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杰醒来,刚要反抗,却发现自己真力被禁,看见芸香呆在一边,目瞪口呆。莫闲一视同仁,直说他的功法太粗糙,把那套修改过的行功图同样传入他的脑中,修杰也呆了,怎么也想不通,是不是莫闲等人吃错了药。

    他不敢修,但那套功法却是与他所修功法一脉相承,他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而且精妙无比,内心又按不住冲动,陷入两难之中。

    他三只眼有三百六十度视角,刚才很震惊,是以没有留意还有二个人他认识,一个躺在地上,另一个正呆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芸香?你也被他们抓住?”修杰问到。

    “噢,你跟我说话?”芸香正在呆愣之中,今天的事已远远地超过她的理解范围,不论是她的功法,还是刚刚展现在眼前的一幕。天啊,这是一群什么人。她正在绞尽脑汁,听到修杰的话,不由地噢了一声,她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跟你说话,你怎么了?”修杰问到。

    “那套功法是根据你的修行推导出来。”芸香答非所问,她还在震惊之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怎么知道?”修杰很奇怪,只差脱口而出,你有没有问题,好在并没有脱口而出,而是转成了那句话。

    到这时,芸香总算清醒过来,她差点道心失守,听到修杰的话,她镇定了一下,说:“我亲眼看到这一幕,见他们几个人相商,就把你的行功路线图修改成这样,标准是你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你的功法,万化郁冥造狱功,你感到是不是精妙了很多,不仅是你的功法,我的碧落真气也给他们改造了。”芸香说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你昏迷的时候,不知他们的用什么法子,我看见那个姓莫的修士手一动,便出现你的行功图,他们几个围着那张图修改,好像很在行的样子。”芸香对修杰说,他们在这里叽叽咕咕,声音很低,莫闲几个听到耳中,也不说些什么时候,此时,几个人用神识查探过凌听白的行功,在昏迷时,体内由于长期的锻炼,自然有痕迹可寻。

    他们从各个方面对凌听白进行了考察,但鉴于她是一个开发灵智的妖,算是一个智能生命,他们仅是离体查看,不过数据却收集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修杰终于见识了他们修改功法的过程,凌听白的原形是离白,一种鸟类,不过她并不是野生的妖,而是自出生便是人形,她的父母是大妖,她实际上并不能算是普通意义上的妖,而算是天生开灵的生物,讨论她的原形并没有什么意义,在生命符箓表现上,妖类特征已经消失,可以算是类人生物。

    莫闲隐隐有所思,随手画出她的行功图,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,讨论了半天,这回轮到修杰发呆了,芸香却不再看,而是盘坐地一旁,她终于下定决心,按照新的行功图开始调整,在她的意识中,新的经络渐渐开辟,法力周流全身,内视中,渐渐形成了一个网络,如日月经行,在节点处,符箓开始由存想变成真实,她的身畔出现蓝色光晕,颜色博杂不纯,但随着时间,其他色彩逐渐化作轻烟升起。她在不知不觉间,进入湛深定中,感到一片蔚蓝。整个人化入蔚蓝之中。

    修杰见她进入修行之中,他还不放心,眼睛盯着凌听白,凌听白已被唤醒,得知自己的一切后,她也是懵了,感到脑筋不够用,正好看见修杰在一旁,于是和修杰之间又进行了一场有点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,到了最后,凌听白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修杰已经等不及了,在这里,智能生命还是有一种从众心里,见芸香炼习了功法,于是也进入修行之中,他一进入修行,凌听白见两个人进入修炼中,自己终于忍不住诱惑,两个人不是呆子,看来一定程度上是可信的,现在自己落到这伙人手中,顺着他们,可能还有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莫闲九人见三妖都进入修行中,互相看了一眼,神念和神识开始观察,看看是不是如他们之想,虽然在各个人的推理中,什么问题也没有,但一切都要经过实践的检验,不然的话,再好的理论如果不符合实践,都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见到芸香身外灵光越发湛蓝,耳朵却缩了一点,再看她的尾巴也虚化了一点,莫闲点头,他的胎仙又一次睁开了眼睛,看见她的生命符箓的表达在改变,越发向人靠近,他明白了,为什么妖族能通婚,而且还能有后代,后代一出生便已开灵,在修行上是物超其类,成了妖的生物在实质上已是另一种生物,进化有一定环境中,有一种趋同***修称之为进化,这一点没有错,在数代之后,实际上已失去最初的妖的本性,生命符箓趋于稳定。

    他用传声说出他的想法,他用的并不是妖族语言,故此用传声,其他人听后也挺感兴趣,这些理论只能说是一个假想,甚至有些人也提出另外的假想,听起来也是挺有道理,但莫闲知道他们错了,他是用胎仙观察所知,这一点别人都不知道,胎仙在一定程度上讲,完全高于现在生命形式,他们认为很难的东西,在胎仙眼中,一切都不过是显而异见,如果说是进化,那也算是进化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在此几天?”越敬修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考察,最好有实验材料,这三个家伙经不起诱惑,修炼了我们改过的功法,他们将进化得更彻底,这是我们的设想,要知道结果,恐怕要几日时间,还会有更多的实验材料来,我们地此等待一些日子,最后一批妖会来,他们是妖王的军队,足够我们做实验,而且,他们中应该有低层修士,是最好的实验材料。”莫闲笑到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分成二队,你留在此处,我带领一队潜入妖族中,考察一下他们的生态等习俗。”越敬修想了一下说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