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尘把木鱼槌甩出,木鱼槌一出手,一变二,二变四,转眼之间,满空都是木鱼槌,如飞蝗一样,一齐朝莫闲打来。?.■

    莫闲冷哼了一声:“小小幻术,还在我面前卖弄。”

    剑光一敛,往回一拖,罢如江海凝清光,剑光一盛一敛,剑一声轻鸣,那漫天木鱼槌突然像被击要害一样,刹那间,幻影消失,依然是一柄木鱼槌,无力地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了尘大怒:“破我法宝,我不与你干休!”

    说着,手木鱼升上天空,佛光就要泻下,但从莫闲的左臂上,闪现一道淡红的光华,已到他的身边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捆翻在地。

    空的木鱼失去法力支持,佛光一闪而灭,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莫闲上前一步,手起剑落,血光崩现,了尘正要求饶,身已经分离。

    他一死,莫闲手一招,缚龙索依然回到左臂上,莫闲连杀两人,体内的诅咒蠢蠢欲动,莫闲冷哼一声,身体似乎虚化,微微一闪,右臂上的刺青眼睛刚要张开,立刻又闭了起来,他在一瞬间,莫闲已非莫闲,似乎变化了一次,这仅是一种假相,不过是心理上引起的变化,他的功行不足于达到那个程度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的心理,却成功地躲过了诅咒的一次作,身非己有,无人相,无我相,诅咒与他气机相连,作的一瞬间,现没有了目标,便自动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另外两鬼传来信息,莫闲脚下一步,却迎上了法,因为他靠近了法。

    莫闲进入林,目的就是将四人分开,好分别击杀,要是四人聚在一起,他很难将他们击杀。w?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他的设想很好得到执行,了尘和了因先后送命,敌人已去一半,现在轮到了法,他一出现,剑便化作一条匹练,身剑一体,只卷了法。

    了法身上法衣佛光大盛,手戒刀一横,就封了出来,刀剑一触,噌的一声,戒刀断,了法大吃一惊,他的戒刀是一件法器,不曾想今日损在莫闲手。

    阴符剑斩断了戒刀,剑身一横,化刺为斩,向了法的身体斩了过来,了法自恃身上有法衣,但随即大惊,身外佛光纷纷崩溃,法衣上的珍宝一颗接一颗破碎,他还后一缩,脚下却是天足通的雏形,一步之下,身体一晃,人就消失,出现在十丈外。

    但一道剑气也随之而去,正切在他身上,法衣暴出一团佛光,接着珍宝纷纷暴裂,总算将这道剑气化解,但身上法衣却光华暗淡。

    莫闲眉头一皱,呼的一声,面前现出一杆大幡,幡一现,黑气迷空,涯猀突现,脚踩着黑气,头上独角射出一道绿油油的光华,轰的一声,了法的法衣如蝴蝶一样,彻底化为碎片。

    了法口一张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他怪叫了一声,掉头就跑,莫闲也没有追,因为了然来了。

    华盖宝幢,在他的头顶上旋转着,禅唱声,还有天花乱坠,将了然装扮得像一位在世的佛陀。

    聚兽幡上的兽魂一瞬间出现了骚动,好像不听莫闲的控制,莫闲心叹了一口气,佛门法术,果然是魔道和鬼道的天敌,只是佛光禅唱,隐隐就压制莫闲手的聚兽幡,而聚兽幡可算自在天长生殿一脉玄阴门的重宝,莫闲得到的这一面主幡,可以说是其最重要的一幡,莫闲虽然不能挥聚兽幡的全部妙用,但也能挥个八成,加上涯猀入幡,可以说,并不弱于长生殿玄阴门的人御使聚兽幡。.w●

    可是就这样,幡兽魂还是显露出纷纷要造反的架势,看来,在佛门前,还是少用这些魔门法器为好。

    莫闲无奈收起了玄阴聚兽幡,他的阴珠和聚兽幡不能挥作用,好在莫闲真正的本事并不依赖这两件宝物,他一摆手的阴符剑,一道剑气带着奇特的啸鸣声,袭向了然。

    剑气带着音杀,莫闲已经把自悟的音杀术和剑气结合起来,他的剑法脱离了猿公剑法,开始形成自己的特色,猿公剑法不过几式,而且,他所习的是基础剑法,反而更容易从化出新的剑法。

    猿公剑法本来是猿公所创,能充分利用猿猴的特性,莫闲毕竟是一个人,先天上就有点不合,幸亏他在剑法融入砍柴功,猿公剑法才得以成为他的看家本领,但随着他功行的提升,弊端也逐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幸好莫闲本来就是一个技击高手,接触过剑法,更修行了形意**拳,已能将众多技击揉合在一起,所以他逐渐脱离了猿公剑法的限制。

    了然听到啸鸣声,声音一入耳,他好像被人打了一拳,脸一白,精神为之一靡,头上华盖宝幢一暗,禅唱声立刻小的下去,那乱坠的天花,在半空就消失。

    音杀术并不能杀死修士,但剑气却能,华盖宝幢光华一暗,剑气已到,轰的一声,剑气轰在宝幢上,虽没有破开宝幢,却让宝幢剧烈的波动起来,而它的主人并不好受,极力维护着宝幢。

    莫闲看出便宜,剑已出手,一剑横斩,沿着一条玄奥的轨迹就斩了过来,而莫闲的眼,却有无数的符在闪烁,看似普通的一剑,并没有多大的力气,却似斩断流水一样,分开佛光。

    了然正在极力维持着宝幢,他连掏攻击法器都不可能,此时剑已到,破开了宝幢的佛光,一剑嘎然而过。

    了然一下子愣住,紧接着一道血痕斜斜出现他的头部和上身,他轰然倒下,已被莫闲斜劈成二半,了然死。

    莫闲自了然出现,直到他的死,说出来长,但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了法刚脱离了战斗,看见了然出现,他心一喜,刚准备回去,和了然合作,共同击杀莫闲。

    主意刚打定,还未等他回过身,却现了然倒在莫闲的剑下,这一下,他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,甩开脚丫子,头也没敢回。

    莫闲脚下一动,忽然又收住脚,看着了法逃离,他这样做,是有用意,他估计觉远不敢动半山寺,但为了保险起见,他决定放了法回去报信,把觉远的眼光聚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他很想回去,除掉广济寺,但他知道,广济寺暗是阎罗殿的据点,除了觉远和尚外,肯定会有其他高手,他连觉远都不能说能胜过,加上其他人,他连脱身都成问题,挑掉广济寺不现实。

    他得马上走,他身上诅咒虽未能清除,但基本上已得到控制,已不能对他产生大的影响,他得抓紧时间,尽快争取早日进入内景层次,好彻底解决诅咒的事。

    莫闲收拾一下战利品,塞入乾坤袋后,离开了阳城地界,回到天随山。

    他走了,但他引起的风波并没有平息,在他离开洛山前,他在鹰嘴崖留下的《鬼神策》还有一些符箓,终于被机灵鬼、无影鬼和青杀鬼找到,鬼找到了莫闲遗留下的物品,鬼大喜,把符箓分了,而把《鬼神策》上的法术记熟后,偷偷修习,莫闲留下的法术本来就是针对他们,根本不需要根基。

    结果青杀鬼在一次修习时,被另外一鬼五毒鬼看到,青杀鬼动了杀心,在法术帮助下,杀了五毒鬼,反出了阎罗殿。

    阎罗殿大惊,先有莫闲,那是受到了阎罗殿的追杀后,才叛出阎罗殿,而青杀鬼却是主动叛出阎罗殿,立刻动追杀。

    机灵鬼和无影鬼主动请缨,和断头鬼等六鬼出去追杀青杀鬼,后果可想而知,在机灵鬼和无影鬼这两个内鬼作用下,断头鬼等四鬼被杀,而机灵鬼人则化整为零,消失在人群,实际上,机灵鬼等人,都不会信任对方,能够在最初达成协议,已经算是奇迹,现在与其不信任,不如各走各自的路。

    人倒没想到报复阎罗殿,他们也知道,阎罗殿势力有多大,他们立刻易容,并且改名换姓,消失在人海之。

    阎罗殿太大,个杀手叛逃,根本掀不起浪花,但郑国的勾魂使黑白无常,以及郑侯,同时也是阎罗殿郑国方面的判官,却感到脸面无光,他们整肃杀手组织,一有怀疑,便杀死,以至于杀手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虽说杀手本不把生死放在心上,但毕竟是人,而且要被自己人杀死,杀手不是常人,当然反抗,纵然没有用,杀手观点杀死一够本,二个赚一个,组织被杀的人不仅是十六鬼,连许多预备鬼,甚至训练人被杀死。

    在高压下,看起来一切都平静下,但一个消息在杀手们之间悄悄传播,那就是关于莫闲留下《鬼神策》的传说。

    郑侯和勾魂使当然也听说,不过他们却是一笑置之,因为他们清楚当初莫闲是怎么一回事,后来,莫闲走了狗屎运,拜入遇仙宗,那是因为子秀道人,而不是有什么仙书道书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当回事,但杀手们却是半信半疑,不过现在风声紧,不便于行动,杀手们有些人,下定决心,过一段时间,风声过去了,他们一定会去莫闲那两处地方找一找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