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筠身上暴出一团电光,却正合了雷霆本义,在古修当中,雷电是阳刚之气,天下一切妖邪都害怕雷电,甚至在民间出现模仿雷电的爆竹之类来驱邪,形成的场能正好克制一般阴性的场能,而信仰却是精神方面,不时很难干涉物质世界,但当积累到一定程度,量变引发质变,不过,信仰之类针对的主要是阴性的信息,有人说依据信仰是鬼修,当然此处鬼修不是修行界所说的鬼修,一句话,神道修行在一定程度上来讲是鬼修,依据众人信仰而点燃神火。

    虽然芸香并没有收集信仰,但她无意所得的妖文的力量根本是信仰,汇聚不知多少年的信仰所成,自从天地间第一只妖物所诞生,无意间使妖文诞生,妖文便深深刻入众生的生命符箓之中,一代代的流转,但妖文得到与否,还看机缘,矣物一般不能觉醒妖文,但奇怪的是,妖文只要智慧生命都能看得懂。

    芸香写出妖文擒字,不料云筠却爆出一团电光,正大光明的能场正好克制源源不绝的虚空中不知何处生成的力,她的身体为之一轻,她笑道:“你技穷了,三招已过,我要进攻了!”

    她说完后,身边雷电大作,天地间一片雪亮,连莫闲体内的雷鼎都跃跃欲试,越敬修喊到:“不要将她杀死!”

    闪电已如波纹一样,芸香大叫一声,被告轰飞过去,她的碧落真气在雷霆面前,如纸糊的一样,步天歌行不愧能在器修中保存下来,并且发扬光大,战斗力的确很强,她已经收了手,但还是将芸香击得焦黑一团,摔在地上,眼看只有出气,生命垂危,众人不觉一哆嗦,平时没有留意,云筠居然如此暴力。

    莫闲一看,叹了一口气,手中一挥,生命圣光笼罩在芸香身上,眼看着芸香焦黑褪去,转眼间复原如初,甚至为之前更加白嫩,精神也好了,莫闲摇头说:“你谁不选择,偏偏选择她,她修行的是步天歌行,一种很少见的雷法,我说你的修行的碧落真气太粗糙,你还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芸香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,按理说是敌人,偏偏又救了自己,她糊涂了,说:“你们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此修行,布下了大阵,本来想使人知难而退,你们偏偏要闯入,又偏偏修行的功法很粗糙,我看不下去,改造了一下,不知是你的师傅本身水平所限,还是有其他原因,碧落真气太粗糙了,我这里有一套碧落真气的升级版本,比你所修强得多,你想修不想修?”莫闲说出了用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芸香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“你说有一套功法,问我修不修,功法之中,有没有陷阱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种功法中还用陷阱,不过是我们根据你的情况,改进了一下,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陷阱,能纯化你的真力,你连化形都不完全,耳朵还有尾巴都没有隐藏。”莫闲摇摇头说。

    她真的懵了,天啊,只是怎么回事,她千想万想,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,莫闲也不管,手一抬,一道白光射入她的脑海中,她想躲没有躲开,脑中出现了行功的路径和相关存思的建议,甚至有些地方的符箓都作了修改,她怔住了,因为这套功法和原先她修的功法一脉相承,不过比原先功法多了不少经络,还有相关存思的符箓等。

    功法却比原先精妙得多,她一时间陷入二难之中:“前辈,你传我功法,难道想收我为徒吗?我已有师傅,不可能再投师!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们是见猎心喜,想看看你究竟会走到什么程度,不过,此功法修行时,最初你会感到好像功力退步,那不过是假相,你的功力太多杂质,只是纯化你的功行,过了这个时期,你就会感到实力猛增,当然修不修看你,我们只是把功法传给你。”莫闲说,其他人也喝茶的喝茶,甚至有人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越敬修说:“莫道友,那一位该怎么办?”他嘴一努,莫闲知道他的意思,他说的是凌听白。凌听白在阵中与树搏斗,树已经化为妖物,甚至有动物妖化一样,她的飘带舞得水泄不通,头上的珠花也不时飞起,在她的眼中,面前的敌人层出不穷,多数是幻影,但也夹杂着真实的敌人。

    莫闲一笑,双螺旋光带冲出,一声响亮,无数生物铺天盖地,光带如同绳索一样,破开了她飞舞的飘带,侵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她眼前一滞,便自昏了过去,被光带卷到眼前,莫闲一笑,光带一收,凌听白被抛在地面。芸香看到莫闲举重若轻,将烟霞仙子的爱徒凌听白就这样擒住,回想当时自己也看到双螺旋光带,看来自己也是被他擒住,一时百味俱呈。

    “你弄明白了她的行功图了吗?”越敬修问到。

    “弄明白了,三大宗师好像都很粗糙,看来,他们进入元神期凭的是运气,而不是真正的实力,我们先来将修杰的功法分析一下,这是他的行功图,虽是妖婴期,同样和芸香一样,妖婴不纯,他的路线只走了中脉,是以身体化形时不完全,他是三眼狻猊,弄得这样怪模怪样,实际上完全可以开辟这样几条经络。”莫闲说着,手一挥,一幅图出现在眼前,手在图上画了几画,增加了几条经络,又在图上相应的位置画上符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加入其中,指出相应的缺点,并修改图,一会儿后,一幅彻底变了模样的行功图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芸香见此过程,呆呆望着他们,见他们热烈的讨论,有些人甚至拿出笔来记录着什么,甚至另一个女的在修杰的手指上用针戳了下,她发现针只是法器,好像并没有伤害他,然后慎重地放入一根透明的琉璃管,只听到另一个修士说什么生命符箓的话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这些人要做什么,随后那个莫闲手一挥,解开了修杰的禁制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