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好,子常一下子抛出六杆阵旗,在空一转,插入地下,**玄冥阵,这是一种专门防守的阵法,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,借水生成玄冥真冰,如同龟甲一样,防护在众人身前。w?

    而同时,静音师太的如意珠起,凌凌清光也护住众人。

    莫闲眼浮现出无数的符,这么大的一只鳄蛟,**之,无数的符一一显示,但莫闲的砍柴功虽能破开,但并不能一击致命,有时,体积巨大也是一种防卫。

    此时,曹光手出现了纯阳剑丸,他也在犹豫,这么大的一个家伙,他也没有把握,纯阳剑丸虽然是纯阳阁的镇派之宝,那也要看在什么人手上,在他手,挥不了百分之一二的威能,这还是他已经初步祭炼的结果。

    子渊一看,子常的**玄冥阵暂时抵住了电光潮,但子常的**旗杆上出现了裂纹,脸色也刹白,知道不能再迟疑,肩头一摇,他背后背着两口剑,一口是他性命交修的宝剑,名为追风,另一口,却是师傅交予他的,是他师弟子秀道人的剑,名为追电。

    子渊功行已采天罡,龙虎交汇,生成了金汤玉液,离生成龙虎大丹就一步之遥,可以说,单论功行,他是众人数一数二的,他又是剑修,战力也出众。

    肩头一摇,追风剑化作一道青光,如蛟龙闹海一样,直斩蛟。

    鳄蛟看到敌方飞出一道青光,把口一张,彩色瘴气化成毒火飞出,迎向青光。

    子渊一出手,惠海一见,手结出大昧印,低念动真言,在他顶上,现出一尊佛像,双面四手,双手执鱼肠,另二手结成金刚锁印,佛像迅变大,手鱼肠向鳄蛟套去,金刚锁印也向鳄蛟印去。

    金刚锁印和鱼肠一起,鳄蛟一下子似乎被镇压,鱼肠缠在身上,连口毒火都暗淡下去,子渊的追风剑一分为二,一剑缠着毒火,另一剑直落向鳄蛟的颈项。?.w?

    鳄蛟陡然身体肌肉一鼓,一声吼叫,身上电光一亮,一道电潮从身上滚过,顿时,金刚锁印和鱼肠的金光立刻纷纷破碎,而子渊的剑已斩在颈项间,似金铁交鸣,火星四射,但接着红光迸现。

    子渊一剑见功,但子渊并没有高兴,因为他感到剑切入蛟体之,似乎像切入钢铁之,剑只进了一尺不同,便无法再进,而鳄蛟的脖子径有二二丈,可以说,只刺破了皮。

    追风剑一退,鳄蛟似乎怒了,那处伤口迅收敛,根本没有重创鳄蛟,而鳄蛟眼睛却红了,它没有想到,老鼠大小的人居然能伤害到他。

    它一声怒吼,周身雾岚起,身子一跳,起在半空,雾岚之,霹雳一个接一个,尾巴一甩,正抽在子常布置的大阵上,**玄冥阵立刻崩溃,子常立刻口喷鲜血。

    它在空,从雾岚,升出一只爪子,爪子之上,带着红绿色厚厚的瘴气,向下抓来,常玉道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这是他主动喷出,鲜血一出口,化成数丈火云,向爪子烧去,红绿色的瘴气一遇火云,立刻烧了起来,但红绿色瘴气却是源源不断,根本不在乎一点火云。

    常玉道人手出现一支箭,火云箭,向着爪子就扔了过去,箭一出手,化作一支硕大的光箭,尾部无数的银丝一样的精芒,冲着爪子就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惠明却一声暴吼,身体立长两尺,浑身金光四射,像金刚在世,手盘龙棍一扬,身体已纵起,口喊道:“打打打!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,爪子缩了回去,但惠明也倒飞了回来,撞在地上,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,而常玉道人身子连连后退,火云箭也飞了回来,光芒黯淡。.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妙玉手出现了一盏灯,一朵灯花打出,看起来慢悠悠的,却转眼之间,飞入半空之的雾岚之,惊天动地一声爆炸,雾岚纷飞,清出好大的一遍。

    而鳄蛟却好像被海灯的焰花炸懵了,一片鳞片从空飘落,它出惊天动地的吼声,空雾岚又一次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不等它攻击,一颗剑丸飞起,曹光祭起了剑丸,剑气冲霄而起,化作一道耀目的光华,直斩鳄蛟。

    空落下了几大滴蛟血,莫闲见到蛟血,心一动,手一指,定住一大滴,取出一个玉瓶,摄入瓶,其余几滴被皇甫冉、静音和绿如收去,鳄蛟也是蛟的一种,血液之,有着不可思议的功效。

    曹光却一脸苦笑,他这一剑虽然伤到鳄蛟,却只是伤到,而没有真正伤害到鳄蛟,鳄蛟身上出现了一个数尺长的伤口,随着鳄蛟肌肉收缩,伤口已无大碍。

    但鳄蛟却对曹光起了戒心,到现在为止,曹光的剑丸对它伤害最大,在雾岚,它眼露凶光。

    鳄蛟从半空雾岚出露出头颅,小山一样的头颅,眼睛冷冷盯着众人,莫闲头顶之上,出现了玄阴聚兽幡,涯猀出现了,万香狡出现了,各种异兽出现,满空之,站满的各种异兽,陡然一齐仰天长吼,各自化作一道道绿色光华,齐齐向鳄蛟冲去。

    鳄蛟冷冷望了一眼各种异魂,猛然张口,口喷出彩色的烟岚,这是瘴气,直冲兽魂,一遇到兽魂,便化作各色火焰。

    莫闲心一疼,幡摇动,兽魂纷纷飞了回来,而绿如见此,现出姹女真身,她的阴魔化身却悄没声息的潜入鳄蛟的意识之,鳄蛟一迷,眼睛之出现了挣扎。

    随即清醒过来,绿如的阴魔化身虽然厉害,但并不是心魔,而鳄蛟却一身精血,**结实到不可思议的程度,绿如的阴魔虽凶,但一入体内,却如入火炉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莫闲一见绿如脸色一变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刚刚凝结地煞,要是我再凝天罡之气,我的阴魔化身就不必怕它的气血,可惜了。”绿如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绿如不一定要凝煞,但她凝煞了,她本来不准备凝天罡,现在却改变了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来助我!”莫闲低声对绿如说,他们本来计划趁惠海他们拖着鳄蛟,快通过鳄蛟的封锁,谁知现在,鳄蛟身在天空之,眼睛死死盯着各人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用音乐先绊住它,我以雷遁之术,施展猿公剑法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你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一半的把握!”莫闲说道,他实质上说谎了,只有一成不到的把握,鳄蛟体积太大了。

    绿如点点头,说了声小心些,一阵琵琶音起,十面埋伏,音乐声如潮水一样,一个个阴魔化形而出,似乎成为音乐的士兵,杀气弥空,隐隐见军旗招展,有无穷的士兵,从四面八方杀向鳄蛟。

    百万军,一人飞突而出,剑光一道,隐隐有百万军,取上将级的气概,音乐所化的一切,顿时成为了他的背景,似乎天地间一切都静止了,唯有亘古以来剑光一闪,连鳄蛟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面诸人都怔住了,那惊艳的剑光直奔鳄蛟的颈项,鳄蛟一愣之后,猛然惊醒,一声长吼,滚滚电潮从它身上荡起,集对抗那道剑光,刹那间,出现一幅奇景,鳄蛟的脖子明亮无比,巨大的尾巴随后拍来。

    但电光与剑光一触,如水一样的分开,似乎阴符剑根本没有受到阻碍,噗的一声,剑光入肉,将颈项上鳞片斩破,好像没有什么能阻挡这一剑。

    鳄蛟怪叫一声,颈项死命地还后移去,想摆脱这一剑,巨大的尾巴也拍到,剑光一转,莫闲暗自叹息,太大了,自己这一剑已深入四五尺,但与二丈相比,显然太轻。

    尾巴拍来,剑光已转,尾巴上又挨了一剑,血雨纷飞,鳄蛟疼得大叫一声,身体一蹦而退,这是鳄蛟受伤的最重一次,而莫闲也被鳄蛟尾巴击,整个人倒飞了回去,嘴角出现一缕血丝,只听见琵琶轮珠响起,绿如飞身而起,接住了莫闲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莫闲身子一借力,飘然落地,低声对绿如谢了一句,绿如眼睛一翻白眼:“谁叫你这么拼命!”

    皇甫冉抬起手,却又放下,他想暗出手,却又怕别人看出。

    鳄蛟纵出老远,莫闲这一剑,差点将他头颅斩下,要不是它体量巨大,说不定就身异处,尾巴上也挨了一剑,它彻底怒了。

    口一张,一股瘴气带着毒火从它的口而出,周围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五颜六色的瘴气形成气旋将众人罩住,毒火裹着黑烟,甚至黑烟之,星星点点的火星飘落,一接触地面,地面便软了下去,形成了浆泡。

    众人不仅倒抽一口凉气,绿如的琵琶更是响个不停,一个个影子从她手飞出,各执刀兵,冲向鳄蛟,但一遇到毒火,但化作青烟。

    “曹道友,你来助我!”莫闲喊道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