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想走,但已经走不了,皇甫冉更是灵鬼入体,周身气机如晦,眼睛之冒出绿光,他的实力一刹那提升到接近结丹,他要看着莫闲死去,说不定他还会顺手救了那个女子,一直在莫闲身边的女子。???

    他不担心走不了,诸天鬼神变煞诀如果施展开,最多牺牲一二个灵鬼作替身,他可以从容而退。

    曹光一愣,说:“我怎么助你!”

    “你全力催纯阳剑丸,跟住我的气机走。”莫闲喊道,曹光听罢,手出现了纯阳剑丸,全力催,一道剑气冲霄而起,剑丸转化为剑光,如龙一样飞腾而起。

    莫闲又对其他人喊道:“大家全力进攻,给我们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不用莫闲吩咐,其他人已经动,刹时,各种宝光如明霞般的升起,轰然向鳄蛟打去。

    鳄蛟见宝光如潮,特别是纯阳剑丸,更是剑气冲霄,使它内心之升起恐惧,但它凶性已,口一张,把性命交修的内丹给喷了出来,内丹并无实质,完全是精气神所化,也没有经过雷劫,形像上还有些虚化。

    但内丹毕竟是内丹,一出口,如明月一样,层层精气好像云雾一样,一股威压直接作用于众人心灵之,带起的元气更是如潮一样,轰的一声,众人的法器等物,被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就连纯阳剑气也似受了影响,也歪歪斜斜,正在这时,莫闲眼似有无数符在流转,一切在他的眼都变了样,鳄蛟,甚至它的内丹,一切结构在崩解,又生成新的信息,他似乎没有动,但他的神识已与气机相连,引导着纯阳剑气。

    曹光正在控制剑气,突然间一种气机在引导着剑气,透过气机,他似乎看到一切都有结构,一切相生相克,他甚至看到内丹并不完善,好像只要他的剑气一撞,就一切瓦解。▼

    此时,他也顾不得多想,剑气如同神助一样,划出一道玄妙的轨迹,恰恰沿着一道能量最低点切入内丹之,内丹似乎如纸糊的一样,突然崩解开来,那么强大的内丹,就在众人目瞪口呆崩解了,形成了灵气风暴。

    众人都怀疑是不是内丹本来易碎,要不是先前那强大的威能,鳄蛟也惊呆了,内丹一破,它的功行去了大半,内心一阵剧痛,内丹破碎让它一下子懵了。

    它还没有醒悟,纯阳剑气破了内丹,剑光一闪,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,剑气暴长,长达十余丈,从它的颈项处掠过,它一僵,接着头掉了下来,在空巨大身体,也似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从空摔落。

    灵气风暴将雾岚排斥开,形成方圆一里多的雾岚真空区。

    滂湃的能潮让莫闲一怔,随即大喜,身边升起一颗阴珠,在阴珠旁边立刻形成漩涡,大量的灵气被拉扯进去。

    而皇甫冉身边现出十二个虚影,一吞一吐之间,形成了另一个更大漩涡,绿如将姹女真身归体,身边现出几个绿如,这是她的阴魔化身,在吞纳内丹破碎后的灵力,其他几个人盘坐在地,也在吸收灵气。

    莫闲并没有吸收,只是用阴珠吞纳着精纯的灵气,他已经服用丹药,身上受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,他走到鳄蛟面前,细细观察它的尸身,全身肌肉均衡,外面罩着鳞片,莫闲甚至用手摸着它的肌肉走向,陷入思考之。

    鳄蛟一身皮肉,结实都铁,但一点也不臃肿,分布得很均匀,莫闲想起它初出场时,那种举重若轻的样子,这是一种**向完全转化的物种,莫闲从它之前的动作看出很多,许多对莫闲来说,都很有借鉴价值,因为莫闲在阴风洞,也炼就一种战体,但莫闲毕竟是受外力影响而成,并没有修炼**,这给他一个参照。

    莫闲对内丹灵力并不太关心,内丹灵力虽精纯,但毕竟带有鳄蛟的烙印,而此种烙印很难消除,所以他以阴珠来收取,培养他的鬼灵,绿如也是这样,只是利用她的阴魔化身,而不是本体,但其他人却不是这样,大概有信心能消磨掉烙印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观察鳄蛟的肌肉等,曹光已停止吸收灵力,大概也现了灵力并不怎么听指挥,好像隔了一层,见莫闲在细细观察鳄蛟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莫道友,这条鳄蛟如此巨大,身上皮鳞,还有骨骼,应该是很好的炼器材料,对了,还有筋,我们来将它肢解了。”曹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等一下其他人,虽然是你用纯阳剑丸所杀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我们,对了,我在那一瞬间,感到似乎很了解内丹的结构,还有鳄蛟的结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炼有一种奇功,没有什么战斗力,却能像庖丁解牛一样,看穿物体的结构,但能看破,却没有能力破除,所以借助你的纯阳剑丸,才完成了这个壮举,不然的话,倒在血泊的可能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6续醒来,对这么大的一头鳄蛟,曹光也很大方,众人分解剥皮抽筋,收集血液,连先前收的血液,用心念洗炼,血液千不存一,但所得到的都是精华,还有鳞片和皮,及骨骼蛟筋,曹光一个人根本拿不了这么多东西,很大方分解数份,人各一份,至于肉,众人都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皇甫冉眼闪着绿光,他的神情充满了兴奋,他的灵鬼吸收了一大半内丹精气,实力又有所上升。

    他的眼望向莫闲,莫闲似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,他急忙将眼睛移开。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,出了雾岚海,就到了黑地狱,与雾岚海不同,黑地狱却是阎罗殿的一处秘地,里面妖魔鬼怪横行,阎罗殿把它当作训练和检验弟子的场所,十分惨酷,死在黑地狱的阎罗殿弟子达到成。”惠海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不仅想起了他从记忆起就接受杀手训练,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,也防着他们,没有想到,阎罗殿不光对世俗杀手如此,对修士也是这样,这样一来,阎罗殿的修士杀伤力肯定要过一般门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曹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和无藏前辈被关入最底层的地狱之,我明知是一个陷阱,也只好往下跳,我们出了雾岚海,先休息一天,然后,再进入黑地狱,黑地狱内的情况不明,阎罗殿弟子能在其生存,我们更能生存。”惠海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在外面休息一天,对了,会不会遇到袭击?”皇甫冉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一路上都没有遇到阎罗殿的袭击,不过,我们得小心。”惠海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出了雾岚海,找了处山洞,莫闲向四周望了一下,周围很开阔,但山洞很隐蔽,不觉点头,惠海考虑得很周到,此处易守难攻,子常设下相应阵法,众人便在洞打坐休息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日,众人出,向黑地狱出。

    然越在黑地狱,面前悬着一面镜子,这是一件窥视法宝,大千因果业力镜,镜清晰的显示出一行人。

    然越笑道:“不错,能通过雾岚海,智通,无藏,你们看到了吧,你们的弟子来了,还纠集了一帮人,智通,你为什么固执己见,当年佛佗讲解小乘佛法,小乘佛法可以说,最接近佛的本意,佛佗将世间分为正法时代、像法时代和末法时代,现在是末法时代,在佛法时代,佛要净世,故此幽冥教主出世,净世而建佛国,你为什么不能投入其,得成正果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佛佗什么时候要净世,佛佗慈悲,而你们却像魔鬼一样。”智通淡淡地说,他的琵琶骨穿着一根玄铁链,盘坐在地上,地面上有无数的花纹,细看之下,花纹依次在闪烁,丝丝他的真炁在被这些花纹抽出去,不知被送到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无藏尼也是一样,一身缁衣上面血迹斑斑,双掌合什,口默念经。

    然越摇摇头,笑道:“我要看看你究竟硬到什么时候,如果你的弟子死在你面前,你究竟能不能无动于衷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是有报应的!”智通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修大道者,不问报应,不理因果,因果纵有,也只是虚幻,只有你们这些嘴头说佛,心无佛者,才畏惧因果,如果这些人死了,你们是不是害怕因果?”然越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魔头,口口声声说是佛的教导,却行魔的事业,你们是真魔。”智通冷冷地看了然越一眼。

    “颠倒黑白,世间所谓佛教,皆与魔为伴,曲解了佛佗的教诲,与外道称兄道弟,不想佛的理想,唯有我幽冥教主,想铲除一切外道,庄严佛的国土,你们等着,不会让你们死,让你们在地狱,看到佛的意志在这片土地上统治。”然越眼射出狂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说完,手往镜面上一点,大千因果业力镜的镜面模糊了一下,镜的人顿时分开,陷入黑地狱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