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敬修看着横绝山岭,眼中纷飞的算学符号,渐渐凝成一座大阵,他开口了:“这横绝山岭七座山岭,周围古木参天,略一变化,就是一座大阵,在这方圆数百里范围内,我依可以而下一座困阵,来看看他们的阵法水平。”

    莫闲知道他的想法,对器修来说,阵法实际上体现了算学水平的高低,这不是考究敌人和阵法水平,而是考究他们的阵法水准,方圆几百公里的阵法,就在莫闲的家乡,也是绝无仅有的,莫闲发现器修在结构方面有特长,这种阵法一般来说,还是和传统阵法有些区别,传统阵法更擅长在方寸之地做文章。

    越敬修身边出现了无数波纹,无数结构在生成,铺天盖地般的向四周而去,结构围绕一切都像水波一样,如果从天空往下看,就觉得这方圆数百里之内,一瞬间模糊了,在场的众人虽然在算学上并不如他,但众人对算学这门工具也十分精通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越敬修布置阵法,大概十几分钟,大阵已经成形,莫闲笑道:“好一座大阵,外人入内,不是懂算学就不能深入,但攻击力没有,我来加点料。”

    他头顶上双螺旋出现,随着双螺旋,无数生物虚影向四面八方而去,外围的树木和生物在这一刻发生的异变。莫闲这样做,其他人也来了兴趣,纷纷施法,把一座好好的迷阵变成了攻击力十足。

    莫闲等在一株树下,方亦竹随手施法,摄取周围的木柴,几张椅子成形,莫闲一笑,手一动,眼前出现了茶几,上放茶炉,炉火正旺,莫闲从行军袋中取出茶叶,众人一见,纷纷从行军袋中取出吃食,居然把这个地方当成野趣。

    他们在此等待,过了几个时辰,听到空中有破空声,一道遁光落入阵中,来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已入阵,莫闲等饶有兴趣看着来人,来人并没有看到不远处树下众人,在她眼中,这里是一片森林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这个女子,说是女子并不确切,应该称为女妖,浑身婀娜,不自觉间带有一种风情,但双耳却是尖尖,同时拖着二条尾巴,居然是双尾狐妖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来妖正是芸香,她在冰天魔女冷南露门下修行,深得冰天魔女的欢心,一身碧落真气,是冰天魔女门下数一数二的高手,功行已到元婴,在这颗星球也是有数的高手,但是芸香却不知,她一来便陷入阵中,已失先机。

    芸香闯入阵中,见满眼都是树木,她皱起眉头,刚才明明看到这里树木很稀疏,怎么会这样?猛然间,她的身体一缩,接着一糊,便移开了一段距离,一根树藤如毒蛇一般,却缠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她眼睛一下警惕起来,那根藤条转过身,周围又有数根藤条向她缠来,她的身上陡然出现碧落真火,藤条还没有近身,就化作灰烬。她心中一沉,感到自己中了算计。

    周围已经变成了一遍火海,她以为是她的碧落真火引发了森林大火,却见火中飞出大量昆虫,似乎并不怕火,她一愣,两条尾巴从身后抖出,迅速变大,如毛聋聋的两条大棒,尾巴上毛纷纷射出,如漫天的针光,一一将昆虫射落。

    昆虫一落,风一卷,火消失了,剩下光秃秃的树干,黑秃秃的树干却动了,向她伸出无数黑色树枝,同时耳边似乎在呻.吟,也似在悲吟,似乎向她讨命。她明白了,自己落入有心人的圈套,但她想不通,自己来此,应该没有泄露,难道自己误入一个不是针对自己的陷阱?

    她身边碧落真气一闪,向外急排,将那些树木排了出去,树木一遇到她的碧落真气,瞬间化为烟气袅袅升起,她更加确定,她中了别人的暗算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友何人,冰天魔女门下芸香拜见道友,不知为何将我困住,还请现身!”芸香自报家门,莫闲见她自报家门,他并不知道冰天魔女何许人也,但不妨碍他估计冰天魔女的修为,从她的徒弟芸香身上看,她的修为应该在化神期或其上,他想了想,手一挥,双螺旋光带又现,周围无数生物层出不穷,向芸香涌去,好似一个生物的宝库。

    芸香话音一落,突然空间一变,眼前一花,见一条双螺旋光带伴着数不尽生物铺天盖地般压来,她一愣,脑中迅速思考,有什么门派如此,好像没有门派这样,碧落真气如海涛一样,迎了上去,但令她惊讶的是,光带卷曲间,碧落真气竟然迅速转化为白色,失去了控制。芸香不知道,碧落真气对莫闲来说,只是较为粗糙,根本不成系统,一接触间,便被莫闲的生命之光无孔不入,真气一旦失去主宰,便被莫闲所转化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虽然狐尾不经思考,已经抽出去,但一接触光带,便感觉到如陷入一张蛛网之中,接着全身一紧,便自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莫闲骤然出手,倒吓了众人一跳,却见莫闲一出手,对方便已昏迷成擒,随着光带回收,将芸香带到身边。

    莫闲手中灵光一闪,便禁住了芸香的法力,他的法力深入她的身体之中,几转之后,便弄清楚了碧落真气的实质,感到她的身体并不完全等同于人类,其他人的神念还有神识也侵入她的体内,甚至方亦竹还提取她的生命符箓。

    “她的真力还很原始,完全是一种直觉的修行,法力品质不高。”越敬修说。

    “这种法力能滋润她的身体,但并不彻底,如果改进一下,可能更好。”莫闲说,“她体内流转的真力,是一种能量,但信息容量很小,,体内有妖婴,但妖婴并不纯,可以改进一下,妖体并不彻底,还有野兽的特征,我们是不是做一个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实验?”方亦竹问。

    “改变她体内法力,开辟新的经络,看看是不是她能发生改变?怎样改变?”莫闲说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