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新春快乐,祝大家鸡年大吉,万事如意!)

    莫闲回到了自己所在盛海市,他出去将近一年,林黯然却是了得,短短一年内,稳定在炼气八层,而徐云凤却已筑基成功,进入了企业高层,对于徐云凤,只是莫闲生命途中的过客。

    莫闲回来后,林黯然正值暑假,得到莫闲回来的消息,很是兴奋,第一时间就来到莫闲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这一年不在,我可用功了,在仙盟万灵竞赛中,我可是夺得亚军,药王谷万灵学院将我预录取了。”她一付小孩献宝的表情,只差说你快夸夸我了。

    莫闲笑道:“你知道学习的意义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知道了,我要领悟万灵大道,和老师一样,不,比老师更强,我要进入元神期,逍遥期!”林黯然说。

    “志向不错,我看好你,你现在处于学习之中,学问得注意,有益性命之学为真正学问,格物之道就是如此,当你走上这条路时,不要忘记了今天所讲,在以后的日子里,遇到困难,遇到怠倦,就想想今天,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,甚至你的父母他们虽对你有期望,但局限于他们的层次,他们则是世间人,而你则要攀登万灵的高峰,这是一条无尽的道路,我期望几万年及几百万年后,能在更高层次的世界上看到你。”莫闲说,这段话她有些听不懂。

    林黯然问:“老师,难道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离开盛海,今后还会去更遥远的地方。”莫闲有些惆怅的说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到哪里?”

    “谷神袁龙凭邀请我去他的实验室,今天我走之前,把一些东西给你,作为你的参考,但你要记住,那只是我的经验,不是你的,道无穷,每个人应该追求自己的道,而不要为我所限,道之一字,本义为道路,人不可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,同样,不同人也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流,你要寻找适合你的道路,而不是重复我的道路,一个门派之中,往往开山祖师爷是最了得的,后来者一代不如一代,不是后来者在身体素质还是在智力上不如祖师爷,往往由于局限祖师爷的道路,而不根据自己特点去寻找适合自己的道。你要以开放的心,广搜天下,走出自己的道。”莫闲这番话林黯然记住了,但似懂非懂,在以后的人生中,她体会得越来越深,最终踏上逍遥之路,在数百年后,她才明白莫闲这番话的份量,但到那时,莫闲早已在这个世界消失。

    “是谷神邀请老师,好厉害!老师这就走吗?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办些手续,我没有什么东西留给你,就将我习练天演录的经验传给你,算是我给你的一份礼物,记住,广泛涉猎各门知识,不要局限在万灵学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!”莫闲说完,手起一指,点在林黯然的印堂,五彩光虹闪烁,将自己的经验传入她的脑中。

    林黯然像想起什么事:“老师,不是不到元神期,不可能用慧光传灵之术么,难道老师是元神期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我这一年中,有些奇遇。”莫闲含糊其辞,他本来就是化神修士,只不过化身是元婴巅峰,后来散去元婴,改修天演录,在巨树星突破时,不小心才进入元神期,莫闲知道,擎天树给了他帮助,但说到底,是他本身的功底在那里,要是换一个人,实打实的是孕神期,不会进入元神期,他自己说法不过是给他意外进入元神期找一个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“原来老师这么厉害。”林黯然的大眼睛中冒出了小星星,朦胧中对莫闲有了一种异样的情愫,她自己都没有觉察到。

    林黯然还没有走,徐云凤来了,见到林黯然一愣之后笑道:“这就是林世达的女儿,果然是个小美人胚子,年骰,你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!”

    林黯然顿时感觉不好了,眼睛望着徐云凤,心中不舒服的泛起一股酸劲,说:“这位阿姨是什么人,看上去好老!”

    徐云凤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,女人最怕说她岁数大之类的,但也不好与一个小女孩计较,尴尬的笑笑:“这位小妹妹,想必是林世达的女儿林黯然,我听年骰说过,说你是一个很好学的孩子,现在有没有考大学?”

    林黯然平时受人奉承惯了,听她叫你自己小妹妹,有点不服气:“我哪里小了,我马上就考大学了,我已是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闹了,我已经改了名字,以前叫邵年骰,那是我的化名,我的真名叫莫闲。”莫闲决定将自己真名告诉两人,冒充邵年骰是万不得已的事情,他早就领了身份证,他决定用真名行走在这个世界,假名毕竟麻烦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叫莫闲?”两女一愣,林黯然更是吃惊,“难道你以前玩的是卧底游戏?”

    “不是游戏,我在警察部门有记录,警察局当时叫我这样干的,目的么是引蛇出洞,现在事情已经千一个段落,而且我就要走了,我得告诉你们我的真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徐云凤问到。

    “是有关御血组织,被宣布为非法组织。”莫闲淡淡的说,并不想深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原来老师是卧底,真刺激!”林黯然跳了起来,莫闲苦笑,关于邵年骰的事,他不准备说,反正邵年骰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名字是真是假?”徐云凤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可以给你们看身份证!”莫闲说着,一张身份证从身体内浮现出来,徐云凤松了一口气,她已是筑基,知道不假,至于莫闲是什么境界,她倒没有留意,在她心目中,莫闲最多是孕神期,很大程度上是筑基期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回来,是和你们告别,我要走了,徐小姐现在应该是企业的高层了吧,我要到另外的地方去了,到一个万灵实验室,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,只能在通讯法器见面了,你们保重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徐云凤一听,神色有些黯然,但她还是勉强的笑了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