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诸位读者,本人因参加单位省竞赛事宜,需出差几日,从明天22日到25日,书不能更新,谢谢体谅!)

    “惠明,尔敢!姐姐为了你伤心欲绝,你却好,一句话,前缘已尽,便完事。?.w?”绿如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莫闲一把拉住绿如,淡淡的说:“这是我跟他之间的因果。”

    惠明脸色一黯,没有说活,手棍缓缓抬起,皇甫冉心跳加快,自己居然不清楚这一回事,也好,让莫闲死在惠明手,也算去除一块心病,他内心快欢呼了。

    莫闲手一动,背后的阴符剑飞起,落在手,指向惠明,一场大战眼看就要暴。

    “师弟,莫闲他当时在阎罗殿阵营,杀端木良是他的任务,今日的莫闲,已脱离阎罗殿,你这样做,让亲者痛,仇者快!师弟,还不住手!”惠海使用佛力,以狮子吼怒吼道。

    惠明明显一滞,目露出痛苦,气势往下一落,莫闲本不想跟他动手,心对惠明还是存在一丝愧疚,见此,也缓缓的收敛气势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不甘心。”惠明跪了下来,痛苦地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师弟,想想古华寺,就我们两个人,这一切都是阎罗殿造的孽,端木良的死虽是莫闲杀的,但归根到底也是阎罗殿,现在我们两人要团结一切力量,和对抗阎罗殿,阎罗殿是个庞然大物,我们不能自相残杀。”惠海说道。

    在一旁的子渊等人也附和着劝说,只有皇甫冉眼神不定,他心那个可惜。

    绿如对惠海本来没有好感,现在却对惠海有了好感,对她来说,什么人对莫闲好,就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莫施主,你能改恶从善,再好不过,阎罗殿不会放过你,不如和我们一道,去大安南部的荡天山,破除黑地狱,救出我们的师傅,也好了结这场因果。?.w?”惠海对莫闲双手合什说道。

    这既示恩又要莫闲拿出行动,莫闲真没有办法拒绝,他也想了结这段因果,欠别人总要还的,当下点头:“好,既然惠海大师看得起我,我莫闲就舍命陪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去荡天山,在那个险恶之地,破除阎罗殿经营多年的黑地狱,那太凶险了。”绿如叫道。

    “绿如姑娘,你就不用去了。”惠海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莫大哥到什么地方,我就跟到什么地方。”绿如倔强地说。

    “绿如,你就不用去了,我会没事的。”莫闲对绿如说。

    “不嘛,你到哪里,我就跟到哪里,你这次休想甩开我。”绿如对莫闲撒娇,莫闲只有苦笑。

    而曹光却是另一种心情,心充满了苦涩,强笑说:“我也去,阎罗殿是大敌,这种情况怎么会少得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故作轻松,莫闲看在眼,知道这个年轻人对绿如还存在幻想,爱情是排他的,但曹光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,最多是单恋绿如而已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?”惠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纯阳阁的曹光,一身剑术出众,为炼百煞剑和我们相遇,现在已经收集了数十种煞气。”燕天运抢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欢迎加入!”惠海笑了,他这一步走的正确,平白又多了位高手,他在一旁,早就在打量几人,这几位都相当于筑基高手,特别是曹光,身上肯定有重宝,身上宝光掩不住,重宝在关键时刻,能挥重要作用。?◆?●网w▲

    燕天运几人向他们告辞:“我们就不去,我们身手太低,去了也是拖你们的后腿。也算见识了纯阳剑丸,再见!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外门弟子,功行都不高,还处于练气期,惠海也没人挽留他们,但燕天运的最后一句话,却令惠海等人一惊,他们都知道纯阳剑丸是纯阳阁的镇派之宝,目光不仅集在曹光身上。

    曹光见众人看过来,只好说:“纯阳剑丸是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莫闲甚至看到皇甫冉眼贪念一闪,再看其他人,眼冒出热切的目光,不过众人还没有将之据为己有的想法,不然的话,恐怕要受到纯阳阁的追杀。

    莫闲悄悄传音给曹光:“曹道友,我看你干脆找个时间,把纯阳剑丸给祭练了,不然的话,再次丢失,恐怕不会如这次这般幸运。”

    曹光感激地看了一眼莫闲,又偷看了一眼绿如,他心也以为然,要是他之前祭练了,绿如也不会夺取成功,只要他意念一动,剑丸便会飞回。

    莫闲这样做,不是没有目的,他知道这次去荡天山,肯定凶险连连,如果有人祭练了纯阳剑丸,绝对是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,心思各异,皇甫冉在背后看着莫闲,眼光之流露出阴毒,莫闲并没有回头,但感觉到有一股敌意在盯着他,他弄不懂是怎么回事,好像皇甫冉对他充满了敌意,自己并没有对不起他,而且还救过他的命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莫闲的心,也升起了杀意,不过,他没有流露出来,同门之间,不准相互残杀,这条门规他还记得。

    好在到荡天山去,荡天山不是一个善地,他如果死在荡天山,想必没有人怀疑到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打定主意,在荡天山想方法干掉皇甫冉,皇甫冉也在想方法干掉莫闲,同行的有几个同门,怎样避开人,是一个难题,不过,路还很长,总能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两人各怀鬼胎,惠海先到了幻识宗,和尼姑们一番话后,又有两个女尼加入队伍之,一个年纪稍大,为静音师太,另一个却很年轻,法号妙玉。

    静音师太带了一件法宝如意珠,据说威力不下于小定海珠,功行已到四禅,心念力已成,佛教修行除果位外,还可以从愿力,念力和慧力出,愿力又分为本愿力和宿愿力,是自身愿望强大到一定程度,长期坚持,才能开出的一种能力,而念力,却是身、口、意者归一而产生的力量,而心念力是念力的一种,已到念力的高级阶段,再下去,便是慧力。

    妙玉却是二禅层次,进入禅定,相对道家来说,却是道基筑就,虽然佛门没有筑基一说,但身心之间,一种微妙的状态,佛家虽不看重,反而是不断厌离,但境界就是境界。

    一行人现在实力大增,惠海当仁不让的起着主导作用,静音师太为副,其他人都听从两位,转头向大安南部的蛮荒之地赶去。

    莫闲防着皇甫冉,惠明对莫闲很冷淡,但这些都不会影响到莫闲,绿如却在她的战利品祭炼了一件法器,这是佛门外道的一件法器,为一件白玉琵琶。

    她祭炼法器,并没有背着莫闲,她姹女真身一弹琵琶,一般修士到此,神魂颠倒,只能伏地就擒,在一次晚间,她现出姹女真身,琵琶音起,周围数丈内所有一切立成齑粉,幸好她是背着众人,只有莫闲知道,莫闲却坐在她的身边,说也奇怪,莫闲身边却无事,这不是莫闲的功劳,而是姹女真身弹琵琶时,所在效果都避开莫闲,莫闲只是静静欣赏那美妙的乐音。

    天魔乐音起,莫闲感到自己所的诅咒又开始蠢蠢欲动,但目前的莫闲,却已不在乎这诅咒,诅咒才起,莫闲还没有对付它,乐音一起,诅咒化成罗刹,却被乐音所吸引,好像一切都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罗刹似乎也在听音乐,没有如平常一样,莫闲心一动,细心观察起来,一丝丝黑气罗刹身边聚拢,罗刹有清醒的迹象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莫闲在观察诅咒的运行,他忽略了观察外部,一个淡淡的黑影悄悄地靠近,它是一个灵鬼,莫闲和绿如离开了客栈,天色已晚,皇甫冉心一动,悄悄放出一个他所炼制的灵鬼,想看看是怎么回事,如果有机会,他就下手。

    一见两人在此处试验法器,好像谁也没有现它,他便心一动,操纵灵鬼,想偷偷潜入他们的身边。

    刚一动,听到音乐似乎很好听,不觉脚下一慢,听了起来,渐渐陷入幻境之,看到莫闲已倒在他的都天鬼神变煞诀下,他哈哈大笑:“莫闲,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他又看到了绿如,绿如一袭绿衣,对着他笑,他迷住了,对手已除,美人到手,好像天下所有的好事都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徒然觉得不对,因为他并没有离开客栈,到那边的是他的灵鬼,他不过和灵鬼共享感官,刚才一切都是幻觉,他猛然惊醒,现他的精气正在流失,灵鬼已经更淡,他知道不好,顾不得掩藏灵鬼的形迹,身体化作一溜磷火,如划破放空的流星一样,转眼间便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莫闲一惊,绿如则微笑看着一切:“刚才有人以灵鬼来探我们的虚实,现在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到应该是熟人,虽是灵鬼来,但有点熟悉。”绿如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熟人,炼有灵鬼?”莫闲笑了,皇甫冉的影子闯入他的心灵,他自己练有鬼灵,所以对灵鬼的气息很敏感,他这次见到皇甫冉时,他身上有灵鬼气息,而且与他结合得较紧,他一定练习什么鬼道法术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