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起四个羽人,莫闲发现他们飞行能力并不强,越敬修却回过头,对莫闲等说:“他们的语言好像字母附着型语言,你们跟着我做,我要收集语言要素!”

    说完,指着自己说:“我!”又指着莫闲说:“他!”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我跟样学样,指着自己说我,指着他人说他,九个人依次都这样,那四个羽人愣住了,一时不知道什么回事,一个聪明的羽人学着越敬修的样子,指着自己说怪声怪气发出了我的音。

    越敬修一见,眼光一闪,手指着一棵树,开口说到:“树!”,又指着另外一棵,同样说树,那个羽人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,也指着树,发出了树的音,接着发出了另两个音,越敬修明白了,也重复着说了出了那两个音。

    越敬修这么做,对方也像领悟到他的意思,两方指着物体,呱呱的叫一通,对于越敬修来说,迅速收集着语素,迅速扩展到词,在确定谓词和体词,渐渐由词到短语,进行句式的形成。

    而莫闲却在一边,心中一动,留一分意念催动胎仙,胎仙睁开了眼睛,侧眼聆听,莫闲仿佛看到无数的形像出现,他明白了,一个事物具体表达可由多种方式,他直接看到了根本,胎仙果然强大,直指本质,他在一旁,竟然好像听懂了羽人的语言,不管形式如何变化,那是信息表示的不同,但信息的实质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莫闲在胎仙的帮助下,居然好像天生会一样,听懂了羽人的语言,但他并不好说,胎仙太奇特了,器修可没有什么胎仙之说。

    从胎仙中传出一股信息,种种语言不过是信息的末支,而胎仙却只见本质,文字亦然,莫闲想起传说中神文仙文之类,此类文字不需要人学习,看到文字,自然领悟,更有一种符箓称为开天神篆,有莫大的威能。虽然莫闲已成就符箓,甚至成就符诏,但他还不能做到符合天地,看来,更高层次的符箓得先炼出胎仙后领悟,不怪说,黄庭之道比金丹之道更适合领悟符箓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而越敬修现在已勉勉强强与对方交流,本来对方喝止住他们,告诫他们,前方是羽人一族的圣地,让他们绕道而行,他们是保护圣树的武士,弄懂了羽人的意思,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,他们并不畏惧羽人,但也不想和羽人发生冲突,毕竟他们是来考察的,而不是带来战争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清除他们的记忆?”方亦竹问莫闲,在众人之中,唯有莫闲和越敬修是元神修士,两人也是这个小组的领导者,越敬修为正,莫闲为负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他们认为我们是众多种族的一员,看来,这个星球上,不同外表的智能种族很多,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妖族世界,就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进化的,还是由普通生灵直接进化为智能生命?”莫闲说,他说的是自己的语言,羽人们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也好,消除记忆很麻烦,守护这里的人很多,万一漏掉一个,说不定弄出什么事端,他们把我们认为土著,再好不过,他们叽叽咕咕说些什么?看样子越道友和他们交流得还好。”方亦竹说道,“越道友真是语言的天才!”

    莫闲一笑:“各有专长。越道友修行的是大象理则录,对逻辑等算学很精通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边和其他人说话,一面留神听着他们磕磕碰碰的交流,在短时间内,能做到这个程度,莫闲生出了一种修行能做的事情不少,不是一味打打杀杀,器修的修行更向把修行生活化,进入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树这么高,却不像擎天树生出智能,好想研究一下。”方亦竹感慨到。

    莫闲吓了一跳,这可是羽人一族的圣树,也难怪方亦竹这样想,莫闲也想研究一下,但他知道,这是羽人一族的圣树,而方亦竹却不知道,语言不通是个障碍。

    越敬修回过头:“这棵树是羽人一族圣地,,外人不允许靠近它,别说研究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莫闲外,其他人才知道这株树不要说研究,连近前都不可能,方亦竹一付失望的样子,问到:“你与他们交流,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这里不是我们来的地方,要带我们去他们的营地。”越敬修又回过头,冲着卫队叽叽咕咕,连划带比说了一通,众人之中,唯有莫闲能够了全部理解,知道越敬修与羽人交涉,过了一会,羽人点头,回过头,冲着树上的羽人喊了一通话,莫闲知道,他要他们不要紧张,来人并不是冲着圣树而来,只是迷路误闯入,他要带他们去营地。

    又回过头,冲着越敬修说了一通,越敬修点头道谢,回过头来,对众人说:“他说会带我们去他们的聚居地,让我们跟着他。”

    羽人在前面带路,莫闲发现羽人虽能飞行,但飞行能力并不强,一般也在地面走,走的很快,众人均是有修为在身,羽人走得快,却是老老实实的走,而众人不觉用上了轻身法,走了一刻钟的样子,前方树木中,有着大量的巢穴,在这片树林的外方,用树藤拉上网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莫闲从树藤状的防御网中,还有巢穴中,初步看出他们还处于较原始的状态,个体虽然强悍,莫闲并不知道他们中是否有实力高强的人,但他已看出,他们总体并不强,特别是自然力的利用水平很低。

    他们是一群夜行生物,与莫闲他们正好相反,要不是莫闲诸人最低也是孕神期,几十日上百日不眠没有任何问题,莫闲他们可能遇不到羽人。

    进入营地,守卫将他们的情况一说,一位长老表示欢迎,他请众人上树,莫闲一笑,选择了一根粗枝,其他人也选择不同的粗枝,莫闲发现,他们还是处于结绳记事之中,这位长老有筑基修为,莫闲心中有数,看来他们也懂得修行,不过层次都不高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