圆光一现,飞斩绿如,绿如身上一阵琵琶声,宛如实质,两者相撞,激起一天星雨缤纷,绿如又退了两步。▲.?

    绿如退的过程,姹女真身又显身,手上出现一个奇怪的手印,无数光线聚,然越看到绿如居然恢复的原样,姹女真身手一指然越,一种奇怪而陌生的感觉作用在他的身上,纵有佛光护体,却不能阻挡分毫。

    然越一惊,却现这股力量似乎很小,他顾不得检查,法相又现,明明击绿如,绿如居然没有事,这种感觉很奇怪,似乎攻击提前了,怎么可能,绿如不在刚才的位置,然越莫名其妙,就像那一刻,绿如不在此位置一样。

    然越眉头皱了起来,他陡然想到一本经书,《过去庄严劫经》,这本经书,叙述了过去庄严劫的千佛,相传修成过去庄严劫经,只要过去存在,那么对方就不会消失,因为过去已成事实,这只不过是传说,有没有这本经书,都是一个谜。

    只是在《长阿含经》,提到了过去庄严劫而已,但绿如的表现,太像传说的过去庄严劫经修炼有成,实质上,然越不懂绿如所修的阴阳独尊姹女**,这不是过去庄严劫经的表现,而是宙光之术的表现。

    宙光之术,操纵时间,上下四方为宇,即空间之意,古往今来为宙,即时间的意思,而宙光之术不是绿如目前所能掌握,但绿如修成了姹女真身,在危急关头,借用以后的宙光之术,形成奇异的效果,但副作用也是极大,就是姹女真身,也只能勉强调用一次,还推迟宙光之术的掌握。

    本来,只要绿如进入第五层,就能模糊感应到,在实战,宙光之术勉强能使用,但她这一次使用后,最起码到第六层,才能勉强使用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能逆转时间,以过去身对抗我,你彻底惹火了我,你逼我用净世咒来对付你!”然越说着,手结印,口诵咒,奇怪的是,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,在这人造的地狱内,乌云刹那间遮蔽的天空,风不知从什么地方吹出,飞砂走石,天空之,电闪雷鸣,大雨滂沱而下。?w?

    一道波纹荡起,时间似乎停顿了,所过之处,砂石雨水,停在空,雨滴此时无比坚硬,如果有人从其经过,雨滴比金刚石还硬,因为时间的确停住了。

    这种净世咒实际上也涉及到宙光之术,在这个世界,一切都以光为参考,时间只是物质运动的产物,净世咒的玄妙在于它改变了光,也就改变了时间,所以也算宙光之术的一种,时间本来就和光联系在一起,所以才称为宙光。

    雨停住了,不是停住,而是时间停住了,接着时间开始倒流,这才是净世咒真正的奥秘,如果生命在其,因为时间倒流,从大人到小孩,最后归于无。

    波纹前进得并不快,这主要是然越功力不够,净世咒根本不是一个修士所能动,修士即使动,范围也很小,度也很快,但在两个修士对决,不完全的净世咒也是很可怕。

    然越却被一层光幕护住,从波纹的外部开始,直到他的身边,雨水却呈现出不同的表现,最外层雨水静止了,但越到身边,雨水越动,不是往下落,而是倒飞出去,时间直接以肉眼可见的形式,直观表现过时间倒流的奇观。

    绿如听然越一说净世咒,开始并没有留意,当他动时,现居然和宙光之术不谋而合,心大惊,身体向外急驰。

    明明波纹很慢,却比绿如度要快得多,眼看绿如就要落入其,轰的一声,一青一白两道长虹突然出现,是白猿道人的青虹剑和白虹剑,破开始空间,将绿如一裹,往外急驰。???.★

    剑光虽然迅,但转眼间被慢吞吞的净世咒波纹追上,白光一下子静止了,但青光却一闪,裹住绿如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白猿道人,想不到你连白虹剑都丢了,哈哈!”然越狂笑道,手一摘,白虹剑摘在手。

    白猿道人惊魂未定,在一处山峰上,放下绿如:“丫头,你胆子不小,去惹小明王,还让他用净世咒,他净世咒一出,连我都退避舍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那个小明王这么凶?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不用净世咒,不是我的对手,可是一用净世咒,我也要让他,连我的白虹剑都失陷到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怎么这个时候出现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跟着你,你胆子不小,为了你那个小情人,连命都不要了,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绿如一跺脚,嗔怪道,陡然想起莫闲还在黑地狱,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你那个小情人,我看过他的面像,他命长呢,他说不定会在黑地狱有奇遇,我得想办法取回我的白虹剑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要是小明王用净世咒对付莫大哥,莫大哥不是很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女生外相,我的剑失陷在里面,不见你担心,你倒担心你的小情人,放心,然越他功行不够,在一段时间内,只能动一次净世咒,你的小情人不会有事的,我跟了一路,你那个小情人不错,虽然是遇仙宗的,一点也不歧视你,不用怕,遇仙宗要是阻拦,我就杀上门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杀向黑地狱!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,我们还是等待时机,我要炼一件宝物,让黑地狱大放光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曾收过密宗一个喇嘛的大日轮珠,居然其有舍利,我一直没有炼,那个喇嘛前些日子身殒,他留下的大日轮珠正好克制一切黑暗,等我炼好后,就一锅端了黑地狱。”

    然越收了白猿道人的白虹剑,一时也没有时间抹去白猿道人的烙印,他的一个幻影还在阿鼻地狱,镇压着莫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随手在剑上加了一道符咒,把剑收入袋,身影一闪,出现在阿鼻地狱,他现,莫闲身外龟甲的黄光不仅没有变暗,反而越晶莹。

    小定海珠虽然压在上面,莫闲正盘坐在虚空之,已经进入定境之,他悠长的呼吸,似乎龟甲与之相应,一缕缕淡淡的黄色随着吸气,进入他的体内,在他的呼气之,又出现在龟甲之上,小定海珠反而被黄光撑高了尺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一时也无法破开龟甲的黄光,五根孔雀翎一指,五色毫光顿时射出,在黄光外化成五色火焰。

    又将手一扬,五道五色光华交叉,形成了一个牢笼,他要用五色真火,花上四十九天时间,将莫闲连同龟甲彻底炼成灰。

    他做完这一切,身体一闪,出现在血池地狱,皇甫冉正在大杀四方,滔滔血水,对他来说,根本没有影响,他十二灵鬼合体,滔天鬼手四下捞着,抓起鬼魂,正往嘴里送,身上气息在不断增长。

    然越出现在血水,血水对于他来说,根本不沾身,然越一出现,皇甫冉的鬼手立刻抓了下来,然越一声冷笑,手孔雀翎往上一刷,五色毫光泛起,鬼手一下子崩溃。

    皇甫冉并没有惊慌,手一指,一股绿油油的光气如绳一样,向然越捆了过去,同时,手上出现了一柄狼牙棒,泛着灵光,飞了起来,直落然越。

    然越手一指:“消!”

    光气之绳顿时不见,狼牙棒已经临头,然越看了一眼狼牙棒,手孔雀翎就势一刷,狼牙棒落入红光之。

    皇甫冉急忙用意念想收回,却一点反应也没有,他急了,狼牙棒是他近期所买的一件上品法器,如果继续温养下去,也许有朝一日,会进阶法宝,却被然越收去。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:“好贼人,还我宝物!”

    说完一张口,一片绿色如潮,只向然越压下。

    这是灵鬼的精华,每一缕气息,都是经过灵鬼千锤百炼而成,比普通的气息强上太多,而且,除了鬼修以外,其他人吸入一丝,其寒彻骨,立刻失去灵活性。

    然越却笑了,五指屈张,就是一抓,绿气顿时向他手汇去,形成了一颗丹丸一样,在手上下抛飞。

    经此一下,皇甫冉终于认识到自己与然越的差距,转身想逃,在血池狱,往哪里逃,然越手一指,轰的一声,血水凭空而起,往下一镇,皇甫冉大喊:“饶命!”

    然越笑了,血水往上一围:“要饶你的命,也不是一件难事,你要宣誓效忠我阎罗殿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