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玉见一道光华射来,明月刀在面前展开,想截住翅膀。◆

    轰的一声,妙玉后退了几步,口角出现了血丝,总算将翅膀给拦住了,但并未结束,翅膀上脉络光华大作,翅膀一个回旋,又向妙玉飞射出来。

    妙玉手出现了海灯,手指一弹,一朵灯花又飘了出去,晃悠悠的向着翅膀而去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曹光手的百煞剑一声鸣响,化作一条匹练,迎了上去,并不与之相正面交锋,而是将它圈在间。

    百煞剑上的煞气一起,翅膀上的脉络的流体刹那间受到一种压制,飞蝗虽生活在雾岚,长期接触瘴气,但对于百煞剑上多达大几十种煞气,还是受到了压制。甚至边脉络流体都受到煞气影响。

    一时间,翅膀上的光华锐减,见到此,曹光一口真炁喷到剑上,一圈之下,将之压着收入手,彻底断开了与飞蝗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射向静音师太的那道光华,静音师太手一起,口念诵着护身金刚伽蓝咒,化出一只蓝色的大手,只是一抓,便分开光华,捉住本体。

    四人之,只有妙玉还没有消除那道光华,海灯一起,灯花飘出,轰的一声,一座火山爆,翅膀一下子灵光散尽,坠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飞蝗却因为失去的翅膀,它的一条长腿又被斩断,只剩下一条腿,已在空站不住,周身雾岚起,缓缓落在地上,猛然用一条腿一蹬,身体跃起,胸前两对腿上面长满了骨刺,像狼牙一样,闪着绿光,向众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身后背的剑一声轻响,飞跃出鞘,莫闲也随之一跃,剑入手,向着张牙舞爪的飞蝗,拔剑式,身影消失在一片耀目的剑芒,他眼已没有飞蝗,世界似乎抽像出去,无数符扑面而来,长剑震颤着,剑身以一种诡异而精美方式运动着。?w?

    在下面四人的眼,只见剑光一闪,飞蝗陡然静止了,接着便分成几块,掉落下来,莫闲一剑解决了飞蝗。

    落回地面,曹光手拿着翅膀,说:“这倒是上佳的炼器材料,想不到脉络之,居然注入飞蝗的精华。”

    莫闲看了一眼,点头说:“不错,飞蝗射出之前,已将部分精华注入其,不然的话,只能算是下品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快点去支援道友他们。”静音师太看顾了一眼远处还在继续的战斗。

    众人这回没有离开地面,各施奇功,一二里路,几个呼吸就赶到。

    惠海以金刚不动法护住众人,他端坐在间,口诵着经,一层接一层的金光泛起,其他人则在他的周边,各施神通,击杀着向下扑来的雷鸦,他们周围,已厚厚的堆了一层雷鸦的尸体。

    雷鸦虽死,但羽毛上还时而可见有电光流转,莫闲一瞧,这种羽毛倒是不错的炼材,不过此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惠海见他们赶到,微微一点头,口依然急的念着经咒,莫闲一见众人,他眼睛立刻盯在皇甫冉的身上,皇甫冉的状态比较奇特,好像金光对他有压制作用,即使这样,他每次手抬起来,一道绿光射出,空下扑的雷鸦一遇到绿光,立刻一头栽下去,甚至连血肉为之一空,只剩下一具干尸,连羽毛都失去光泽。

    如此盗取雷鸦的精气,他不怕自身精气混杂么?而且,这种方法属于魔门的一种盗法,看来他藏得较深,莫闲从来不小看对手,一个凡人只要方法确当,也能杀死修真者,这一点,作为杀手出身的莫闲,比谁都看得清。.w▲

    天空密密麻麻的雷鸦,虽然众人极力捕杀,但还是有许多漏网之鱼,好在有惠海的金刚不动法护住众人,漏网之鱼却撞上了金光,往往一头撞昏,被金光排折之才给抛飞出去,实际上,地面上有许多昏死过去的雷鸦。

    莫闲站定,开始运炁闭息,光炁一闪,临空书写出一个符篆,正是那个阴雷符,现在比起当初,莫闲功行高了许多,符一完成,空间阴云密布,无数阴气蜂拥而来,在空形成了漩涡,渐渐凝成一颗阴雷珠。

    接着阴雷珠爆开,满眼蓝绿色光华一闪,耀人双目,阴雷在雷鸦群爆开,雷鸦的雷电却是阳雷,与之相反,阴雷一爆,不少地方出现了暗紫色,无数的雷鸦尸体像下雨一样,巨大的爆炸把雾岚排开,形成了近半里的一个空洞区。

    众人呆呆看着这一切,爆炸就在众人的头顶上,却没有波及到众人,就算波及,凭众人的身手,余波还是好消除。

    “这是阴雷,师弟,你怎么会阴雷?”子渊定了一下神。

    “我曾在阴风洞受罚,半年之内,功行没有进展,却被我幸运得到了一道符篆,就是这道阴雷符,有得必有失吧。”莫闲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他这一说,倒将皇甫冉一点疑心去尽,他本来怀疑莫闲也炼了鬼道法术,却未能现莫闲有明显的鬼气,现在听莫闲这么一说,倒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修行诸天鬼神变煞诀,本来凭借此法而战力激增,是他想用来对付莫闲的根本底气所在,却见莫闲这道符如此威力巨大,心也是一哆嗦。

    不能让莫闲有机会施展这种法术,好在符篆之术,要平心屏气,才能画好一道符,他不会给莫闲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惠海停下了金刚不动法,说:“诸位,要收集一些雷鸦毛的,行动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雷鸦毛,是一种很好的炼材,他这么一说,在场的修士几乎全都动手,莫闲也动手收集一些羽毛,他准备编一个扇子,就用雷鸦毛作主料,配上火钻和雷钻及风钻,形成一把风雷扇。

    众人收集了一会,纷纷停下手,惠海说:“各位,在那里便是黑地狱的入口,不过,欲进黑地狱,先闯过雾岚海,雾岚海,我们要面对的终极敌人,便在那儿,一头呼吸雾岚的鳄蛟。”

    莫闲这才明白,刚才自己所看到的雾岚向一个方向汇去,是被鳄蛟呼吸所引,不知道它的实力怎样?

    正在思索之,惠海又说话了:“鳄蛟实力接近四级妖兽的顶端,只差一步就会化形而出,体积巨大,我们分一下工,我与师弟还有子渊道友,子常道友四个负责缠住它,其余人见机行事,我们是进入黑地狱,不必和它多纠缠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谁也没有想到,正面对抗四级妖兽,那可是结丹妖兽,只要渡过雷劫,就会化形成妖,天地之间,有些妖物修行之始,即能化形,如狐和黄鼠狼之类,但实力并不强,大多数妖物却要到四级之后,才能化形,实力强劲,甚至有些神兽并不化形。

    大地开始震动,众人看见一只庞大妖兽正一步步走来,周身雾岚,在雾岚时隐时现,甚至雾岚之,时时有电光闪过。

    那只妖兽长得奇特,身形似鳄,而头却是蛟头,头上有角,角直而短,没有分岔,口时时冒出烟火,体长达到四十丈,而腰径达到二丈,众人在它面前,好似蟒蛇面前的小老鼠一样。

    鳄蛟一步之下,已过十丈有余,它走得并不慢,好像一个王者巡视它的国土,莫闲眼一见它,立刻抽了一下,并不是因为它的体积巨大,而是鳄蛟行走时十分轻盈,肌肉力量一丝也不外泄,能到这种程度,莫闲心升起一种不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仅是莫闲,修练棍术的惠明和剑术的子渊、曹光脸色也变得谨慎起来,体积巨大,这一点并吓不倒他们,但几人从鳄蛟的表现,现它对力量控制得非常好,这一点引起他们的重视。

    不等惠海下命令,子常手出现了阵旗,手一扬,五面阵旗如同流星一样,插入正在悠然而来的鳄蛟四周,旗一落地,顿起烟岚,五条青红白黄黑的烟岚纵横交叉,五行阵起,困住鳄蛟。

    子常一动手,惠明等立刻展开身形,趁机向鳄蛟攻去。

    莫闲等一见,想立刻绕开鳄蛟,趁机冲过去,还没等他们行动,霹雳一声,子常哼了一声,五行阵破。

    鳄蛟刚刚入阵,在外面人看起来,五色烟岚起,但在鳄蛟眼,却是东方陡然间无数森林峰起,西方金城千里,南方烈焰熊熊,而北方却是滔滔黑水,而脚下大地在颤动,似乎有高山从脚下长出。

    鳄蛟不懂阵法,却也明白自己陷入敌人陷阱之,它猛然抬头,大量雾岚一瞬间从口喷出,周身雾岚风云起,浑身肌肉一刹那间猛然一抖,看起来是一抖,却在一瞬间,不知振荡了多少次,雾岚似乎被电光贯穿,霹雳一声,震得人头昏眼花,而五行阵刚刚展开,还未显示威能,五面阵旗顿时震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五行阵被暴力破解,鳄蛟以其无比的实力,证明了一句话,一力降十会!

    子常哼一声,后退了两步,而子渊等刚攻了上去,被闪烁电光一下子轰飞了起来,鳄蛟一声长啸,电光如潮,向众人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