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像做了件不起眼的小事,忽然,同个黑衣人对着黑暗喊道:“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一个人影陡然出现,正是绿如,实际上是绿如的阴魔化身,所生的一切,都被绿如看在眼。?.?

    绿如这才明白,她居然被阎罗殿盯上,她的眼充满了恨意,她想起惨死在火那些同族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阎罗殿的人?”

    “小夫人,我们此行与阎罗殿无关,君上派我们来,接您回去,您在外面漂泊得很久了。”一个黑衣人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!”绿如到底做不出莫闲那样的决然,刚才他们好心救了自己,虽然绿如根本不需要他们救,她到底心软,这一点不像自在天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声嘶力竭地喊道,内心却非常矛盾,她知道他们是阎罗殿人,阎罗殿是她们姐妹的不共戴天的仇人,然而她却下不了手,尤其是两人刚才救了她。

    这也怪莫闲过早给她服用灵乳,她的阴魔过早给她降服,阴魔的戾气还没有污染她,一句话,她本善良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逼我们出手,为了君上,我希望夫人明白。”他呼哨一声,周围出现四个人。连同他们,六个人围住绿如。

    绿如表情一瞬间像变了另一个人,不错,她本善良,但她这具化身毕竟是阴魔,绿如虽能将之练成化身,但多少会受阴魔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死!”绿如面无表情的说,眼光一转,虽然在黑夜,但六个人无端的心生恐怖,“颠倒梦想,给我躺下!”

    绿如语气冰冷地说道,她的身体根本没有移动位置,似乎什么也没有做,但六个人一瞬间,脸色突变,在她们的脑海,无端之间,起了波澜,一个个阴魔似乎化作冲天的巨灵,手武器带着万钧之力,正轰在他们身上。★???.?

    心理的一瞬间,反应到身体上,六个人一瞬间,全部昏死过去,这种强烈的冲击,让他们自己的大脑无意识间处于保护状态,不受他们的控制。

    绿如也脸色惨白,她冷哼了一声,换转头,身形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这六个人,第二天醒过来,其四人变成了白痴,还有一个从此疑神疑鬼,另一个也废了,变得神经质,特别害怕黑夜。

    绿如已经走了,她还是手下留情,但这支小队却是废了。

    莫闲在山听到一个消息,近来出现了一个妖女,身手惊人,特别擅长迷惑人,有许多修士遇到她,如不知道为什么,就着了道,重的变成了白痴,轻的是自己醒来,现抱着树或者其他东西,丑态百出,连这个妖女的边都未沾到。

    但所有传闻,都说这个妖女善于从人的心灵入手,莫闲感到他们传闻有些熟悉,特别是对妖女的相貌的描述,有点像绿如,不过,他没有留意。

    他在山,身已开一百多窍,《黄庭集注》上说,开了一百多窍,就可以进入下一阶段的修行,不过,如果开到百六十五窍,合一个周天数目,以求自身圆满,对黄庭大道将来修行好处极大。

    他知道修行不仅仅是快,根基更重要,他决定还是开窍达到百六十五窍,开窍越到后面,开窍越快,现在所开都是暗窍,也就是穴道,在修行时,甚至可以听到劈叭的声响,对于莫闲来说,则是一股光气轰的一声,冲开穴道,同时,各种滋味,酸胀甜咸苦乐等各种滋味在身心荡起,莫闲都不知道,怎么这么多滋味,明明不是味觉,却好像在品尝。

    他的感官已分不清是什么感觉,眼耳鼻识身意,诸多感觉都纷至沓来,莫闲自己不知道,实际上是一种通感。?★?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一种通感,却也在经典看过类似的记载,《列子》上有这样一段记载:

    老聃之弟子有亢仓子者,得聃之道,能以耳视而目听。

    鲁侯闻之大惊,使上卿厚礼而致之。

    亢仓子应聘而至。

    鲁侯卑辞请问之。

    亢仓子曰:“传之者妄。我能视听不用耳目,不能易耳目之用。”

    鲁侯曰:“此增异矣。其道奈何?寡人终愿闻之。”

    亢仓子曰:“我体合于心,心合于气,气合于神,神合于无。其有介然之有,唯然之音,虽远在八荒之外,近在眉睫之内,来干我者,我必知之。乃不知是我孔四肢之所觉,心腹六脏之知,其自知而已矣。”

    这段话的大意是亢仓子,别人以为他能耳视目听,但亢仓子说,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哪个器官所为,只觉得浑然一体,是一种全体感知,对自己有关的事,自然知道,这也是一咱道行的体现。

    大概自己的感觉就是这样一种,莫闲恍然有悟,种种外界的一切,种种感受,实质上是自我感知的过程,眼耳等感官,不过对此专门针对颜色与声音,人的其他部分,不是感觉不到,而是感官弱,甚至人的神魂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不怪佛家说,眼耳鼻舌身意所有感知都是幻觉,也不怪传说刑天被天帝砍掉头,以脐为口,以乳为目,自己本来就具足。

    他证到了全身感知的功能,就是在黑暗,他也能不用眼睛来感知事物,而且不用放出神识。

    他已将乾坤袋战利品处理掉,那些东西,并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他身边法器已经足够了,莫闲还是在意他的剑,那把阴符剑,他时时与之沟通,目前,剑已能在他心一动情况下,跃出剑鞘,他现这条路行得通,终有一日,阴符剑会像一柄飞剑一样,只要自己意念一动就行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经过半年阴风洞淬练,已经是一体战体,铜皮铁骨,类似于世俗所说的金钟罩铁布衫。

    绿如在一天天接近,而另一位,就是惠明,他和师兄惠海,随百里睿来到齐国,百里睿寄人篱下,大夫公羊仲在齐国四处游说,想说动齐王,但齐王只把他们当作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公羊仲见齐国成不了事,便鼓动公子睿,公子睿出奔燕国,惠明和惠海近来打听到他们的师傅好像还活着,听说落入阎罗殿之手,两人动了心思,便向百里睿告辞。

    百里睿挽留不住,两人西行,惠明近来功行大进,他从四念处入手,修护法神通,不知不觉,深入禅定,达到了四禅,前生种种,俱皆想起。

    前生之,他从十助道品入,即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觉支、八正道,入于四禅四定之,戒以破贪,定以破嗔,慧以破痴。见思烦恼断尽,破除惑业,则无生死苦果可感,即出界,得灭谛涅槃之乐,故“道可修”也。

    这就是佛转法轮的第一转——示转,他于十助道品的基础,更修行神变,得身变,力大无穷;意变,可幻化。

    行法,他遇到了绿猗,开始他并未动心,他只想度她,但随着接触加深,他却陷入其,不是他度她,而是她度他,两人坠入爱河。

    只到师傅来见他,他才深深的悔悟,在佛前忏悔,并火烧身,从而寂灭,一灵投入红尘,今生被师傅护持,得以转回师门,重新修行。

    谁知今生多变,古华寺为阎罗殿所破,只有他和惠海脱了罗网,惠海说,这是一场劫数,当他们听说师傅没有死,而是落入阎罗殿之手,他们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至于绿猗,惠明不敢去想,他现他实际上在逃避,要不然,他的前生也不会主动寻求寂灭,在他的心,还是有绿猗,但他不能再使师傅失望,他在表面上,好像忘记了绿猗。

    现在关键,是救出师傅,师傅据说是关在黑地狱,在大安的荡天山,他们知道,这是阎罗殿的阴谋,目的是让惠明和惠海出现,但惠明和惠海不得不去。

    师傅以前邀请过几个朋友,子秀道人,可惜已经身陨,他是遇仙宗的人,无藏尼,幻化宗的人,无藏尼据说和智通一起被阎罗殿打入黑地狱。

    惠明和惠海来到了遇仙宗,来见梁丘子,梁丘子是子秀道人的师傅,听说两人的来意后,沉吟了一会,抬头望向他的弟子们:“我的二弟子子秀,陨落于阎罗殿之手,我很想为他报仇,现在智通的徒弟惠明和惠海来见我,想救他师傅,你们谁愿意走一遭?”

    “师傅,师弟死得很冤,我愿意和他们去。”子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也愿意去,为二师兄报仇。”子常说道。

    子渊一手剑术,出神入化,而子常却以阵法而闻名,梁丘子点点头,取出一把宝剑,正是子秀的宝剑追电:“这是子秀性命交修的宝剑,虽然他人不在了,但剑的灵性还在,子渊,就赐于你,拿着这把剑,去杀掉他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,我一定用这把宝剑去替师弟报仇。”子渊接过了剑,背在背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吧!”梁丘子一摆手,惠明和惠海谢过梁丘子,和子渊、子常走出殿门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