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如诡异一笑,并未躲闪,手印按在绿如胸前,她大喜,手印上催如山佛光闪现,却现绿如似流水一般,诡异的变了形,与其说是绿如,不如说是绿如的阴魔化身。w?

    一股阴影瞬间扑上了她,略作停留,穿身而过,而就在一刹那,她身上先是佛光一闪,随后熄灭,她只觉得神魂一暗,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绿如回过头,随手一招,她的尸身迅变小,投入绿如的袖,这一式须弥藏芥子,本是佛家神通,却被魔门化作一式法术。

    而在殿内,绿如正在与绿猗交谈,绿如说:“姐,妫嗟身边有长生殿的人,玉慈道长带一帮人,在妫嗟身边。妫嗟有异志,姐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姐也不是好欺负的,大不了,姐还躲得起,你放心,姐自进入皇宫,本想为族内报仇,当时,我想得简单了,丽姬是阎罗殿的棋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也是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姐也是棋子,不过,姐这颗棋子,却是长生殿重要的棋子,正因为如此,姐要借助长生殿的势力,为族人报仇,放心吧,只要你好,你去找莫闲,然后,两个人隐居修行,做一对神仙眷侣,不要管世事,世间只有你了,是我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姐,不要说了,我见过莫大哥,莫大哥会帮我们的。”绿如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把莫闲卷入其,妹妹,听姐的话,你和莫闲隐居山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听你的话。”绿如口说着,心却不以为然,她不会让她的姐姐一个人作战,“我去找莫大哥!”

    绿如出了安都,向天随山赶去。●▲

    莫闲在山,燕天运来了一趟,送来莫闲应得的灵玉,莫闲的腰包又鼓了起来,他继续修行,自从诅咒问题得到了解决,他修行的度就很快,现在已经开了二十多窍,特别是百会和涌泉打开,让他的度陡然提快,这二窍一个在上,一个在下,开了这两窍,莫闲存思时,体内诸神有的已形成虚影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身体掌控更上一层,这两窍一开,他在修行时,感到天地之,似乎有一种特别的灵信冲入体内,冥冥似乎有真宰,而诸多信息,对于诸神成形,有着诸多好处,他的体内,在入静境的内明层次时,已能内视。

    但诸窍一开,他感到内部光明开始变化,每开一窍,都像天空星星一样,出现在身体表面,放射着神秘的光辉,而内脏之,开始五颜六色,特别是心脏部位,更是沐浴在一片红光之,他知道,当他开窍结束,这些光色会进一步变化,他会进入心光层次。

    这里的心光和他在禅境所修得的心光不同,那是佛门的心光,是一种智慧之光,而这是一种境界的体现。

    在修行,他身上生一件他所没有想到的事情,他在阴风洞杀了一只冥河龟,从龟壳得到了两个符篆,一个是阴雷符,另一个却是一个召唤符,能够唤出冥河龟的虚影,而龟壳却是难得的宝物。

    莫闲身上法器,都是别人所炼,只有缚龙索是他自己所炼,但却是拣了一个便宜,第一步由竹叶剑苦无涯以雷电炼化,省却了他最重要的一步。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完全由他自己所炼的一件也没有,他动了心思,那件冥河龟壳是一件难得宝物,他决定自己来炼,他不放心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他采用心炼术,心炼术不同于普通的炼器术,完全没有炉火之类,时间很慢,先用心念洗炼,再慢慢用心念温养,等到能如意挥天然材料的妙用时,再用心念形成一个个符篆,增加和巩固功能妙用。?w?

    这个时间很漫长,一件法宝如果用此方法炼制,恐怕少至数年,多到几十年,甚至有几百年的,所以绝大多数法器法宝,都不会采用这种方法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虽然用时长,但一些难得的材料,如果怕材料浪费,这种方法却是最稳妥的,莫闲决定对龟壳采用这种方法。

    他用心念洗炼龟壳,花了四十九日,终于洗炼成功,在洗炼成功的一刹那,意外生了,龟壳化作一道黄光,投入他的丹田之。

    这不应该出现这种现象,莫闲也没有想到,能入丹田的,基本上算是法宝,但龟壳却没有炼成,而投入丹田,难道它是天然之宝?

    莫闲懵了,他的黄庭之道,也不以丹田为重,倒是他的睡功,无意关注丹田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为什么,既然生了,那只有接受,莫闲心还是不放心,他以前做杀手时,尽可能减少变数,才会在几次意外情况出现时,他得以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龟壳明显是一个变数,哪怕对莫闲有利,莫闲不了解它,心也是不放心,这是莫闲性格所决定,换一个人,恐怕巴不得如此。

    莫闲想了想,决定去问问师傅,等他来到师傅的洞府,现师傅因事外出,时间较长,莫闲和师兄弟们见了面,不过,他什么也没有说,这又是他的疑心在作怪,好听点,是比较谨慎。

    问清楚师傅去处后,莫闲微笑和大家告别,他又一次来到藏经楼,他现在是真传弟子,能上二楼,但想要取功法以及法术之类的书籍,就需要灵币,而其他书,则不需要。

    藏经楼的人一如以前一样稀少,莫闲上了二楼,他意外的现了谢草儿,谢草儿现在已经凝煞成功,正在楼看一本记事类的书籍,肩头一只白色松鼠,爪子上捧着一颗松子,正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莫闲一进入其,谢草儿正好抬头,眼露出惊喜:“师兄,你也来看书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查找一下,有没有天生之宝之类书籍?”莫闲也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天生之宝,你难道有天生之宝?关于宝物的书在那边,你去找找。”谢草儿很惊讶,随后觉得自己探听别人消息不好,便手一指房间的一排书柜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莫闲一点头,到了那排书柜前,这里面是一些关于修行遇到的宝物,大部分是一些修士的笔记,记录一些看到的,听到的。

    莫闲先看书名,都是一些某某见闻录一类的书籍,莫闲抽出一本《云剑异宝见闻录》翻看起来,书记载了云剑的对一些古怪宝物的见闻,有传说的药物,有先天的矿物,还有传说法宝,莫闲一目十行,倒是开了眼界,记住了几个地方,但书没有天生宝物的介绍。

    莫闲放下书,又拿了一本,就这样,翻了十几本,并没有找到天生之宝,看看时间也不早了,自己还要修行,便将手书放下,出了藏经楼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一连十几日,泡在藏经楼,几乎将免费的书翻了一个遍,才在一本书略谈了天生之宝,这是一种紫竹,传说位于南海落伽山,众多紫竹,偶尔会出现天生之宝,描述的情况倒与他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他放下书,陷入沉思,藏经楼一位真传修士连接数日来看到莫闲,便说:“这位师弟,你在藏经楼多日,有没有找到相关的资料?”

    “有点影子,对了,在收费的书籍,有没有关于天生之宝的资料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他脸一红,倒是在角落的一位年修士接过了话:“天生之宝,应该有几样,大都数是传说,偶尔会有些物品,从另外空间流落到此,大概在庚柜的申部,有一个玉箴有相关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礼:“谢谢前辈!”

    那个真传修士说:“这位师弟,请”

    随着那位真传修士,莫闲迈过一道门,在迈过门时,莫闲脚下迟疑了一下,因为他现,门上隐隐有波动,似乎是一个独立的空间,进入其,内部并没有什么装饰,四周白茫茫的一遍,莫闲已经确定,这是一个独立的空间,他在一层时,没有见到有什么小空间,很显然,内部的书籍和玉箴比起外面要贵重得多。

    莫闲来到庚柜申部,一本本书都是金书玉册,上面浮现着简介,而且有禁制,除非付款,才能拿到手翻看。

    莫闲一路走来,看着五颜六色的光华从书升起,空飘着符篆,莫闲看了几本简介,《九天紫微咒法》、《碧落黄泉**》还有许多,这才是仙家所应有的气象,他只是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他在第一层,曾经借过一本《神霄雷法》,却不想,在此间看到一册《冲虚通妙神霄雷法》,书五气蒸腾,隐隐似有细碎的电光。

    他心一动,记下了位置,这本雷法,明显要比莫闲在一层修行的神霄雷法来得高明,他心下定决心,等下就借这本书和那个玉箴。

    他到了庚柜申部,看见里面的的黑色玉箴,时不时显现种种宝物,他的眼睛立刻睁大了,因这他看见了冥河龟的龟甲。

    从藏经楼出来,莫闲怀多了一个玉箴,还有一本书,这是里面的复制品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