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路上,越敬修已将自己掌握了一些词汇还有语法告诉大家,众人的脑域都得到了极大开发,他只说了一遍,众人都已记住,一种语言一旦入门后,凭他们超常的记忆能力,应该来说是很快的。

    莫闲认真观察长老,他的长相与人有些类似,却有很大区别,初看,不过是人长了翅膀,但细细一看,却有着很大不同,脸形似枭,一张鸟嘴,眼睛闪着碧光,手却是六趾,他们端上来一种果子,还有一种肉类,是一种地鼠肉,拌着佐料,一股血腥味,请他们享用。

    两个女的差点没有吐出来,莫闲看那种果子,却像橡果,不过个头很大,足有拳头大小,心中一动,取在手中,微微一愣,剥开的果子,咬了一口,有一种橡木的清香,味道很怪,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特别是一种涩味,使口腔失去了感觉,用正常的说法很难吃。这种坚果入口,生理迅速分析,很快就得出结论,果子无毒,他手上淡淡红光一闪,果子已经熟了,再入口,涩味大幅度下降,倒别具风味。

    别人一看莫闲的动作,也偷偷用真火烧熟,他们动作很隐蔽,也许长老看见了,但装作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越敬修却与长老攀谈起来,随着词汇的增加,越来越熟练,对于肉食,众人都没有动,其他人认真听着,过了一会,云筠结结巴巴加入对话中,随着时间流逝,她也越来越熟练,众人地交流中,莫闲更是好奇问了另外的羽人。知道了附近数百里范围内的大致情况,出了这片森林,便是被告称为日生族的妖类,的确是妖,已经形成了王朝,他们来源很丰富,有些是野生的动物,甚至是植物妖化化形而出,而更多的是妖通过繁殖而生,他们将此过程称为开灵,一般来说,野生妖物开灵后便超脱种类而出,进入妖的世界,而妖所生殖的,都是智慧已开的妖。

    众人大感兴趣,特别是妖之间相互通婚,居然打破生物之间的生殖壁垒,居然能生殖后代,要知道,在正常情况下,只有相近的生物可以生殖,像马和猪之间不可能产生后代,但这个规律被打破了,特别是万灵学的三位,心中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看诸位外貌都一样,看来诸位修为很高,是王室内还是侯门?”长老问到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莫闲笑到:“长老说笑了,我们出身不提也罢,家族中已没有人在此,只有我们在此。”

    莫闲从长老表现就知道长老误解了,他也无意识解来这个误会,他根本没有想到,自己这帮人是从天外而来,而且属于人这一个种族,在这个星球上,智能生命很多,估计也有纷争,既然对方误解,那就由他误解下去,反而不需要自己说明来历,想了解它,最好融入它。

    莫闲这一说,众人立刻明白了,众人都会心的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不愧为王室出身,我就不问了,从你们表现中,还有衣服的实质,以及快速学会我族语言,都证明你们是王室成员,至于你们是哪里个王室,我就不问了。”长老说。

    “多谢长老。”莫闲说,其他人也微笑不语,人说着,天渐渐亮度,长老说:“你们在白日活动,而我们在白天休息,你们如果没事,就在我们这里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出去走走,你们只管休息,我们也该走了,再见!”莫闲笑到,众人起身,出了羽人聚居地,回首在看时,雾气涌起,很快将聚居地淹没,莫闲摇摇头,看起来他们很和善,但莫闲感觉到,他们大部分人都做好了准备,好在没有什么事发生,一旦莫闲等人不怀好意,他们所在之地,恐怕成为乱箭覆盖的地方。虽然他们的并不知道,就凭莫闲一人,就足以毁灭他们。

    莫闲他们并不是什么也没有做,事实上,莫闲等人早就在各个方面进行考察,包括他们的生命符箓,莫闲都是提取了,那是在他不经意间,莫闲手中出现了一根羽毛,看起来根本没有用的东西,他们怎么知道格物学的深奥,莫闲没有用仪器,却将长老的生命特征的全部参数测量出来,他修行的天演录,还有相关的法术中,有一大类是关于这方面,不假外物,人身上各种器官发生奇妙的变化,转化成无形的仪器,仪器不过是人体器官的延伸,器修在任何情况下,都能借助自身来测量外界的参数。

    其他人亦然,走出了很远,郑乐说:“他们的生命从物化分子角度来说,和我们相差无己,食物味道虽怪,但组成上并无二致。”

    左寻萧说:“从环境上来看,他们聚居地形成一种稳定的小气候,适合生命的生成,而局也很合理。”

    方亦竹如同变戏法一样,手中出现了几根草一样东西,“这是他们最常用的建筑材料,我问了一下,叫咕咾草,保暖透气,还散发着淡淡的灵气,本身就具有驱虫保健功能,不过他们身上比较脏,毛发中有寄生虫之类,现在我身上都有些痒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心理作用,跳蚤、虱子之类的,一出现在我们身上,我们就有感觉,只要微微振动,就足以杀死他们。”云筠说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建筑,也就是他们的巢,别具一格,他们是卵生,卵集中在中央,整个拓扑结构有点眼熟,好像一种阵法。”越敬修说,“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?”

    “他们整体布局运用了阵法,但并不是有意识运用,而是碰巧,是一种自然界中常见结构六边形的变化,你有没有留意到,他们的巢也是六边形,他们是以六边形布置的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越敬修恍然,“我没有想到蜂巢,除了巢是一个个六边形,更大结构也是六边形,六个巢形成更大六边形,依次向外扩展,我有点不清楚,你为什么说是碰巧?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几个羽人,他们根本不知道,只觉得这样很舒服,因此我认为是碰巧!”莫闲说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