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各自将所得数据汇总,莫闲甚至拿出一个大橡子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拿的,方亦竹更恶心,居然拿出了那种地鼠肉,保存在试管中,其他人都没有看见,各种实物标本都交给了越敬修,越敬修用特制的材料袋将东西装入标本袋中,放入行军袋,而各人数据也出来了,记录成册,各人放入自己的行军袋中。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没有得到圣树的生命符箓!”方亦竹有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说:“圣树不过是棵巨树,生命符箓得到很简单,我这就去取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去取,隐身前去,还是有其他方法?”

    “不用隐身,我自有办法。”莫闲抬头看到一只鸟,手一指,“鸟歇在树上很自然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的头顶上方出现了一道淡淡的双螺旋,眼一眨的功夫,已将鸟缠住,自然分出一个念头进入鸟的脑袋,刹那间建立了一种联系,莫闲感到自己在刹那间分成二个人,其中一个以鸟的视觉在观看,鸟鸣叫一声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“你控制了它?”方亦竹惊讶的说,“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分神化念,以自己念头控制鸟等小型生物,时间不长久,相似法术在《实验中的实用法术》,屠呦著作,这是她早年一部不起眼的著作上,你有兴趣可以看一下,不过此法术很难练,一般人不会练,而且应用的地方较少。”莫闲说,他的念头控制术实际上早在来这个人世界之前就已经掌握,国手妙医屠呦也独立发展出这种法术,事实上是古代控制蛊虫的一种法术经过演变而成,当然和莫闲的念头控制术并不完全相同,但效果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,鸟已飞回,衔着一根枝条,莫闲手一伸,落到莫闲手中,莫闲的念头散去,鸟儿叫了几声,飞走了。莫闲手中灵光起,生命符箓刹那间浮现在眼前,莫闲细细地看了一会,这图谱才散去,枝条已被他的灵光所封闭,递给了越敬修,而当生命符箓出现时,方亦竹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“跟擎天树的生命符箓很像。”方亦竹说。

    “生命符箓肯定有相似的地方,两种树都很巨大,相似是应该的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考察,而在妖王晋鹏的宫殿中,国师炎日正在向他汇报,昨夜他夜观星相,却发现了一颗奇特的星,并且此星生出了黯淡的星,好像飘落世间。

    “吾王,天有妖星降世,意欲与吾王争位,吾王当早作打算!”炎日说到。

    “国师可知此星应在何方?”晋鹏问,晋鹏妖王,在位已经有三百二十年,他未入化神,目前算是妖婴期,他的王位得位并不正,三百二十年前,弑父杀兄,夺得王位,加上周围有天狼国,青丘国,用方国,时时窥视,他已六百多岁,虽是妖婴,妖婴寿元在五百到一千多岁,他已老迈。他的子女有十几个,巴不得他死,他自己吸取教训,牢牢地掌握着军权,才没有发生政变,要靠自己的力量进入化神,他是没有指望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,他还是想尽办法,甚至借助于采补之术,他自感有些效果,现在一听说有妖星降世,心中很焦急。

    “位在东南。”炎日说,他也是一位妖婴修士,世间化神的妖,只有几位,一个是冰天魔女冷南露,一位是青竹客泽成,还有一位是烟霞仙子玉亦晴,这三位是一方宗师,徒子徒孙的几千号,还有三位,一位是暗月屠者合行葭,一位是千秋梦方苞,一位是残阳客尹其雷,这三位却是行踪不定,并无徒弟。

    “东南,东南有雪山横绝,是在那个方向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昨夜观察正是此处。”炎日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处不是有夜行者羽人,难道是羽人?”晋鹏沉吟到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炎日说,“天机动,但很难觉察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派一支军队去,直接铲除那些羽人。”晋鹏冷冷的说,他宁可错杀一千,也不能错放一个,他作为华都国的王,凡是对他王位产生威胁的,他都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冰天魔女冷南露也在沉吟中,他也看到了一颗星,不过他的功行比炎日强得多,她看出来是一艘奇怪的船,消失在月亮后面,她有点犯迟疑,说是船,太抬举它了,她很难相信,有这样的船,她想起一个流传很广的传说,说是有帝流浆从月亮上洒落,会不会和它有关?

    她也看到有一艘很小的飞行器从船上飞下,转眼就失去了踪影。登陆艇出发后不久,便隐身了,但他们都看出来它的轨迹,,基本上确定了它的方向在横绝雪山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叫身边的侍女:“让大师姐芸香来见我!”

    琮了一会儿,芸香来到,一福之后,说:“师傅,您好叫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横绝山,给我查一下,有无外来人员进入横绝山,如果遇到,你抓一个活的来见我!”冰天魔女冷南露说。

    冷南露吩咐下去,青竹客泽成也派了人,同样,烟霞仙子玉亦晴也派了人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山下,陡然心血来源,在心中推演,脸上露出了苦笑,越敬修看到莫闲的苦笑,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麻烦了,居然既有军队,又有修行者前来,想不到他们不小心,在夜晚行动时,世间的妖中有人看到了,多了一颗星星,现在四方有人赶来,我怕我们的登陆艇有失,想不到这个星球虽然文明程度很低,但却很好战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听到莫闲这么说,越敬修也低下头,推演了一番,叹了一口气:“百虑一疏,我们先不走,既然来的,还是先打发的他们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忙问什么事,越敬修一说,几人也皱起眉头,莫闲说:“不要紧,我推演时天机很明朗。对方不会比我们高明,要不然的话,我推演天机就有干扰,既然来了,我倒要见识一下,天妖星的修士究竟什么样?”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