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在龟甲下,盘坐在虚空之,沉入内心,对外界一切都不闻不问,外界信息越来越多,体内本来诸神未现。w?

    “心部之宫莲含华,下有童子丹元家……”黄庭经缓缓流淌,心神丹元开始显形,但还没有显形,心莲花开始绽放,间一**日升起,光芒四射,照亮了周身各处,这种光明不同于内明,终于到了心光阶段,这种心光不同于莫闲曾经由四禅所证得的心光,那是一种智慧之光,而这心光却是由心脏产生,一切都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心光洒下,五脏六腑各奇光,一种潜在内脏之的深深的信息开始运作,内脏开始挥强劲的功能,心脏强有力的搏动,血液也开始质变,带来骨髓也开始异变,莫闲内视可得,血液如汞,骨髓由淡黄色逐渐向白玉色泽转化。

    骨骼也开始转化,身体开始了脱胎换骨,莫闲在以前曾经听说过,练武到了极高境界,血如铅汞髓如霜,莫闲一直以为笑谈,但这一切都真实的生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缓慢的生着,莫闲知道,当这一切完成,他的诸身之神将现身。但莫闲不知道的是,他是第一个开了千窍的黄庭修士,这种变化可谓前无古人,估计将来也不会有,许多机缘巧合,才造就了他,他的黄庭之道,事实上已偏离了书所说。

    尽信书,不如无书,命运在这里转了一个弯,黄庭之道展开了他的辉煌。

    莫闲体内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然越也现了这一点,他冷哼了一声,二十四粒小定海珠压在龟甲上,就在这时,然越脸色又一次变了,寒冰地狱生了大变,不好,那个女子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然越身子一晃,留下一个虚影,手拿着一支孔雀翎,小心站在血火之,他的真身已移到寒冰地狱。

    寒冰地狱,绿如的姹女真身弹着琵琶,化成无数的铁骑,而绿如的阴魔化身,在无尽的铁骑,上下浮沉,她充分体现了以魔御魔,寒冰地狱一切,都在铁骑大军面前不堪一击,不论什么幻像,有的还没有成形,便在铁骑面前分崩瓦解。★■

    转眼间,寒冰地狱现出原形,毕竟黑地狱不是真的地狱。

    一颗蜃寒珠浮现地绿如的面前,绿如好奇看着珠子,珠子气象万千,刚才所见一切,如走马灯一样,在珠子表面浮现不停。

    绿如明白了,这件应该是寒冰地狱的镇压法宝,她身上走出一个影子,转眼成了生人,就要上前取下。

    空间一亮,然越现身,绿如像惊弓之鸟一样,一下子退出数丈外,身边琵琶声响,无尽铁骑大军又一次出现,潮水一样向然越涌了过去,黑压压的一片,好像要将然越吞没。

    然越手只有四支孔雀翎,顺势一刷,那些铁骑一接触到毫光,陡然消失,好像没有出现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子,百里聪为你神魂颠倒,你却不知自爱,居然投入魔教,还不放下屠刀!”然越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绿如冷笑一声:“居然是百里聪的同党,杀我族人,今日该我报仇!”

    说完身体一晃,姹女真身现,莲花朵朵,空风云动,一只纤纤玉手从云层伸下,姹女擒拿手,直向然越拿去。

    绿如知道他是高手,也不用什么阴魔,直接以力压人,绿如有一个优势,就是她凝煞成功,本来她不需要凝煞,但凝煞成功,而且一次凝煞,消耗的煞气量足够许多人凝煞,虽然姹女擒拿手是纤纤玉手,但实质上混合的煞气,比一般擒拿手更见凶狠。

    然越一见玉手压了下来,他显然很惊讶,他没有想到,绿如看起来一个弱女子,据说她的功行不高,却出如此大擒拿手。?★★●网.?

    他猛然一挺腰,手四支孔雀翎往上一迎,轰的一声,然越往下一沉,玉手比他想像的厉害,玉指一定,掌心突出,然越身周一阵阴寒,然越哼了一声,吃了个小亏。

    他一时大意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轰的一声,现出一尊法相,祥云缭绕,瑞采纷呈,现一只大孔雀,双翅一展,红光顿现,出现在绿如身前,轰的一声,绿如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绿如一下子飞了过去,口沁出一口鲜血,然越像死神一样,眼睛冰冷:“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五指之上,立现五色光柱,当头就罩了下来,绿如脸色沉静,一下子消失了,她动了太宇之术,这是对空间的一种感悟,但目前对绿如来说,还是太高深了,根本不能如意使用,一经动,绿如都感觉不到外面的东西,只觉恍惚一样,她出现在另一处。

    阴阳独尊姹女**到了四层之后,会对空间之术糊涂有些感应,但要熟练操纵,要等到第六层才行,而对于时间的操纵,要到第五层才能有些感应,这就是宙光之术,只还是阴阳独尊姹女**独到之处,姹女**,练到极致,甚至能引起时间倒流,但自从阴阳独尊姹女**流传到今日,还没有一个人能修炼到这个层度。

    然越一怔:“天足通?!还是相似的神通?”

    天足通也是一种空间神通,修炼到极致,一步之下,迈入层层空间,哪怕不同空间法则不同,也阻挡不了天足通,绿如的太宇之术,的确与天足通相似。

    历史上有一个故事,慧林寺有一位圆观法师,不知是哪里人,住于洛阳城。圆观法师结识李源,两人成为忘形好友,交情深厚。李源父亲李澄曾任太守,天宝末年身陷贼人之手,李源于是将家产业施舍给洛阳城北的慧林寺,将父亲李澄的别墅,作为慧林寺的公用财产。李源自己每日使用一个饮食器具,随慧林寺僧众一起饮食,如此这般过了年。

    李源喜好服食仙方,一日忽然约圆观法师一起游历四川青城山、峨嵋山等仙家洞府,访求仙药。圆观法师想走斜谷从长安入蜀,李源则想要从荆州进入峡,两个人争执这两条路线,经过半年都没说服对方。李源感叹:“我已不再侍奉天子王侯,因此游行之时,着实不想再走洛阳、长安两京间的官道!”

    圆观法师沉吟许久,叹道:“出游在外,确实不必坚持走哪条路,那就依你意思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就从洛阳启程,南下荆州,再沿长江上行,进入峡。这日行经南浦,在停泊舟船时,看见几位妇女穿着丝质衣带、锦绣衣服,戴着耳环,背负小水瓶在溪边汲水。园观法师看到之后,当下低头流泪不已:“我之所以不想走这条路,就是恐怕遇到这位妇人。”

    李源诧异地问:“自从进了峡,我们见到如此穿着的妇人也不少,为何偏偏见到她就流泪?”

    圆观法师无奈说出实情:“这位妇女乃是王氏,是我来世托身之处。她怀孕已年,至今尚未生产,正是因为我未前来。如今既然已经见到,我的性命也就有所归属,这正是佛家所谓的生死轮回。请先生用符咒令其尽快生产,并且稍微停留几日,把我遗体葬在山谷之间。等到王家生下儿子,沐浴婴儿之时,也希望先生能前来拜访。如果那时婴儿能冲先生一笑,就是依然认得先生。再往后十二年,时当秋月圆之夜,专门约定在杭州钱塘天竺寺之外,乃是与先生的相见之期。”

    李源听完法师这一番话,后悔自己当日坚持走这条路,导致圆观法师丧命于此,悲伤哀痛,难以言表。李源根据圆观法师所说,召那妇人前来,并告诉她可以令其顺利生产,妇人闻言,欢喜踊跃地跑回家。不久,她的亲戚族人前来聚集,以干鱼浊酒在河滨馈赠李源。

    李源于是前往女子家,授以符咒之水。圆观法师这边,已经沐浴完毕,更换新的衣装,随后结跏趺坐,安然圆寂。圆观法师刚刚断气,那王氏就顺利产下一子。日之后,李源前去看新生儿,从襁褓抱起婴儿,走到方明亮之处,果然看见婴儿冲着李源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李源再次感伤流泪,就把此事原委详细告诉王氏妇人,王氏获悉此事,隆重厚葬圆观法师。第二日李源就调转船头,回到慧林寺后,询问圆观法师弟子,才知圆观法师事先早已有过吩咐。

    李源时常忆念十二年后杭州再会之约,十二年后秋之期,前往天竺山寺。那天夜里,月亮皎洁光明,李源忽然听到葛洪井边,有牧童在歌唱《竹枝词》,乘一头牛,一边敲击牛角,一边清歌词曲,头上绑着两个髻,身上穿着一袭短衣,徐徐来到天竺寺前,唱道:

    “生石上旧精魂,

    赏月吟风莫要论。

    惭愧情人远相访,

    此身虽异性常存。”

    李源仔细打量,现牧童正是圆观法师转世,面相表情几乎一致。李源趋前作礼:“不知观公是否康健?”

    牧童答道:“李公真乃守信之士,如今你我圣凡殊途,小心不要再靠近我。你世俗之缘尚未尽,只要精勤修行而不堕落,将来还能再见。”

    这里不能靠近,实质两人已分隔重重空间,空间法则不同,如贸然靠近,可能尸骨无存。这就是天足通的境界,也可以算是太宇之术。

    太宇之术实质对修士要求极高,所以然越才惊讶:“纵有天足通,你能如意使用吗?”

    说完,手指轻挑,一圈圆光从身边诞生,只斩绿如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