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一喊,众人立刻醒悟,转身飞快向那个方向而去。★w?

    此时看出这人的差距,莫闲一转身,身上云雾起,霹雳一声,人失去了踪影,他近来精修神霄雷法,这是一部**,不仅是雷法,禳灾、祈祷,有遣瘟、驱蝗、召雷、请雨、祈晴、止风、伐邪、召劾鬼神和借雷而遁等方方面面都有。

    他一听纯阳剑丸,估计就是绿如,现在运用纯阳剑丸,就明她遇到敌人,他想都没有想,立刻动刚修习不久雷遁术,一声霹雳,已到了绿如近前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则慢了不少,曹光呼的一声,唤出飞剑,纵身其上,一剑剑光,随后就到。

    燕天运等却运用御风术,向那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绿如手下已经见血,那帮人见势不妙,早就四散而逃,地上倒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莫闲一现身,绿如刚要将剑丸祭起,眼睛陡然睁大,一下子僵住:“莫大哥,怎么是你?!”

    “绿如,果然是你!”莫闲也惊喜地叫了起来,虽然有所准备,还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莫大哥,你修习剑术,我前些日子得到一枚剑丸,肯定会对你有所帮助,给你!”绿如将手剑丸一递。

    莫闲哭笑不得,她的目的似乎很单纯,也不知道纯阳剑丸的价值,便开口说道:“绿如,你知不知道,这是一件什么样的宝贝?”

    “它很厉害,前一天,我用它杀了一个唯识宗的和尚,那个大和尚可是转识成智,已经证得二智,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谁知剑丸一出,那个大和尚便玩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厉害,你舍得给我?”

    “莫大哥的东西,不是我的东西吗?”绿如反问道。w★

    莫闲心涌起一份感动,望着绿如的双眼,说:“这件东西不是我们的,他是纯阳阁的镇派之宝,被纯阳阁弟子偷偷拿出,来头太大,还是还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纯阳剑丸,难怪威力这么大,那个小贼是纯阳派的?”绿如口吐舌头,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,曹光已御剑赶到,见到两人在交谈,他一时不知怎么相处,显得十分尴尬,莫闲见他这付样子,会心一笑,想不到他是一个内向的人,便主动给他们介绍:“曹道友,不打不相识,这位姑娘就是绿如,这一位就是纯阳阁的弟子曹光,多个朋友多条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便将纯阳剑丸递了过去,曹光不好意思的说:“绿如姑娘,那日多有得罪,主要是你太美了,我情不自禁地跟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绿如听到他的话,心也是甜孜孜的,女孩家都喜欢别人赞美她,她也扭捏的说:“那日我也有不对,主要是近些日子以来,总有人跟着我,甚至想行不轨,我也将你当成了他们,你的东西都在这,给你。”

    绿如掏出一堆东西,全是她那日所得,曹光脸红着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者不怪,大家算是朋友了,绿如,你千里迢迢的来到天随山,有什么事?”莫闲问绿如。

    绿如白了他一眼,说:“没有事不能来找你?”

    莫闲忙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见莫闲忙着争辩,绿如扑哧一声笑了,虽然隔着面纱,那种风情,让莫闲一阵心跳,曹光更是直了眼,莫闲感觉有点不对劲,他刚才没有留意,现在现,绿如比起以前来,好像更加撩人。●★

    书看多就是有个好处,他的脑海冒出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的确有事,我姐姐因为惠明的事,伤心欲绝,投身大安皇宫,被封为德妃…”绿如好像找到了倾诉对象,多少日的话语都倾泻过来,莫闲听着,脸色慢慢阴沉下来,他刚才脑冒出的念头,却不知抛到爪哇国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大安皇宫之内,你们圣门以绿猗姑娘为棋子,而阎罗殿则以淑妃丽姬为棋子,双方背后斗得不可开交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来找你,就想让你在必要时出手,救救我姐姐。”绿如点头。

    莫闲点头答应,曹光在一旁说:“对付阎罗殿,算我一份!”

    此时,燕天运等人也赶到,他们一见绿如,燕天运惊讶说:“你不是数月前和白猿道人在一起的那个姑娘么?”

    莫闲将眼睛白了燕天运一眼,燕天运立刻说:“失礼,失礼,大家都是熟人了,有什么事打打杀杀的多不好,大家平心静心,像我一样,做做生意,不是蛮好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笑了起来,燕天运凑近莫闲,悄声说道:“这个女子真漂亮,特别是气质,莫兄好眼力,不过,得瞒着上层,上层要是知道,恐怕要阻拦,你们干脆远走高飞,做一对神仙道侣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虽小,但绿如姹女真身已成,听得清清楚楚,脸不由自主的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瞎说,绿如姑娘是有要事在身,对付阎罗殿是第一要务。”莫闲低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码事,这是另一码,至于阎罗殿,我们外门弟子法力低微,恐怕没有用,最多给你们真传弟子做做后勤。”燕天运摆明了口气不相信莫闲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远方飞快的来了几个人,为一人喊道:“妖女在哪里?”

    众人定睛一看,是刚才的一个人,搬来了救兵,却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,居然是惠明他们,此处距天随山已经有一段距离,喊话的那个人正是皇甫冉。

    他一见到莫闲,不仅一愣,他昨天晚上去找莫闲,结果扑了一个空,但没有想到,在这里会遇到他,他心有一个冲动,立刻置莫闲于死地,但身边有子渊和子常,还有常玉道人,加上莫闲身边有燕天运几人,他一动手,不论胜负,同门相残的罪名是跑不了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怎么和这个妖女在一起?”皇甫冉一见莫闲,忍不住心头恶气,指责道。

    莫闲眼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,他是杀手出身,对危险有一种直觉,加之又修行,开了一百多窍,冥冥感应更灵,他感到皇甫冉对他存在恶意,不是一般的恶意,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一见面,就喊绿如为妖女,我还没有追问你,绿如是我的好友,曾经的救命恩人,要不是你是遇仙宗的人,我早已兵刃相见!”莫闲话一点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常玉道人眉头一皱:“莫师弟,绿姑娘杀了楚怜花,现在尸体还在眼前,他的好友霍震遇到我们,我们来到这里,评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评个公道,一群修士在此地欺负一个女子,幸亏女子有些本领,不然的话,后果你们可以想象,杀了就杀了,难道师兄要为他们出头!”莫闲根本不示弱,他在世间江湖混迹多年,论口才,甚至胡搅蛮缠,常玉道人却很少出山,怎么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这?”常玉道人是个君子,一下子僵住,他们来到这里,完全是霍震遇到他们,什么事都没有弄清楚,被莫闲一顿夹枪带棒的一闹,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胡说,这个妖女是她诱惑我们…”霍震急了,口不择言,莫闲眼睛圆睁,望着他大喝一声: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突然出现,来如雷霆收震怒,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霍震已经身异处,可以说,绿如是他的逆鳞,别人可以污辱他,但决不允许污辱绿如,哪怕语言上冒犯,他本是杀手,杀伐果断,虽后来修行,深深知道天地有大德者曰生,但一切指向他心的两个女子,一个是绿猗,另一个是绿如,他完全忘掉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他对绿猗并不是爱情,而是一种怜悯,对绿如,他自己明白,就是爱情,他十分珍惜,因为他从小在杀手长大,本来不相信感情,后来因机缘而领悟到感情,绿如对他一份真情,他深深感到这一点,他恨不得尽自己可能维护她,所以他根本不允许别人对绿如有丝毫冒犯。

    莫闲的突然出手,等众人回味过来,霍震已横尸当场,皇甫冉惊呆了,指着莫闲说:“你!你!杀人灭口!”

    皇甫冉气得都口吃了,莫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杀就杀了,他又不是遇仙宗的人,一群不知死活的人。”

    绿如看在眼,心满是甜蜜,莫大哥为了我杀人。

    子渊和子常、常玉看在眼,虽不满他的做法,却也松了一口气,他们不问什么理由,只要莫闲能遵守遇仙宗的规矩,杀个人,在他们看来,很平常,他们修行一颗心早就练得心如铁石。

    而曹光却看到绿如眼只有莫闲,黯然失色,他想要是他出手就好了,他知道这不可能,可是心放不下她。

    惠明勃然作色,冲了出来:“莫闲,我世间师傅端木良死在你手,今天我就要替他报仇!”

    手盘龙棍一摆,浑身顿时气势逼人,仰天长啸,浑身骨节一阵脆响,神变身变出,身高都比原来高了二尺,整个人好像充血一样,浑身肌**起,手棍一声鸣响,金光四射,恍如佛家金刚出现在人间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