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花了二个下品灵玉,复制了东西,复制的东西不如原本玄妙,但原本不得出藏经楼,如果是原本,能加他的感悟,莫闲已经雷法入门,倒不必要用原本。w?

    至于玉箴,复制得更是粗糙,毕竟真正玉箴含神念,一些感悟都通过神念灌入脑,不到金丹期,根本不能制作玉箴。

    莫闲怀一块,只能称为玉简,它只包含原玉箴一些光影图像和字,至于其他没有,玉箴之所以为玉箴,在于其直接感悟的神念。

    但这已经足够了,莫闲只要包含冥河龟的一部分,他要弄懂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回到住处,将玉简放在额头,用神识读,里面罗列出多种天生之宝,这些基本上是生物的一部分,有些是妖物度劫失败而残存牙齿角之类,已成宝物,有些则是比较神异,冥河龟是一种,冥河龟生于冥河,日日受冥河水打磨,其壳已成为天生之宝,几乎是万物不侵。

    得到冥河龟壳,最好的炼法是心炼法,莫闲恰恰是心炼,如果用火炼法或者融炼法,反而损伤其灵性。

    莫闲松了一口气,原来修行人早就进行了尝试,莫闲自己见识还不够广,所以出现了那种笑话。

    再看《冲虚通妙神霄雷法》,才现它就是一部**,莫闲在阴风洞所炼,只是它的简化又简化的版本。

    它已不仅是一部雷法,将内丹与符箓咒术融为一体,既讲存思、存神、内丹修炼,又讲祈禳斋醮、符箓咒法,是道门诸术的融合体。强调内炼是将自身看成一个小天地,又因为“天人感应”,人体内部的器官神灵是可以与天地交相互应的。

    把持“先天一气”,强调以自我元神本性为作法施法之本。▲?.?以自心元神主宰自在,随意升降身阴阳五气之雷神将帅,从而达到兴云布雨,驱邪伏魔,禳灾治病等目的。作法的关键在于运用意念调动自身精气神祇于外神相感应,而不在施咒祈求外在神灵。

    经云:人人具足,凡圣同真,无欠无余,不增不减。修之内,则遂成至宝,得为至人;施之外,则和天安地,福国裕民。至于呼沆瀣,吸风云,役鬼神,驱雷电,皆此一真之妙用,出方寸之经纶。

    法术修练,在于存在一个神霄天,神霄天是宇宙的另一个时空,在那个时空,存在雷电现象的控制者,称为万雷总司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的是,这个完全是幻想的天地,天地雷霆,自有精神,实质上是人类体内的精神与之相通,从而调动天地这种精神,故此:

    每早日出时,上望东南,想心拜十六拜,磕齿十六通,寸真气结成神霄帝君。即存十六天金光玉台,青青之气,琅光之,见神霄真王左日右月,真王口吐青气,以口吸八八六十四口咽,布于上丹田,作一轮日。次吸十六口入丹田,作青珠一枚,如水,有帝君,拜咒曰:

    青华帝君子,神霄真王。扶桑日帝,西极月皇。四真气,结青朗光。镇布田,内存真皇。服吞日华,上升金光,日月内运,丹宫碧房。嘘成玉体,吸入琼光。妖鬼自除,尸灭亡。九得气,面礼仙王。急急如高上神霄玉清王律令!

    以此调动神霄天的信息,此后还有变景混化神将妙法,需将自身内神和外来信息混合,存思调神,东方木雷在肝宫,南方火雷在心宫,西方山雷在肺宫,北方水雷在肾宫,央土雷在脾宫,斩除五漏,寂然不动为道之体,感而遂通为道之用。

    修炼者把人体内五个不同内脏的信息体和外在信息体合二为一,在纳入体内,然后在把这个合体唤出体外,派遣完成不同的使命,称为祭练神将。w?

    又经反复,第二次招唤外神,与己身之内神合为一体,此为炼神法,神既成,作法之时,神为主,呼风唤雨,驱雷霆,己身与自然合一,风云变幻,皆在自身应用。

    莫闲这才明白雷法的精髓,实质上已不算雷法,借助雷法而行天地权柄,呼风唤雨,御使雷霆,召劾鬼神,遣送瘟役等等**。

    而且,神霄雷法和黄庭**相得益彰,特别是在内神方面,黄庭**,主要以内修为主,而神霄雷法,却内外结合,道为体,法为用,正好兼修。

    莫闲便在黄庭**之余,又一次把神霄雷法拾起,他以前在阴风洞,修行雷法,本身很浅,现在这一次,却将雷法和步天歌,还有遁法结合起来。

    莫闲在山静修,而绿如却已经向天随山而来。

    绿如不知道的是,她一出安都,立刻被人注意上了,一个单身女子,虽然面蒙轻纱,但她的身材掩不住,盯住她的不止一拨人。

    晚间,她在客栈住宿,要了一间上房,她关闭的房门,手微洒,几面小的旗子,上绘符篆,已经插在房间四周,然后盘坐在床上,一手触地印,一手独尊印,鼻子喷出白气,白气逐渐加浓。

    姹女真身渐渐脱出她的身体,拥护着姹女真身的,是无数的阴魔化身,看似极多,却一点也不嫌挤,她身边空间很奇怪。

    绿如进入修行状态,房子的瓦片轻轻一响,有夜行人,绿如沉浸在功态,对外界的一切都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一支迷香从窗子伸了进来,窗格上的纸已经给口水沾湿,轻轻的一抠,一双眼睛向里面张望,但看不清里面,床上放着帐子,而且没有灯,黑暗一团。

    他是一名采花贼,花蝴蝶的眼光很毒,他远远的看见绿如,虽然这个女子带着面纱,但那袅娜曼妙的身姿,他一眼就看出绿如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子,她的脸上蒙着面纱,但隐隐可见那国色天姿。

    他暗暗地跟了下去,但他不知道的是,又有一拨人跟在他的身后,他们是阎罗殿的人,而且直接听命于郑侯,郑侯命令他们去找绿如,绿猗已经入宫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弥补绿猗入宫的罪过,特别用心,甚至触角伸到了安都,苦心没有白付,他们居然等到了绿如,不过还不敢确认。

    阎罗殿在安都正和魔门斗得欢,但他们不是执行阎罗殿的任务,而是替百里聪办事,所以没有动作,要是在其他地方,他们说不定上去抓人。

    只是暗暗的跟踪,谁知绿如直接离开安都,正合他们的意,他们只是远远的跟着,绿如江湖经验不足,要是莫闲,早就察觉,而绿如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有离开安都的控制范围,也不想生事,看看绿如的方向,却是向着郑国的方向,他们不由想起绿如是洛山的人氏,是不是偷偷的潜回故乡,他们笑了,所以也不着急动手。

    今天现一个陌生男子偷偷的跟着绿如,他们看了一下,没有多留意,只是一个江湖人氏,功夫不怎么样,但现他始终跟着,不由得留起意。

    花蝴蝶夜里来到绿如的窗前,侧耳一听,见没有什么声音,估计绿如已经睡着,便抠开窗户纸,点起了迷香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迷香这东西对绿如无效,绿如已经修行阴阳独尊姹女**,并且进入四层,初步形成姹女真身,真身周围,阴魔环绕,区区凡间迷香,根本不能奈何各了她。

    迷香一起,在她头顶上盘坐的尺大小的云雾缠绕的姹女真身,突然睁开了眼睛,眼芒射出二尺,所有阴魔一瞬间,都面向窗户。

    花蝴蝶见差不多了,手出现一面薄刀,刚要撬开窗,陡然感到身后有凉气,猛然回头,却见两个黑衣人,正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跳,手刀随着转身,一刀劈出,其一个黑衣人手一抬,只用食指和指一夹,刀光立止。

    他用力一抽刀,刀没有抽动,花蝴蝶立刻放手,身体一动,刚想施展轻功,黑衣人手一翻,他顿时觉得身体控制不了,眼大掌起来越大,他像做了一场噩梦,还没等他醒过来,他已落入两个人的魔掌之。

    两个人提着花蝴蝶,身体无声无息地向后退去,但两人都没有看见,微微风起,一个阴魔化身,早已跟在两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两人回复出了一射之地,这才开口:“想不到,是一个淫贼,居然敢打小夫人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百里聪早已将绿猗姐妹视若己物,手下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杀了。”另一个人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花蝴蝶才回味过来,里面的那个女子是什么小夫人,这些人应该是暗保护她的,自己瞎了眼,居然敢在老虎头上动手。

    “饶命!小的有眼无珠…”话未说完,一个黑衣人已经动手,一掌轻轻的按在花蝴蝶的胸前,花蝴蝶话还没有说完,胸口便凹了下去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