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刚刚进入黑地狱,都有一种搞错了的感觉,明明门口写着黑地狱,却通过一扇门,现眼前碧草如丝,春光明媚,鲜花佳木遍野都是,无限祥和,怎么看也不像黑地狱,反而像一个世外桃源。◆●w▼

    众人正在惊讶,天空出现一只手指,轰然点下,不好,莫闲顺手一带,将绿如扯在一边,手指并没有击杀任何人,随着手指,天一瞬间黑了下来,莫闲晕晕乎乎的,等他明白过来,身体已处于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他在黑暗适应了一会,他确定,他就是一个人,周围什么人也没有,好像他被挪移出去了,他为绿如担心,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周围慢慢的有了光线,但依然黑暗,好似陷入黑夜之,朦胧看见有点光,莫闲的眼睛比起常人来强得多,就是在夜晚,他也能做到如白昼一样,但在这里,他似乎又一起体现了一个凡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他聚拢目力向四周看去,四周灰蒙蒙的,空空荡荡,再往脚下望去,他现自己站在虚空,好像死寂的空间。

    他默诵护身真言,身上出现了清光,清光刚一现,四周一下子生连锁反应,无数鬼卒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,修罗领军,罗刹为将,天空并没有日光,而是类似黄昏,阴暝四合,四面**,眼所见到,尽是鬼卒。

    莫闲见上下四方,无数鬼卒,背后阴符剑一声鸣响,跳了出来,莫闲手一伸,剑在手,左手轻弹长剑,剑鸣起,鬼卒刚到身周,猛然一怔,身上猛然射出剑气,化为黑烟,这是莫闲的音杀术,他自创的音杀术,终于又进一层,听此剑音者,一瞬间沉入剑音,以音传剑,剑气从敌人身内。

    莫闲身遭十丈以内,鬼卒化为黑烟,莫闲猛然身剑合一,一道剑光闯入鬼卒大军,一个个鬼卒身化黑烟。?★?

    这些鬼卒身手都不高,但莫闲却分辨不出他们是真是幻,黑地狱果然诡异,莫闲剑气如虹,他没有留意,好些黑烟将周围都染黑了,渐渐分成两层,淡淡的青烟上升,而黑烟却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本来莫闲身处之处,根本是虚空,随着黑烟下沉,似乎地面在形成,天空之更加阴暗,莫闲一心沉在杀戮之,奇怪的是,居然没有引他身上的诅咒,连莫闲都分不清,是真是幻,他一点也不感到累,心也无一丝杀戮之意,他晋入空明之。

    渐渐他感到了重力,这时他才从空明状态脱出,往下一看,居然有地面,地面上烟雾袅袅,不断变幻着,他记得没有地面,怎么出现了地面?

    起在空,他感到吃力,再看看身边,鬼卒已经很少了,甚至连修罗和罗刹,都已亡在他的剑下,他都没有感觉,好像他进入一种特殊状态,只知道刀枪来时,自然作出反应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的是,黑地狱本是阎罗殿以血腥方式培养修士的地方,所以他坠入后,先遇到了鬼卒大军,那只是开胃菜,他幸运地进入了空明状态。

    这让监视众人的然越眼不禁露出了欣赏之色,然越知道莫闲本来是阎罗殿的杀手,后来叛出阎罗殿,可惜了,他本来可以走得更远,现在他必须死,他所在的地狱正在形成,既然他侥幸不死,也逃不过自己的手心,然越想到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又望向大千因果业力镜,镜似乎有许多层次,随着然越的心意,镜面一个女子渐渐清晰起来,她正是绿如。

    然越娇艳的脸上眉毛一扬,他早就有她的资料,绿如,一个被百里聪看上的女子,但与莫闲相恋,这个女子似乎有一种媚惑之力,她应该是魔门人,什么妖魔鬼怪都跑了出来,百里聪什么都好,就是不能绝情,看不破情缘,不然的话,他不仅仅是判官。.w★

    自己是不是替百里聪斩断这个情缘,然越突然觉得自己好伟大,现在好戏才开始,他将目光留在绿如身上一会,这个女子陷身寒冰地狱,就算脱了出来,她的命运已定。

    绿如不知道有人再看着她,她头一晕,现自己身处一个白雪皑皑世界,刚才还在春光明媚之,转眼间,身边北风吹起,雪花飘飘。

    绿如往四周看,四周有着一个个冰柱状突起,往突起上一看,立刻明白了,在突起上分明冻着一个个祼女,脸上表情极端痛苦,冰柱由下体插入,皮肤都冻紫了,整个人却活着,口似乎在呐喊。

    绿如一想到呐喊,耳立刻听到那些女子痛苦的呻吟,绿如不是岁小孩子,立刻明白这是由意根引起的耳根感受。

    那些女子在咒骂着、求饶着,种种魔音入脑,立刻引起绿如内心的变化,心魔立刻丛生,不过,绿如修行的阴阳独尊姹女**,已到四层,姹女真身已成,最不怕心魔之类,心魔一生,即被斩出,成为化身。

    绿如身边似有一把宝剑,不断有人影被斩出,化为绿如,一转之后,又返回绿如的身体里,身上艳色又增添几分,但气质又在生变化,反而出现几分圣洁,令人不敢亵渎。

    绿如冷笑一声,身边琵琶声起,银瓶乍破,铁骑突出,无形琵琶声化为有形的铁骑,千军万马黑压压从她身上而起,那些冰柱上的女子一个接一个被铁骑穿过,冰柱一根接一根迸塌,转眼间,视力所及,所有冰柱都已崩塌。

    绿如走在千军万马之,悠闲自得,好像是郊游一样,又像高高在上的公主,世间万物都向她低头。

    然越却没有见到这一幕,他的眼光转向另一个层次,镜面之上,出现了两人,是子渊和子常,他们陷入的是刀兵地狱,身在空,放眼望去,大地上无数刀枪剑戟等兵器,上面挂满了人,却没有死,一个个呻吟着、咒骂着、哀号着,各式各样。

    他们一进入刀兵地狱,身子便往下坠,刀枪飞起,想将他们如同其他人一样串起,子渊冷哼了一声,追风剑出,如长虹一样,只一扫,刀枪纷纷折断,他们落在地上,天空之,似乎知道了两人躲过了一劫,风云起,飞砂走石,不是,是刀枪等兵刃如雨一样,从空而落,子渊不仅放出追风剑,又将子秀的追电剑祭起,形成了光幕,空如雨一样的兵刃纷纷碎裂,而子常身边起了四杆阵旗,这是四象如意阵,一种非常优秀的护身阵法。

    子渊眉头皱了起来,因为他感到,周围有一股奇怪的力场,和他争夺追风和追电两剑,特别是追电,由于没有祭炼,御使很吃力,好几次都差点脱手。

    然越看了一眼,这两个外道,那股剑光有一些熟悉感,对了,好像是子秀的剑,他想了起来,不过他并没有留意,手下败将而已。

    他意念又动,这回在镜子出现是皇甫冉,他以灵鬼合体,诸天鬼神变煞诀,他的实力已不下于队伍的数一数二的高手,他是一个人,正在血浪上玩耍,他陷入了是血池狱,滔天血浪,血浪之,有诸多恶鬼,罗剎夜叉纷纷向皇甫冉扑来。

    皇甫冉哼了一声,灵鬼合体,他立刻鬼气森森,手一扬,一只大手从空而下,根本不顾及什么,现在他是一个人,正好诸天鬼神变煞诀大显身手。

    绿油油的大手一把抓住数个恶鬼,随即手一缩,把几个恶鬼往皇甫冉身前一扔,皇甫冉的嘴像一个大喇叭一样,又像河马张开大嘴,这不是他的嘴,而是十二灵鬼显化出来,咕咚几声,似乎恶鬼是上佳的美味,咀嚼了两下,便吞了下去,他身上气息又开始增长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居然一个自称正派人士,却习练一种类似旁门的东西,应该是魔门的东西,究竟生了什么?”然越自言自语,“这个皇甫冉倒也以争取一下,原以为他的修为低,谁知他的实力这么凶。”

    然越面前镜子形像又变,却是惠海师兄弟,两个人在一起,不知他们是运气好,还是实力强劲。

    惠海盘坐于地,惠明则与恶鬼战在一起,手起棍落,一个恶鬼顿时被打散,化作黑烟散去,惠海却在低声念经,在他身边,有一个恶鬼扑到他身上,他根本没有动,但身体却出耀眼金光。

    金光一起,恶鬼立刻化作青烟散去,惠明和惠海却坠入恶鬼狱,无数各色各样的恶鬼蜂拥而来,惠海只是念经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了吗?你的弟子坠入恶鬼狱,你有什么感想?”然越对后面的智通说。

    智通低声地念了一句佛,没有看他,然越并不生气:“现在才是开始,黑地狱是容易闯的吗?如果你投降,那么他们还有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看看另一拨人,她们运气不错,居然是几个人在一起,一起坠入火坑狱,里面有两个尼姑,还有两个男的,叫什么?对了,一个叫曹光,另一个叫常玉,啧啧,这个曹光倒是一个痴情种子,可惜,襄王有意,神女无情。”然越见镜面上显示出火坑地狱的情景,烈焰将他们围住,静音师太的如意珠出青光,冷凛凛的,将他们护在其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