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回到遇仙宗,先去拜见师傅,潜虚子正在教导外门弟子,潜虚子只有一年时间,他的任务就结束了,遇仙宗外门弟子的教导由长老们轮流为之,外门弟子是一个门派的基础,许多人才多从外门弟子现。●?w?

    故此,长老们轮流教导,一般来说,一个长老通常教导六年以上,有些长老教导达到十几年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潜虚子依然看外门弟子砍柴,依然那一番演示,不过,好像外门弟子不领他的情。

    莫闲上前拜见师傅,潜虚子一看到莫闲,眼光一凝,拉起他,细细打量了一番,又捊起他的右臂,见诅咒依然在。

    “徒儿,我见你神态自若而有信心,你难道找到方法克制诅咒?”潜虚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跟你慢慢讲。”莫闲就把他的经历说了一遍,问道:“师傅,那个德林禅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!德林禅师是佛门的高僧大德,他的境界比师傅强,实际上世人都不知道他的底细,有人说他是罗汉,有人说他是菩萨,反正他的境界极高,依我看,他应该是佛,你遇到他是你的幸运,他能点化与你,是你的幸运。”潜虚子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,为什么你认为他是佛?”

    “禅宗讲究见性成佛,而且只求成佛,不求其余。”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师傅这样说的用意,说:“师傅,我现道佛虽然相通,但在根本上还是有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差别,我道家讲究性命双修,而佛门却接近性功,你对佛法屡有领悟,但不要忘了根本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弟子明白,弟子修行是建立在大道基础上,虽借鉴佛家般若说,但根在道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道佛可以合流,但一定记住,要以哪里个为主,你的修行在你接受黄庭大道时,就已经注定了,但不要自闭,要博采众家之长,形成自己的特色,只有自己的东西,才能够在仙道上走得远,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师傅只能教你怎样悟道,但到底悟到了什么,都要靠你自己。▲?.?”

    “徒儿记住了,还有一个问题,徒儿在前一阶段,道心有所波动,请问,大道有没有一条路,以力量为尊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大概受了刺激,你对佛家有所领悟,佛家说,力量不过虚幻,唯有智慧能够永恒,记住,力量虽一时令人感到强大,但终究是虚幻,我的砍柴功可以破一切防守,它有力量吗?”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愣住了,他太清楚砍柴功,完全是在理解万事万物的纹理的基础上,练到深处,甚至一个凡人用凡器,就能破开一切的防御,这根本不是力量。

    莫闲又拜下去:“师傅,多谢你指点,我明白了,我先前动摇,是因为我没有看清楚,道本贵柔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道本贵柔,水为天下至柔,却能滴水穿石,你要好好想想,道心波动,在力量面前迷失是正常现象,但要知道返回,一条路走到死,不是一个修行人。”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的是,世俗间波涛横起,在大安国都,裕定帝周旋于两个美人之间,而内宫之内,裕定帝没有现,许多宫女已经陌生,德妃和淑妃的宫女已变换成修行人,这本不符合内宫规矩,不过是德妃和淑妃根本没有将规矩放在眼,外有相国妫嗟也有异心,裕定帝又宠爱两妃。

    所以眼前事情,也只瞒了一个裕定帝,而裕定帝偏偏志大才疏,却又听不见谏言,加之又沉迷于后宫美色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朝堂之上,分成了派,一是妫嗟为,内有德妃一派,另一派,则是上大夫孟夏为,内有淑妃,还有一派,却是大将军南宫鹤为,忠心于朝廷的一派。??▲●网▼

    派之间,斗得不可开交,裕定帝反而觉得手下应该如此,便于他的控制。

    在朝堂之外,阎罗殿和自在天暗也摩擦不断,正是他们之间的较量,妫嗟信心大增,他现,自在天实力足以抗衡阎罗殿。

    绿如这个时候来到安都,她到安都来,是来看她的姐姐绿猗,她没有暴露她的身份,她带着面巾,悄悄潜入皇宫。

    绿猗正在照料着佛焰兰,佛焰兰一朵朵含苞待放,众宫女和太监都知道,德妃喜爱佛焰兰,结果情况是,她住的地方,里里外外都是佛焰兰,而且,长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绿猗将她的宫殿内外都用佛焰兰围住,别人根本不清楚,绿猗在其,施放幻术得到极大增强,就连她的宫女,长生殿送入的修行人,都不知不觉会陷入幻境之,但事后并不自觉。

    她的感官在佛焰兰,得到极大的增强,可以说,每一株佛焰兰,都是她的耳目,都是她的帮手。

    绿如刚进入,她就现,自从上次遇刺后,绿猗就很小心。

    她一怔,接着不相信:“妹妹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怎么样了,你的功行上升了,姐姐都看不透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拜入长生殿,修行阴阳独尊姹女**,我已经到四层。”绿如骄傲地说,“姐姐,我知道你没有法门,我挑选了一部道门功法,青华长生诀,适合姐姐修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从身上取出一部书:“姐姐,你好好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妹妹拜入长生殿,我说妫嗟怎么背后有修行人支持,连我的宫女都是修行人,原来是妹妹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姐,有我的原因,但更主要的是,长生殿和阎罗殿是对头,双方看对方都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我叫你去找莫闲,你去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姐,莫大哥他也修行了,在遇仙宗修行,前一阶段我才遇到他,他给我服用了灵乳,助我脱胎换骨。”

    绿猗长叹一口气:“你这个人情欠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大哥人很好,真的,别的人都叫我妖女,莫大哥不嫌弃我。”绿如眼冒着小星星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妹妹的样子,绿猗叹了一口气,她以前曾与惠明相恋,知道世间正邪的分别,长生殿,在遇仙宗等门派眼,不过是魔门,但她不知道,绿如所修行的阴阳独尊姹女**,不能够结婚,但两人现在道魔相隔,不禁为他俩的前途感到担忧。

    正说着,绿如眉头微微地皱起,随即好像没有事一样,绿猗诧异的看了一眼绿如,她感到一丝微弱的波动,好像妹妹身上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她没有问,绿如也没有说,姹女真身一动,有人想偷听,但被佛焰兰所包围,绿猗应该知道,但绿如却不会放过此人。

    修炼魔门法术,很少人没有阴魔附体,绿如也不例外,不过,绿如的阴阳独尊姹女**进入第四层,姹女真身初成,阴魔不仅不能为害,反而为她所制。

    魔道人,走的是以魔制魔的路,甚至主动招魔,以供自己使用,但不少魔道修行者,却为魔所制,行为偏激凶残。

    阴阳独尊姹女魔功,走的也是这条路,但幸运的是,在她入魔不深的情况下,服用了灵乳,姹女真身初成,心灵有了主宰,阴魔反而为她所制。

    她在绿猗布置的花阵,当然能利用佛焰兰,当她觉察有人想到偷听,一个阴魔化身悄悄借助佛焰兰,出现在那人的身旁。

    那人见一个蒙面的女子进入德妃的寝宫,心一动,她名义是淑妃的宫女,实际上是阎罗殿专门送入宫,保护淑妃丽姬的,是阎罗殿的八部天龙紧那罗部的一名女修。

    她刚接近宫殿,身影已然消失,像一缕音乐一样,悄悄地渗入,就在这时,她感到身边一阵清风。

    不好,被人现,她随即向外撤,清风凝成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德妃?!”她一惊,错认绿如为绿猗,她好像现一个秘密,德妃居然是修士。

    她骤然加快身形,再也顾不得使用隐身法,尽快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组织。

    谁知绿如如影随形,向她微微一笑,这一笑,宛若春花怒放,她纵为女子,也感到神智一昏,好像不忍心伤害眼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一惊之下,知道不妙,用力一咬舌头,借助舌头的疼痛,摆脱了绿如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妖女!”她低声地骂了一句,手一挥,空似有乐声响起,无形无色的音乐之力,开始锁住绿如的身体。

    对绿如来说,却像进入一所大厅,冥冥之,有音乐声响起,绿如冷笑一声:“雕虫小技!”身体陡然散开,一下子,她的攻击失去了目标。

    她一见之下,立刻回防,身体周边,乐声缠绕,如无形的丝线,将她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绿如又一次出现,却在她的身后,纤纤玉手直接戳向她的后心。

    她的乐声提醒她,她一回,手往外拂,两人虽然交锋,但都没有出声响,即使乐声,也是在两人的内心响起,两个人都像幽灵一样。

    她手一拂,格开了绿如的手,手印一起,直按绿如的心口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