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同意了,结果只有二人留在这里,一个是莫闲,另外一个是方亦竹,两人都是万灵学的行家,莫闲留在这里是正常,而方亦竹听说有大量的士兵要来,她立刻心动了,对于潜入妖族中考察,她更有兴趣在这里对即将到士兵进行考察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都跟随越敬修而去,当然他们之间有通讯法器保持联系,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,会有一个后援,他们的七人御器飞起,一齐向山林外而去,当他们走后,莫闲再回过头,看见三个妖还沉浸功境中,莫闲看了他们一眼,手一挥,一道白光闪过,几间茅屋出现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天黑了下来,只有六个小时的白日,好在晚上并不黑,天空中只有数颗亮星,还有明月,跟白天相比,就是灰暗一些,除了一个明月外,还有暗红的一个血月,昨天晚上没有的景象,莫闲对此很感兴趣,今天是一个太阳,还在一个太阳在哪里,莫闲在脑中模拟了一下,心中有数。方亦竹对此也很感兴趣,不过她的天文不太好,对此感到吃力,莫闲在面前演示了一番,她才彻底的明白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这里总结这一天的数据,三个妖到现在还没有醒,他们支得到大量的数据,正在总结数据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星球上生物的生命周期仍会以不会随日月不同而出现变化?”方亦竹用手持仪器看着数据,问到。

    “应该会随着日月而变化,毕竟是星球生命,肯定会受恒星和卫星的影响,不知道有没有初升的紫气?”莫闲也感到有困惑的地方,他们正在这里总结数据。芸香睁开的眼睛,她是第一个醒过来开眼睛一看,天色已晚,一眼就看见两个人正看着她,她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怎么样,从外形上看,你化形好像完美了一些,耳朵不那尖了?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身体各处都被真气走到,你们改进的功法是比我原先修的高明,不过感觉到自己的水准是比以前低了一些。”芸香说。

    “那不过是你的幻觉,你的真气比以前凝炼,从实力上来说,不降反升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剩下两人,还有七人呢?”芸香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他们走了。大概十五日后会和我们会合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我可以走了吗?我不见踪影,我师傅会焦急的,说不定会来。”芸香说,她很聪明,在不经意间说出这话,虽然看似不经意,但威胁的意思很明显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摇摇头说:“这不行,你们得在此十五日或更多,等他们与我们会合,你就安心住下去,那边有你的房子,你师傅她要来,也好,我看看她是否正如你所说。”

    莫闲不以为意,对方不过是一个化神,莫闲也是化神,并且身兼数家之长,对于一个原始的妖族,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软禁我们?”芸香问到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样说,你们毕竟是先闯入我的大阵,你们如果要走,得先闯出去,我不阻拦你们。”莫闲淡淡的说,方亦竹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两人,莫闲太坏了,竟然想出这样办法,要验证她的修行,实战是最好的检验,却偏偏不说,看来她有苦头吃了,这里大阵笼罩几百公里,而且有诸多修士布下的手段,除非算学功底很深厚,不然的话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芸香心中生出不妙的感觉,她看到另两个正沉浸在功境中的妖,心中一动,说:“我们三人一齐望外闯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莫闲淡淡地说,他根本不把他们放在心上,越敬修布置的迷阵,就是化神修士来,不懂算学,特别是分维学,破除的几率接近于零。

    得到他的允许,芸香静静等待两个收功,方亦竹看了一眼莫闲,手中一动,悄悄打了一个诀印,莫闲知道,她已启动千里幻镜,这是一种监视用法术,不仅影像,连同声音,甚至还有许多数据都能监视到,是一种器修专为远程实验所用的法术,法术悄无声息落在芸香身上,化为一粒种子,潜伏在芸香身上,手又连动,给修杰和凌听白种下种子,三人都没有知觉,这种法术很奇特,直接将自身完全混同目标所发出的法力波动与其他特征,是以受术者如果法力不入微,根本觉察不到。

    莫闲发现了方亦竹的小动作,他一笑置之,知道方亦竹想收集数据,他看向三人,目光之中充满了怜悯,可怜的三人,根本不知道成了试验品,而且,每一步动作,甚至连心跳等等生物特征都被监控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两人相继收功,感到浑身通明,好像状态从没有这么好过,两人心中知道这是功法被改进的作用。

    芸香看见他们收了功,很高兴,立刻奖她与莫闲的打赌一说,两人一听,立刻心动,他们三人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向莫闲两人进攻,但一想到莫闲几人改进了他们的功法,本身就深不可测,三人实在没有信心,还是走另一条路比较现实。

    三个妖商量了一会,陡然驾起妖风,向外面急走,一驾妖风,三人立刻感到今日修行的作用,以往御风之时,只凭深厚功力,感到有些费力,今日意念起处,人与风好像融为一体,不知是人御风,还是风御人,有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三人惊喜异常,互相看了一眼,往外就闯,脚下树木丛生,心中好笑,说什么大阵,不过如此,在地面可能有大阵,空中怎么会有?

    飞了一阵,觉得下去了很远。在莫闲和方亦竹的身边,圆光悬在空中,分为四部分,三个部分是三人的感受,另一部分却是三人正在几里外转圈子,他们根本没有飞远,而是在几里外不断的飞着大圈子,而三人不自觉。

    “这三个妖物生理的各项指标和激素与人差不多,但也有极少不同,看来空气中的帝流浆对他们体力和智慧帮助很大!”方亦竹看着各项指标说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