵,每个鬼灵一根**针,六个鬼灵已是阴珠一半以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鬼灵无声无色,要在外面,鬼灵一现,恐怕会引起警觉,但在四更天的林,鬼灵挟着**针,无声无息的在林穿行,寻找时机,暗算四个和尚。

    了因先觉林阴气好像加重了,不过,他没有重视,以为这是林正常现象,就是白天,树林还是阴森森。

    莫闲紧贴着树后,他的鬼灵将四人动作都传了回来,莫闲估计了一下,决定先向了因下手,他留下个鬼灵,监视其他人,其余的鬼灵,都调往了因这边,了因的周围,个鬼灵都在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了因左手握住金刚圈,右手持戒刀,浑身微微泛着暗金色辉光,莫闲知道他运起了金刚不坏之身。

    忽然,他头向左转,左边阴风起,一点幽暗的光华一闪,**针已到眼前,他都几乎没有现,好在他的金刚护体法起了作用,皮肤上暗金色一闪,听到当的一声,护身法被撕开一点口子,但他的金刚不坏之身起了作用,**针只是刺破了一点皮肤,一股阴寒之气渗入体内,了因哼了一声,体内禅功运行,转眼间将**针的阴寒之意给排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右边和前方阴风起,又两根**针射了出来,这回了因觉察到了,左手金刚圈脱手而出,顺势变大,又往间一缩,将两根**针给束在间,**针还在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他顺势收回了金刚圈,看着两根**针,也不禁打了个寒颤,有阴毒的法器,就在他打量**针时,一点寒星陡然出现,幻成一道星流,依着玄妙的轨迹,直向他的咽喉而来。

    他急忙将戒刀一摆,想截断这道星流,谁曾想,星流一变,化作匹练,就在一转换期间,自然一转,戒刀却拦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了因并未因戒刀走空而后悔,他身上加了金刚护体法,又有金刚不坏之身傍身,刀走空,他顺势一翻刀,朝前撅去,已经迟了,剑已经临头。

    阴符剑挟裹着砍柴功,专门破这等防卫手段,法器并没有攻破,但不代表阴符剑不行,在他不可思议的眼光,剑光早过,他捂着咽喉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闲临空一摄,将他的金刚圈收到手,因为它还带着两根**针,取下**针,莫闲将之送入乾坤袋。

    他一缩之下,又消失在树后,而另外的只鬼灵,此时已经对人起了第一轮攻势,根**针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被他们现,身边佛光一闪,了然身边出现了一个华盖宝幢,华盖一动,**针被收。

    了尘身畔出现了一个木鱼,**针正射在木鱼上,他手出现一根木鱼槌,梆的一声,木鱼槌敲在木鱼上,莫闲感到心一跳,那根**针一下子掉在地上,光焰全消。

    而了法把僧袍一甩,莫闲感觉到,僧袍之上,缀满了各色宝石,红的是红宝石,绿的是祖母绿,还有猫睛石,水晶,玛瑙等,法力一瞬间暴现,轰的一声,将**针打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个人各自为战,了然从树木的左边刚进入林,华盖宝幢之上,光焰如潮,而了尘则在右边进入林,一边走,一边敲着木鱼,木鱼之上,随着敲击,阵阵波纹产生,而鬼灵不能近身,只能作监视使用。。

    了法却手拿一把戒刀,身上僧依佛光闪烁,鬼灵也不能近身。

    莫闲身子一动,脚下一步,同时剑已出手,一个拔剑式,斩向了尘,了尘一见莫闲出现,手木鱼槌脱手甩出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