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香藤除了炼制冷香丹外,在灵药上就没有什么用途,但女修却对冷香丹追求备至,冷香丹一粒服用后,身上幽香数月不散,但其他方面平平。●.★

    莫闲和曹光是男人,对天香藤兴趣不大,但女却是眼放光,就是静音师太,佛法修行到了四禅,按道理说,五蕴皆空,却也动心了。

    人各取一段,将天香藤分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才杀了万香狡,精力有些消耗,后面还可能出现其他东西,还是休息一会。”静音师太说。

    莫闲打量了一下周围,点点头:“休息一下也好。”

    绿如当然没有意见,而妙玉刚才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,心还没有定下来,见静音师太提意,当然没有意见,而曹光什么事依绿如马是瞻。

    众人坐了下来,绿如拿出蕴香珠,莫闲心一动,便低声对她说:“是不是这颗珠子对你有用途?”

    绿如点点头:“我修行的是阴阳独尊姹女**,目前姹女真身已成,不修金丹,不着元婴,阴阳二炁最终汇于姹女真身,目前仅小成,二炁未生,仅是假阴阳,要想转化为真阴阳,必须等到冥冥一点种子生成,而种子生成,我感觉到此珠对我有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将此珠炼化。”绿如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干脆先炼化此珠,我来护法。”莫闲说,曹光也点头:“既然有利于实力增长,你就炼化此珠,我和莫道友为你护法。”

    绿如点点头,盘坐在地,一手触地印,一手独尊印,珠子飘浮在眼前,鼻子喷出二条白气,眼睛盯住珠子。w?

    蕴香珠渐渐放出柔和的白光,伴随着一股幽香,开始变软,好像在熔化,白气喷在它上面,珠子好像在变小,再细看,白气好像不是那么白了,渐渐白气之,飞出了朵朵各色香花,开始是白色,待到后来,变成了真正的姹紫嫣红,连带白气都染成五颜六色。

    白气又被绿如吸入体内,那颗蕴香珠却不见了踪影,莫闲感到空气似乎有一丝说不出的幽香,他自修行以来,感官变得灵敏,但他知道,空气根本没有香气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共情,在他意识因为受绿如影响,所以他感到自己闻到香气,不仅是他,现场和每个人都闻到香气。

    静音师太微微一皱眉,她看得出,这是一种魔门**,却作用于人的意识,这个女子居然是魔门人,莫闲不要被她迷惑住,还有那个纯阳阁的曹光。

    她想有所动作,却又按捺住自己,毕竟他们是来帮助自己的,还是救人要紧,她看了一眼妙玉,妙玉尼姑却已经陶醉在香气之。

    她宣了一声佛号,声音像霹雳一样,在妙玉耳边炸响,妙玉身体一个激灵,醒了过来,莫闲看了两个尼姑一眼,静音师太控制得很好,这种类似佛门狮子吼的功夫,只对一个人,也就是妙玉起作用,在其他人耳,只是一句平常的佛号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绿如气质又生了变化,开始变得内敛起来,心明白了,绿如并非一直如此,随着她的功行加深,她会越来越能掌握她的魅力。

    绿如散开了盘坐着双腿,一笑,莫闲说:“我们继续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上路,雾岚之起了大的变化,雾岚像被谁吸了回去一样,迅像一个方向聚去,空传来翅膀的扇动之声,众人抬头向空望去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。w?

    天空之,黑压压的乌鸦群,不,是一种雷鸦,身畔电光闪烁,虽然每个雷鸦并不强,但这一群足有几千只,好在它们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,而是在另一群人,惠海他们上空,由于雾岚变得稀薄,他们的身影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这时,莫闲才现,雾岚居然有隔绝法力波动的功能,他们最多在一二里之外,但莫闲居然感觉不到法力波动。

    雷鸦尖叫着向下俯冲,在空拉出一条闪电,劈叭声,向地面的惠海他们啄去,而地面上,惠海几人在一片佛光护持下,向空打去。

    静音师太一见,立刻飞身而起,莫闲喊道:“师太,慢一些,不要从空去。”

    喊的慢了一些,静音已然飞起,她刚飞起,一条绿色的烟雾从远方而来,直冲静音,静音一见,立刻现出如意珠,如意珠一见,一派金光,将稀薄的雾岚排开,轰的一声,绿烟正好轰在金光之上。

    一声响亮,刚刚飞起的静音师太又落到地上:“你怎么知道这里飞行会受到攻击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从惠海他们身上猜的,他们没有升空御敌,雷鸦数量虽多,但个体威力并不大,而惠海他们却没有升空御敌,其肯定有原因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后面的话并未说下去,因为一只巨大的飞行怪物已经光临到众人头上,这是一头六翅飞蝗,说是巨大,因为它最起码相当于一头大肥猪。

    众人都没有见到这么大的蝗虫,但与蝗虫不同的是,它有六对翅膀,刚才那道绿雾就是由它口吐出。

    它到之时,带着万钧之力,像投石机投出的巨石,那股声势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手掌一放,掌心雷,一声雷霆顿时炸响,而飞蝗身上绿色一盛,雷霆轰在它身上,但并没有伤到它,不过,一下子把它的度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妖物,虽然雷霆不大,但先天之,还是害怕雷霆。

    妙玉取出一件宝物,却是一盏海灯,灯芯之上,豆大的火苗摇曳着,妙玉将它托在手上,手指一弹,从灯头分出一点火花。

    小火苗晃晃悠悠向飞蝗飞去,飞蝗似乎没在意这小火苗,口上下颚一张,一条绿色雾气又喷了出来,直冲静音师太。

    静音师太正准备出手,见到妙玉出手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反而不动了。

    那朵小火苗看似不起眼,晃悠悠地向飞蝗飞去,不知怎么的,居然出现在飞蝗面前,而飞蝗的绿气反而没有到静音师太面前。

    小火苗撞上了飞蝗,陡然暴,轰的一声,精芒四射,如同一座火山一样,将飞蝗卷了进去,连飞蝗喷的绿气都一瞬间被击溃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料到会这样,心对妙玉这个只有二禅层次的小尼姑立刻刮目相看,虽然这是她手那盏海灯的功劳,但法器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佛前一盏灯,顿除千年暗!”曹光吟道:“难道是海灯?”

    “不是海灯,不过是防制品,达不到法宝层次,最多是极品法器,好在此灯不关修为。”静音师太语言难免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莫闲恍然,他听说过海灯,佛门有两盏灯传说,一盏是心灯,另一盏就是海灯,这两盏灯据说和燃灯古佛的琉璃灯相关。

    飞蝗被裹入火焰,听见一声炸响,飞蝗跌跌撞撞飞了出来,身上极其凄惨,两根触角,一根不见的踪影,另一根还剩下半截,而且半卷曲,通体漆黑,翅膀也破烂,身上更是黑一块花一块。

    刚出来,一把弯月样的刀化作一道刀光,眼看就要斩在它的身上,飞蝗急切之下,一纵,虽然躲过了身体,但一条大腿却被一刀给斩断,这道弯月一样刀光,由妙玉出,这是她的明月刀,妙玉这一来,把之前差点让万香狡给暗算的总算出了。

    绿如在一旁看出便宜,一阵幽香起,就见飞蝗愣了一下,绿如头顶上现出姹女真身,五色云彩在她脚下,怀抱着琵琶,手一抹,似云屏乍开,空波纹起,那只飞蝗身上炸出绿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飞蝗陡然疼醒,想起来逃,已经迟了,百煞剑已到,明月刀也到了,飞蝗一见不好,口又一次喷出绿气,这是它的丹气,它想结丹,完全依靠此丹气,本来它已经吐了二次,现在真的拼命了。

    这次丹气比起前二次来,丹气不仅量多,而且精纯,绿得翠,一喷出口,并不像前二次成一直线,而是回绕,一瞬间,身上绿光大盛,身上破损的地方,刚才喷绿血地方也立刻愈合,身体仿佛翡翠一样,苍翠欲滴。

    身体刚变成翠色,百煞剑和明月刀已经轰在它身上,一声巨响,飞蝗轰的一声,巨大的冲击力就是它有丹气护身,也被轰飞出去,两只翅膀飘然落地,但飞蝗却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飞蝗一逃出生天,并没有跑走,反而凶性大,背上还剩二对翅膀突然脱落,令人惊异的事情生了,四只翅膀没有落地,反而化作四道光华,直射四人,除了莫闲外,其他一人一枚,四道光华电闪般的到了四人面前。

    四人各施手段,绿如身边,琵琶声起,翅膀陡然变慢,莫闲这才看清楚,翅膀已不是在飞蝗身上的样子,已成为半透明,上面的脉络条条亮起,间似乎有流体在流动,正是这些东西,令翅膀有了类似法器的威能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翅膀停在她的面前,她随手一摄,装入乾坤袋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