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恶鬼狱,惠海依然盘坐着,默默地念诵着经,而惠明却大踏步向前,盘龙棍舞得如风车一样,棍子上金光四射,那些恶鬼,只要挨着一点边,立刻惨叫着化成黑气,他力大无比,棍法精通,不多时,就杀出很远。w★

    回头一看,惠海依然坐在那里,只得又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总不能坐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师弟,你杀了出去,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看到什么,只是无穷无尽的恶鬼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静下心来,黑地狱虽名黑地狱,但毕竟是人所置,终有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看出了破绽了吗?”

    惠海摇摇头:“还没有看出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笑了起来:“你们能看出黑地狱的破绽?笑话,黑地狱是你们所能看出!”

    然越现身,妖艳的脸上带着讥笑,大红的外氅似乎随风飘扬,那些恶鬼似乎对他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破了古华寺的小明王然越!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惠明大吼一声,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一摆盘龙棍,如棍山一样,照着然越就打,疯魔棍不愧是护教棍法。

    然越冷冷的抬头:“你就是百里明,正好杀了你,看你师傅如何,一个和尚,居然收留一个世子,可惜,你这个世子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手孔雀翎就是一刷,五色光华起,惠明感到一股大力抢夺他的盘龙棍,他一咬牙,身子一摇,神变使出,硬生生地抗住了那股大力。w★

    然越“咦”了一声,盘龙棍没有脱手,多少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不过,他一看惠明,立刻明白了:“你以为修成神变,就能抗衡我!”

    然越说完,法相见,一尊孔雀,祥云缭绕,瑞采纷呈,身受五色祥光包围,立在头顶,双翅一展,一道红光现,惠明手盘龙棍刚打了过去,红光已到,轰的一声,惠明被抛飞,跌在惠海身边,一阵咳嗽,嘴角沁出鲜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人无故出现,正是皇甫冉,一见这付情景,喊道:“不要慌,我来救你!”

    旋风起,黑气弥漫,一只鬼手从空伸下,直向然越击过去。

    然越一声轻笑:“鬼道手段,能奈我何!”

    法相孔雀抬头,眼射出一道青光,鬼手消散。

    “皇甫道友,快到我身边来!”惠海一见,立刻叫道。

    皇甫冉跑到二人身边,惠明已经爬了起来,他又一次动神变,身体立刻高了二尺,金色佛光开始流淌,将他裹得严严实实,手盘龙棍也放出金光。

    惠海一见,手印一动,成法镜印,凭空出现一面镜子,周边无数天众等一起加持,一道镜光,照到惠明身上,刹那间,惠明受到加持,脚下莲花现,又长出一双手臂和一个脑袋,手盘龙棍一晃,成为两条,大喝一声,向着然越打去。

    然越饶有兴趣看着他,一笑,陡然厉声喝道:“还不动手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惠海和惠明没有弄懂怎么回事,陡然惠海身上一寒,皇甫冉出手了,鬼手一下子就抓到惠海身上,惠海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明明是同路人,怎么会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身上法力立刻被禁,面前圆光法镜失去了法力来源,立刻啪的一声消散,惠明刚显示两头四臂,却像幻影一样,变成原样。▲w?

    然越却伸出手,五指之上,放出五道光华,转眼间罩了下来,如同牢笼一样,困住了惠明。

    惠海怒目向皇甫冉: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助纣为虐?”

    然越孔雀翎一刷,将他的修为彻底封住,笑了:“你没有想到吧,皇甫冉居然投靠了我。干得不错,皇甫冉,这两个小和尚还想救他们的师傅,也不看看他们的道行,还是你识时务。”

    皇甫冉毕恭毕敬地说:“小明王前辈,这是我的投名状!”

    心却在暗骂,他不想死,只好投向然越,然越也看出这一点,故此将他推出来,他本意是想暗潜伏,然越怎么会如他的意,一个贪生怕死之辈,然越都看不起,所以才有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不然,凭皇甫冉的本事,怎么可能从血池狱脱身,又刚刚巧在惠海他们紧要关头破空空间赶到。

    惠明被困在五色光形成的牢笼,见此也是破口大骂,然越笑了,手孔雀翎一动,将惠明也刷倒在地,封住了修为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被大千因果业力镜显示在智通面前,智通见此,目眦都裂了,他本来想惠海和惠明能逃出生天,但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。

    还有两方人,一方是莫闲,但他已被困住,五色烈焰正在锻烧他,另一拨人数最多,但目前还在火坑狱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该有这一劫。”智通耳边传来无藏尼的声音,无藏尼也在观看镜的画面。

    然越手拎着惠海和惠明,出现在智通面前,身后还跟着一个人,就是皇甫冉。

    然越将手两人往地上一扔,看着智通:“你是降还是不降,不然的话,你上座部从今后就要绝迹了!”

    智通低声念了一句佛,抬起头,看着然越:“上座部永远不会消失,这是佛祖对我们的考验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和尚简直冥顽不灵,还想另外的人救你们,你不看看那两拨人,自身都难保,你想死都不可能,在这黑地狱,苦还没有吃够!”然越直盯着智通。

    而智通却没有看他,低头念佛,无藏尼正望着大千因果业力镜,目光之陡然绽放出惊喜,眼光一瞄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然越虽然看着智通,但眼睛余光还是看到异样,回头一望,眼睛立刻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大千因果业力镜的两方人,火坑狱,还是防守为主,正在查看周围的情况,也寻找出破绽,而阿鼻狱的莫闲,却是另一付样子,然越的五色火焰已经不见踪影,似乎他的修为又上了一层,龟甲的黄光正在向小定海珠反扑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然越的五色火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莫闲开了千窍,心光现,内视之时,心脏化作大日,周身一片光明,五脏六腑清清楚楚,渐渐心光收敛,看见体表的千窍像千颗星辰分布全身,内脏和外界通过千窍相通,寄身与外。

    然越留下五色火焰,实质分属五行,以火的精神具现,是为五色神火,而莫闲偏偏前无古人的开了千窍,身寄黑地狱,内脏分属五行,五脏六腑又分属阴阳,外部信息与体内脏器之间不断交流,一般人只开一百零八窍,而本来莫闲想开周天百六十五窍,却不想机缘巧合,误打误撞,开了千窍,周身脏器与外界交换量猛增,而然越留下的五色神火,想炼化莫闲。

    却不料反而成全了他,火精神被他摄取,五色神火是何等猛烈,偏偏莫闲又以冥河龟甲护体,等于多了一道过滤,使火性大减,而精神为莫闲所取,不止五色神火,连然越布置的五色神光的牢笼,都为莫闲所摄。

    所以,五色神火等都消失了,脏器得到了精神,虽然周身之神还没有化出,却将他的功行向前推了一步。

    然越不明白怎么回事,但知道出了意外,他向黑暗喊道:“佛缘、佛因,你们两人出来?”

    黑暗一闪,出现两个和尚,见到然越,双手合什:“尊者,请吩咐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,进入火坑狱,把几人拿下,如遇反抗,格杀不论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尊者的吩咐!”两人又是一礼,身影一闪,出现在火坑狱。

    然越看了一眼皇甫冉,说:“你和我在一起,我先进阿鼻狱,再招唤你,你在恶鬼狱做得很好,现在将莫闲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将莫闲击杀?不留活口?”皇甫冉问道。

    “直接击杀!”

    皇甫冉心大喜,表面上却说:“我看那莫闲身手很好,杀了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阎罗殿的叛徒,他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死掉,你知道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皇甫冉心大喜,这一回,莫闲死定了。

    然越身影一闪,便出现在阿鼻狱,莫闲感觉到心灵之一动,好像有什么东西闯入,对自己有威胁,立刻抬头,看见然越现身。

    他心一动,在前一次还没有感觉到,这一次这么清晰,这不是神识,而是一种灵感,对了,是自己身寄黑地狱的感知,他笑了,既然能感知到,那么是不是有办法脱离黑地狱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不该叛出阎罗殿,今天便是你的死期!”然越阴阴的笑着,收了小定海珠。黑日大手印起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