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进入,看见里面放着一张记录台,周围全是仪器,谷神刚好把手中的活放下,脱了橡胶手套,看见莫闲进来,随意地说:“我这边没有坐的地方,你就随便站。你来之后,先跟着燕枫熟悉各种实验流程,学会以测量和收集数据,要有困惑,可以向老的实验员请教,也可以去图书中心查阅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礼:“多谢老师关心,学生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留你了,你先去把生活安排好,明天就随燕枫转转。”谷神笑到。

    莫闲在燕枫带领下,到了自己的住处,这是一间小别墅,由智能机器人照料,二层小楼,楼下是会客厅,旁边有书房等,卧室在楼上,还有一间练功房,院子里开辟了一块作为动功训练场,功能倒全,莫闲并不在意这里的条件,他住华屋也好,住山洞也好,露天也好,他都不在意,修为到他这个程度,世间的享受对他来说,可有可无,一切世间之物,他在一定程度上,已见其本质。

    转眼时间,半年多过去了,他得到了一个消息,童儒风失败了,眼看就要成功,众人已经感受到归墟成形,但最终崩溃,无尽的引力下,他消失了,不是消失,而是成了引力的载体,彻底物化,随着仙盟的技术手段进步,这一次观察到了物化过程,先是在引力作用下,他自身所有的物质结构崩溃,接着他醒了,元神显现,但大势已去,元神散尽,他微笑着迎接着死亡,人彻底从这个天地消失,无限多的X射线出现。

    童儒风以自身的牺牲,换取了大量的数据,整个小岛都陆沉了,后来逍遥修士出手,才重塑小岛,在小岛上竖起一座雕像,童儒风的雕像,雕像下写着墓志铭:他为人类征服归墟而献身!

    莫闲是在大千网上看到这一切,网络由于权限的关系,一般人只能知道这个消息,而莫闲是元神修士,有资格看到整个过程,甚至付出一定货币后,还看到了仙盟的监察数据,莫闲退出了网络,先点了一柱香,躬身拜了下去,这是对一个器修的尊重,童儒风可以算是莫闲来到这个世界后,在学术上导师,他使莫闲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器修的高级修法,虽然莫闲最终选择了万灵修法,而没有选择天体物性方面的修法,但莫闲却把他视作导师,他并没有拜师,在心中已将童儒风视作一位导师。

    看着青烟袅袅上升,莫闲心中又浮现出监控中所见,这已是抽象的景象,那些外在形体之类统统省略,他建立了算学模型。

    归墟形成,物质结构崩溃,变成时空中一个奇点,质量无限大,只是时空中一个纯粹的引力载体,所有信息都将丢失,这也是人类所不能理解的,多少人实践,其中有数人牺牲,从童儒风的实践来看,他们应该都牺牲了,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失踪,这明显违背所知的定律,宇宙间一切物质能量和信息守衡。那些信息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莫闲也想不通,在虚相空间中,他一次次模拟,但一次次到最后时刻,都毫无意外的失败,他对万灵学和天体物性学在半年时间内,翻看了大量书籍,同时也在网上利用自己权限,看了大量论文,对时空天体认识已超越众多元神,甚至是逍遥修士,可是,归墟作为最奇特的天体,有着大量的谜团。

    他突然心生感应,知道自己的快递来了,走出了门,手一招,一柄飞剑从空而落,这是剑通公司的快递飞剑,飞剑内有空间,货物贮存在空间中。

    莫闲订的材料来了,莫闲意念一起,一个空间胶囊出现在手中,他随手一挥,剑光复起,转眼间不见踪影,他打开了胶囊,里面整齐堆放着云母破空铜,这批铜材是人工合成,具有空间妙用,还有一些辅助材料,这是第三批材料,这些材料都是莫闲用来炼制破虚之舟的,他手中破虚之舟已经定形,上百万的天魔精神在他的焠炼下,已然浑然一体,形成船的虚形,而云母破空铜将形成真正的船体。

    他收了云母破空铜,今天有一个实验要做,莫闲要去实验室中,利用雷电浴来提升一种灵谷中所含灵力,并且观察灵谷吸收雷电后的变化,从分子角度来解释,作为对照组,一是用机器发生雷电,一是直接施展雷法,万灵实验周期长,虽有催生法术,但也有自然生长的对照组,尽可能多的收集数据,而且,控制各自条件下,得出准确的数据。

    莫闲来到几块对照田,每一块都有十亩,各自之间有法阵相隔。他一到,燕枫等已到,对莫闲点点头,各人有各个工作,一切准备停当,莫闲随手发雷,天空之中顿时雷电如雨。整个田中灵禾沐浴在雷电中,在另一块田中,同样也沐浴在雷电中,不过是由机器电力所发的雷电,整个过程经过了半个时辰,灵禾越发精神,闪电才渐渐稀疏下去,各种仪器所记录的数据都由专人收集。

    项召过来,一拍莫闲的肩膀:“行哎,你的雷电法术见长,我从仪器中观察到,整体强度很均匀,上下误差不超过百分之二,都在机器的误差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人用神通发出雷电,最大的弊病就是忽强忽弱,不如机器稳定,但莫闲一到,经过几次后,就达到与机器一样精准,也难怪项召感叹。

    燕枫在一旁说:“莫师弟可是元神修士,而你们才孕神期,当然不能和莫闲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喝酒,倪意那家伙偷偷用灵谷酿酒,被我发现,被我敲了一顿,你甭说,倪意你看他修为不行,却酿得一手好酒。”项召驼肩搭背,在莫闲耳边说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倪意在另一块田头,听到声音,脸上一脸气愤:“有你这么说人,你自己修为了得?大哥不说二哥,我们是一路货!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燕枫说:“先收拾一下仪器!”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