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还显得势单,再拉几位好友去。?.?”子渊说。

    “不错,应该再拉几位,我认识明真师伯的弟子,去找他们。”子常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又到明真子所在,并没有见明真子,而是直接见他的弟子,又有两人加入其,是快到凝结金丹的常玉道人和皇甫冉,皇甫冉还是没有筑基,但他的战力却已越筑基,他卡在筑基这一关,非常着急,他内心始终有阴影,导致他不能好好修行。

    他便另辟蹊径,以自身积怨为基,结合灵鬼十二,修成了都天鬼神变煞诀,他想通过这种**,来化解他心的阴影,以求道业精进。

    他修成之后,战力突飞猛进,一般凝煞成功的修士,都不是他的对手,他知道莫闲道基筑就,他想杀莫闲,又知他功行已在自己之上,想借刀杀人,却又失败。

    当他修成都天鬼神变煞诀后,他感到时机成熟,现在要做的事,就是等莫闲离开天随山,自己便下手,为了不引人注意,自己要一个掩护,毕竟在遇仙宗内,杀害同门是大罪,最轻也得废除修为,赶出宗门。

    他便和惠明他们一起离开宗门,走了一天,晚间,众人打尖,住在客栈,他特地要了一间房,单独住下,等到众人已熟睡,他一个人悄悄离开,遇仙宗对他来说,情况非常熟悉,为了对付莫闲,他早就将莫闲住的附近的一切弄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出了客栈的门,走了一段,见四下无人,手印一起,周围立刻鬼哭神嚎,十二灵鬼化成十二道淡淡的黑烟,冲入他的体内,四下阴魂似乎受到感召,纷纷投入他的身体,他身上气息一路攀升,迅冲过了筑基,继续往上升,一直到快近结丹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眼射出绿油油的光芒,脚离开了地面,一阵阴风起,他的身影已然不见。.?

    来的时候走了一天,但返回却不到一个时辰,他已到莫闲住的小木屋前,莫闲所住的是遇仙宗的木屋,莫闲目前还没有资格住洞府,不过,莫闲是真传弟子,有资格在一定范围内选择住所,莫闲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,便独自一人住在后山的一处,这给了皇甫冉机会。

    遇仙宗是有护山大阵,但一般不开启,加之皇甫冉也是真传弟子,他很狡猾,平时根本不在人前流露出对莫闲的敌意,就是他在长辈们面前告状后,他表现得对事不对人,而且,他好像把莫闲给忘了。

    他像暗的毒蛇,却在明面上没有任何与莫闲相关的事,不像一些人使坏,在明面上和莫闲过不去,所以他要是得手,还真没有人会怀疑到他。

    他收敛阴风,一个灵鬼没入房,他脸色一变,莫闲居然不在房。

    他迟疑得立刻后退,身边阴风起,转眼间,人就失去了踪影,在里许外,他又一次现身,随后,他身边灵鬼出现:“子鬼,你去北方,调动一千二百鬼卒,给我细细查看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命令随之布,刹那间,阴风大起,搜遍了周围,莫闲依然踪影全无。

    莫闲到那里去了?

    要是昨天,莫闲还在这里,今天一早,燕天运来找他,莫闲对燕天运来找他,已经很熟悉,见面没有其他话,直接说道:“燕兄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次事你一定要帮忙,除了你,我都不知道找谁?”燕天运一上来就哭苦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莫闲有点不悦。

    一看莫闲脸色不对,燕天运急忙说:“这次来找你,不是为其他,是为了对付一个妖女。◆●w▼”

    “对付妖女?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她是魔门人,我有个朋友遇到她,被她暗算,丢了师门的宝物,我约了人,准备找她讨回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燕兄,你的朋友很多嘛,他丢了师门宝物,自有他师门去讨,你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我那个朋友是纯阳阁的,丢的宝物与我相关,是他私自带下山,是纯阳剑丸,要是被他祭起,十个妖女也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与你相关?”莫闲一听是纯阳剑丸,心一动,纯阳阁以剑术闻名,此家剑术不同于他家,炼剑成丸,藏于肺腑,有一剑破成法之说,而纯阳剑丸是其始祖所用剑丸,飞升时留下,是纯阳阁的镇山之宝。

    他很好奇,居然有人能偷偷地拿出,却又丢失,这件事对纯阳阁来说,绝不是小事,同时,他又好奇,燕天运怎么会对纯阳剑丸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此事和一个赌注有关,你记得,上次去阴风山的事,其还有一幕,我和他打赌,我们采的地煞就是他所需要,他要用地煞来淬炼他的剑器,形成万煞不侵的宝物,他为了收集煞气,与我打赌,我便开了一个他也不能出的条件,便是想见识一下纯阳剑丸,不然的话,我还要多收集几种煞气,谁知他居然把纯阳剑丸给偷了出来。”燕天运哭丧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莫闲也哭笑不得,这个纯阳阁的弟子大概是一个二世祖,一点也不知道轻重。

    莫闲想的不错,他真是一个二世祖,是纯阳阁掌门的外孙,他偷偷拿了纯阳剑丸,本以为没有事,却遇到了绿如,他一见绿如,绿如虽然面带面纱,但他却惊为天人,偷偷的跟了下去,谁知在僻静处,却被绿如的阴魔化身所迷倒,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身上东西,包括纯阳剑丸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:“谁叫我交了你这样一个损友。”

    燕天运一听,大喜,两人离开了遇仙宗,谁知晚上皇甫冉来袭,自然扑了一个空,皇甫冉百思不得其解,难道莫闲有所察觉?

    他折腾了大半夜,只好离去,他的计划本来很好,却阴差阳错,不知是莫闲的幸运,还是皇甫冉的幸运。

    皇甫冉回到客栈,天还没有亮,他悄悄地回去,谁也没有现,第二天,惠明等人要赶往幻化宗,帮忙的人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莫闲却和纯阳阁的弟子见面了,可怜纯阳阁弟子曹光,丢失了纯阳剑丸,不敢告诉纯阳阁的任何一个人,他怕他外公知道,只得求助于燕天运等人,他见燕天运等人本事不大,却交际广泛,便寄希望于他们。

    莫闲要他把事的经过详细讲一遍,越听越觉得他口所说的妖女像一个人,她就是绿如,他脸色古怪,被燕天运现。

    燕天运疑惑问他是怎么一回事,他摇摇头:“我好像认识一个人,曹道友所说,倒像我的熟人,如果是那个熟人,说不定可以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开口,燕天运等人看着莫闲的眼光立刻不同了:“你的熟人?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曾见过,记得那次在阴风岭,白猿道人和介子壅相敌,白猿道人身边有一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!”燕天运等人叫了起来,从外貌上来说,倒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曹光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可能是她,如果是她,要回宝物没有什么。”莫闲说,“她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从她出现的路径来看,几天后,就到了天随山附近,我们仔细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交给我,我朋友多。”燕天运拍着胸脯说。

    绿如虽知天随山方向,但终究没有来过,路不熟,她在路上多次遇到各式人,有不少为她的姿色所迷,她是天姿国色,要是在以前,也不至于这么引人注意,何况还带着面纱,但自从她修行的阴阳独尊姹女**突破到第四层,她都不知道,她的身上一下子艳光四射,阴阳独尊姹女**,到了第四层,就是普通的女子,也叫人放不下,何况她本来就美丽。

    等到了第六层,在艳光会逐渐收敛,魅惑人的效果开始控制自如,收由心,到那时,不会向现在这般。

    绿如现在也苦恼,她不知道,这次她蒙了面纱,却现一个个男子都向飞蛾扑火一样,当然,这样做的人都有一些自信,普通人相对来说,反而没有事,毕竟绿如因阴阳独尊姹女**形成的魅惑效果,不是有意识如此做,而是自然形成,一般人见到绿如,不由自主的生出自惭行愧的感觉,倒不至于像那些年青的修士,还有一些身份高贵者,自信能获得青睐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她蒙着面纱,更增加一丝魅惑,她只觉得苦恼,为什么这次出来,苍蝇这么多?

    她在前几日,才迷昏了一个修士,她并不知道他是谁,把他身上东西一扫而空,其有一个剑丸,她拿到手,只觉剑意逼人,幸好她修到第四层,不然真不敢拿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剑修,却也知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,应该是一个剑丸,能炼剑成丸,它的主人应该是一位高手,何况,剑丸剑意逼人,她想到了莫闲,他也练剑,那么,这个剑丸给他,是不是很适合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剑丸的来头会这么大。要不是剑丸偷偷的被人拿出来,根本不会落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