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越利用大千因果业力镜观察众人,而众人一无所知,众人已被分开,各处在不同的地狱内,莫闲感到脚下受重力的吸引,他飘然落地,脚一落地,立刻感到不对劲,空的鬼卒大军已没有踪影。??

    天更加昏暗,莫闲向四周观看,不知怎么的,突然出现两个勾魂使者,是阿傍罗刹,手拿哭丧棒和勾魂索,一出现,不说话,哭丧棒一扬,气势如山,就当头打下。

    莫闲顿觉一切都凝固了,好像陷入泥沼一样,哭丧棒似乎带着法则之力,对一切生物都有压制作用,而另一个勾魂使者的锁链也兜头套下,两重压力下,莫闲从心里到生理好像都屈从,有一种要跪下受罚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莫闲口迸出了一句话,身体一挺,阴符剑出,当当两声连响,将棒和索荡开。

    “桀桀,你这个冤魂,到了阿鼻地狱,还想反抗,罪加一等!”勾魂使者怪笑着一摆哭丧棒和勾魂索又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莫闲眼一冷:“区区游魂幻影,安能动我!”

    手剑顿时鸣响,两个勾魂使者一愣,接着剑光由身内而,如同刺猬一般,音杀术出,从内部瓦解它们的结构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两个勾魂使者化作黑烟而散,两个勾魂使者一散,四周一下子亮了起来,一股热浪扑面而起,莫闲没有弄懂怎么回事,四周已被火海淹没。

    莫闲反应也是快,念动法生,护身法动,周围一片火海,却不是那种明亮的黄色,而是腥红如血,火海之,一声声苦啊的声音传出,莫闲见火海无数鬼魂被火烧得无处躲,转眼间身体成灰,火焰一暗,一阵业风吹过,接着又完好如初,再一轮火焰生成,永无停息。w●

    一双双枯焦的手爪挣扎着伸向莫闲,转眼间焦黑无比,又被业风吹过,血肉生成,鬼魂们的号叫声充斥了耳朵,令人不忍猝听,却又不能不听,心怜悯顿生。

    莫闲是杀手出身,可谓心如铁石,但在这种情况下,也不禁心动神摇,连带身外的清光也一阵明灭。

    而那些鬼手,一双双感受到莫闲身边的阴凉,无数鬼魂都向莫闲涌来,一个个争先恐后,莫闲的护身清光,一接触鬼手,鬼手起了一阵青烟,鬼魂惨叫着,往是拚命的想往里爬。

    而清光一遇到鬼手,消耗得比火海快得多,转眼间就剩下薄薄的一层,眼见得就会消失,莫闲丹田一物突然动了,轰的一声,一只龟甲出现在头上,厚实的黄光顿时排了出去,达到了数丈有余。

    莫闲差不多都把龟甲忘了,那是一只冥河龟的龟甲,属于天生之宝,莫闲曾经为这个问题,专门查了藏经楼的书籍,才弄懂它是天生之宝,自动进入丹田温养,因为它不怎么听指挥,自己也没有太在意,时间一长,就将它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谁知在这紧要关头,它居然出现了,它一出现,周围火海立刻被排了出去,几丈以内,没有一丝火苗,那些鬼魂,似乎极其害怕龟甲,哪怕永无停息的重复着被烧焦和重生,受着无间的痛苦,也要离黄光远远的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莫闲听到咦的一声,声者是然越,他现了阿鼻地狱内的异样,目光通过大千因果业力镜看了过来,见到莫闲头顶的龟甲,出的黄光,如同大地一样厚实,根本看不透,他顿时惊了起来,身影一闪,出现在血火之,现于莫闲面前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然越现身,心一惊,他认了出来,他在铁甲犼和血煞蛛争斗时见过他,并不知道他的姓名,但他手持五色孔雀翎的印象,和他打出小定海珠的情景,莫闲可是历历在目,知道此人是一个高手。●▲

    见然越现身,要在平时,莫闲马上就溜,但此时,却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因为他本来就被困在黑地狱。

    然越身在血火之,似乎血火是虚影,无数鬼魂在他身边哀号,并没有一双手敢伸入他的身边,他那妖艳异常的面容,让莫闲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女的。

    然越笑了,好像天地失色:“莫闲,你背叛了阎罗殿,还敢来到这里,你这个叛徒,我要天下人看看,谁背叛了阎罗殿,下场是什么!”

    莫闲知道凶多吉少,他现自己非常冷静,他淡淡地说:“我为阎罗殿卖命,阎罗殿不把我当人,我当然有自己的选择,要是我能活下来,必将铲除阎罗殿!”

    他没有歇斯底里,也没有咒骂,只是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要是你在阎罗殿,说不定又是镇守一方的人物,谁想到你会被叛,既然当了叛徒,那就给我死来!”然越也很平静,虽然口充满杀气,但一点也看不出他激动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手出现了孔雀翎,就势一刷,五色光华漫起,让人迷醉,莫闲一瞬间睁大了眼睛,他看见五色毫光,无穷的纹理似乎联成一体,包容天地,向他头顶上的龟甲压了下来,好像随时切断宝光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眼的符流转,龟甲似乎受到这流转的符的影响,莫闲不知不觉,他已与龟甲合为一体,他领悟到的符,龟甲也似乎领悟到,那五色毫光要切入其,却被莫闲领悟的符抢先一步,黄光之,似乎混沌一片。

    然越大吃一惊,他没有想到,莫闲头上的龟甲居然顶住他的一刷,他不相信,他又用力猛刷,莫闲头顶的龟甲微微一动,接着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居然刷不动,莫闲见他手上孔雀翎五色毫光连闪,他不知道,小明王然越最著名的招式便是利用孔雀翎刷人法宝,很少落空,像今天这样,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莫闲冷笑道:“你手的孔雀毛挥来挥去,一点威力也没有,你是不是没有吃饭?”

    然越脸色一变:“叛徒,你从哪里学来这本领,我然越本来想擒住你,现在你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说完,祭起一物,空间出现二十四个光点,连成一片,瑞彩千条,霞光万道,刷的打了下来,莫闲睁眼观看,却看不清是什么宝贝,还未打到头顶,如山岳一般重力便压了下来,瞬间将莫闲头顶的龟甲压低了一尺多。

    莫闲感到自己顶不住了,虽然有龟甲的黄光支撑着,但双腿打颤,还没有落到头顶,如果落到头顶,不知道有多重。

    莫闲一咬牙,头上龟甲也黄光大盛,迎着小定海珠便顶了上去,但是他的嗓子眼一甜,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莫闲口喷出鲜血,然越脸上露出笑容,莫闲喷出了一口鲜血,脑海不自觉想起《道德经》一段话: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;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?故贵以身为天下,若于寄天下。

    脑袋之,似乎格登一下,身体一下子就明白了,当其无,何患之有?佛经说,身本四大假合,而周围无一不是四大所合,因缘聚时为物,既然如此,身寄茫然之,匆忽之间,又有何不可。

    脑电光石火,身体自然盘坐而上,刹那间,然越似乎产生一个错觉,莫闲消失了,不是消失,而是和万物一体,这种感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然越摇摇头,小定海珠轰然落下,但一瞬间,他不禁脸色又变了,他感觉到,黑地狱似乎全体在轰鸣,大地在震动,莫闲是怎么做到的?他怎么能将小定海珠的威力转移到黑地狱上。

    莫闲虽然身体悟通了至理,也知道怎么做,但毕竟是第一次,身体往是受了巨大的反噬,身体充当媒介,一股股庞大的力量在他的身体回响,他已返观内视,他在进入黑地狱时,身体已开了百六十四窍,还差一窍,就周天圆满,成为修炼黄庭之道为数不多的身体开窍到百六十五窍的人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百六十四窍还有这个作用,他寄身与苍茫之间,身体百六十四窍好像生异变,不是异变,原来是这样,开窍作用与天地间多了联系,开窍越多,联系一多,加上他无意之,悟出身体之无的道理,寄身与于外界,所受外力均通过窍以一种神秘的方式与外界相连。

    但窍穴之间还是有所限制,小定海珠力量过于庞大,作用于龟甲,龟甲又入体内,体内通过窍穴又投影到黑地狱,但还有一部分力量不得渲泻,他身上只听到啪啪的声响,身上无数的隐窍顿时被这股力量冲开,不仅是百六十五窍,还有大量的隐穴,莫闲隐隐感觉到,应该是千个,这与千大道有什么关系,莫闲脑念头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追究这个时候,这千个窍穴,比百六十五个多出来近十倍,虽然大多数功用不比百六十五个,莫闲觉得周身似乎和周围环境融成一体。

    但这千窍完全是取巧而得,窍穴一开,无数信息冲了进来,内脏各个器官受到信息刺激,一下子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