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拿着剑丸,暗自打算,不想却落入有心人眼。w?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女施主,你手拿着的剑丸是一件凶器,还是放下为好!”一声佛号传来,绿如抬眼一看,魅力自然泛出,是个年和尚,那个年和尚一怔,随即明白过来,脸上显露了怒色,但他平息一下心情,脸色慢慢的地恢复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绿如问道。

    “贫僧乃唯识宗的慈思,施主手剑丸,凶气四溢,为不祥之物,施主身怀媚术,还是放下的好。”慈思眼露出一丝贪色。

    绿如自从惠明后,对和尚就反感起来,要不是和尚,惠明不会不要姐姐,姐姐也不会进入皇宫,现在一个和尚对绿如说道四,绿如的脸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和尚,是不是凶器,不关你的事,佛家讲究四大皆空,在我手,哪里来的凶器?”绿如有点蛮不讲理,胡乱曲解佛法。

    “施主,佛法讲四大皆空,我唯识宗讲万法唯识,不是这种解释,万法自有因果,未开悟之前,哪能说空,施主说笑了,还是由我来保管,以免得造下杀孽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秃驴,你看剑丸,却在这里乱说,我倒要见识一下,你的八识是不是如经所说!”绿如骂道,八识者,眼耳鼻舌身意,再加上第识末那识和第八识阿赖耶识,唯识宗,阿赖耶识被看做为根本识,前识均依第八识阿赖耶识才得以转起。

    唯识学借建立第八识来说明宇宙万有的来源、特性与变化规则的这种缘起论,称之为“阿赖耶缘起”。

    绿如说完,慈思觉得眼前一花,绿如现在眼前,实质上绿如已经退出数丈外,他眼前的只是阴魔化身。??

    阴魔化身一出,慈思觉得神思恍惚,无数诱惑从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涌入,刹那间,慈思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,就是慈思,换一个人,恐怕就要迷失在其,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,也许觉得自己是最快乐的人。

    但慈思却是例外,他一下子醒了过来,口作金刚吼:“妖女,你敢暗算!”

    金刚怒目,现出法身,往下一压,呜咽一声,所有活色声香,令人不能自拔的温柔都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妖女?”慈思金刚法身立在头顶,无穷佛法护住身体,“贫僧今日要除魔卫道!”

    “秃驴,是你自身起了贪念,不问自家原因,却怪起他人!”绿如一笑,皓腕一扬,他顿觉天崩地塌一样,似乎身陷无边地狱。

    “好个妖女,看我破你的妖法!转识成智!”话音一落,眼耳鼻舌身识转化为成所作成智,此智按佛经说法,能遍于一切世界随所应化应熟有情,示现种种无量无数不可思议佛变化事,而第六识,即意识转化为妙观察智,得此智慧,能观诸法自相共相,一切法均在观察之。

    慈思只能做到此,第识,即末那识他不能转化为平等性智,更不用第八识,即根本识阿赖耶识转变成大圆镜智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二智一出,如拨云见日,无边地狱瞬间现了原形,如轻雾般的散去,绿如却像受了一击一样,脸色刹白,她的法术被破,自身受到反噬,加之她所行,本是魔道,御魔成法,本身就是意识较量,在外人看来,两人斗法天花乱坠,却不知本是幻化成形。

    绿如却起了逃跑的念头,冷喝一声:“秃驴,后会无期!”

    脚下风起,慈思狞笑道:“现在想走,已经来不及!”手一指,一颗种子出现,却是他所修佛法化成种子,欲生现行,种子生现行,本是唯识宗对世界的感悟,由本识即阿赖耶识生起,种子是指贮存于阿赖耶识的能够生起各各不同的事法潜在能力。?.?现行则是指贮存于阿赖耶识的种子现起为各各不同的境相与心识,因为这些境相与心识是众生能够觉知到的(现)、生灭不已的(行),所以称为现行。

    他欲借假成真,种子开始萌芽,种种不同的境相一眨眼的功夫,已出现在绿如面前,绿如只觉自身一迷,知道不好,好在修行阴阳独尊姹女**,本就御魔而成,比其他人更能抵抗一些幻境。

    “这是假的!”绿如眼前现出了莫闲,她心在挣扎,眼见就要进入境之内,不知不觉,意志放松,手剑丸的剑意却像刀一样割痛她的手,她一瞬间清醒了一下,知道到了最危险的时刻,她猛然将真炁注入剑丸之。

    顺手抛了出去,剑丸一离手化作一道内敛的光华,颜色银白略带点粉色,一道剑气冲霄而起,这是纯阳剑丸依绿如真炁而化生,剑光一出,斩一切境相。

    绿如紧急时刻,启动剑丸,她又未祭练,但纯阳剑丸灵性自生,借得绿如的真炁相助,虽不足其所需百分之一二,但对付慈思足够了。

    慈思虽转了二智,但终究没有成佛,甚至连罗汉果都没有到,此剑一出,他的种子立刻破碎,他眼睁睁看着剑光侵体而入,便失去了感觉。

    一剑之威,强悍如斯,种子一碎,绿如一下子清醒过来,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居然将慈思斩了。

    慈思一死,剑光已尽,依然化作一个剑丸,落到绿如的手,绿如呆呆地看着慈思的尸体,刚才他还是金刚法相,对自己喊打喊杀,转眼间,他就成为二截倒在地上,地面都被他的鲜血弄红了。

    绿如不知道的是,剑丸威能挥,不止如此,甚至连因果都被它斩断。

    慈思死时,远在青龙寺的唯识宗的和尚们,正在念经,突然之间,殿门被推开,一个小沙弥闯了进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:“不好了,慈思师伯的长明灯熄了!”

    座没有好气地回答道:“嚷什么,出家人应该遇事不惊,成什么体统!”

    忽然醒悟过来,急忙问道:“你说谁的长明灯熄了?”

    “是慈思师伯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快领我去,去告诉住持!”说完急忙下座,其他和尚一下子议论纷纷,座等来到长明灯所在,果然,慈思的长明灯熄灭了,大殿之,盏盏长明灯闪着微弱的光,但慈思名下的长明灯熄灭了。

    住持窥础也来了,看到后,静了一下心,说:“用慧眼观察吧,看看什么人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住持!”座回应,面对慈思的长明灯,盘坐下来,双目低垂,进入无思无想的禅定状态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猛然睁开双眼,向长明灯瞧去,陡然一声怪叫,双眼闭起,两行血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生了什么事?”住持一愣,随即一掌抵住他的后心,口默念经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一道刺目的剑光,我正待认真观察,那一剑突然异常刺目,周围一遍白茫茫,竟无法看清生的一切。”座说道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这样,天下能斩断因果的剑,只有纯阳阁的纯阳剑丸,宣明宗天一剑,还有佛门华严宗的华严王剑,其它能斩断因果的宝物都不是剑形,依你看是那一把宝剑?”住持窥础说。

    座摇摇头,说:“根本看不清,只觉剑意逼人,大概可以将华严王剑先排除在外,华严王剑有一股慈悲剑意,它只是一股锐意,究竟是纯阳剑丸还是天一剑,我分辨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纯阳剑丸,还是天一剑,这次麻烦大了,慈思究竟跟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,直接斩杀慈思,关系到道佛两门,弄不好动摇道佛两门的良好关系。”住持迟疑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就不查了?”座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查,最起码弄明白慈思的死因,不然话,怎么向慈思交待,另外,慈思修行已转二智,虽途陨落,但一灵不昧,找到他的转世之身,接回青龙寺。”住持说道。

    不提唯识宗的事,绿如以纯阳剑丸斩了慈思,对这颗剑丸起了好奇心,她没有想到,慈思那么凶的一个和尚,却在剑丸下授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,自己打劫了谁,那个青年修士又没有报名姓,既然身上有如此宝物,他的后台肯定很重,还是尽快找到莫大哥。

    绿如把玩着这颗剑丸,剑丸依然是锐不可当,但在绿如有意的情况下,却伤不了绿如。

    绿如继续向天随山而去,而巧合的是,莫闲和燕天运及曹光一起,也大致是这个方向,可惜的是,两方却没有碰头,相隔数里,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要不是绿如又遇到一帮人,他们真的会错身而过,这一帮人显然有准备,是在绿如手上吃过苦的,纠合在一起,显然有所准备,对付妖女的妖法,特别借来宝物清心铃,想依仗此物抵御绿如。

    两方僵持起来,绿如又一次祭起纯阳剑丸,一道剑气冲霄而起,正在行走之间众人陡然回,曹光更是叫了起来:“纯阳剑丸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